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9-10

热门的时候,投行郎也算是一夫当关,万女莫开。但随着经济形势常常变糟,投行郎行情走低,也经常关关雎鸠,没人接球。更过分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有了种说法:“好男不娶新闻女,好女不嫁投行郎”。我个人倒觉得投行男有点像灰太郎:一点自以为是的狂,失败从来不受伤,两只四处张望的眼,寻找胜利的方向,认真执着顽强。如果你觉得自己心理素质比得过喜羊羊,嫁一个投行郎也不妨。

前些年投行男一直挺自信的,什么纽约的“当金融遇上模特”,香港的“美女和银行家”,都是针对投行男的约会项目。于是投行男洋洋得意:平时我们让企业与投资人完成一个又一个姻缘。自己的婚恋岂不是更游刃有余?更况且我们活泼又聪明,多情又多金,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西装版的蓝精灵!而且除了模特,投行家们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强大的Model(分析模型),咱有了这万能无敌的Model,别说模特了,还有什么样的漂亮MM搞不定?

不幸的是,事情坏就坏在这Model上。就我所看到的,投行男们把各种投资分析模型运用在现实中,都失败了。投资行业太讲理性,如果用投资理念去分析浪漫关系,那就是天然呆加上木糖醇,基本没救了。

于是乎投行男在约会中,闹出不少经典的有投行特色的八卦故事。等下我就说几个。当然啦,我说这些八卦的主要目的,是帮大家通俗易懂地解读他们应用的不同投资分析方法。咱就算写八卦小故事,也一直是有营养有品位的大媒体范儿,各位同意吧?

话说投资的分析方法有三大流派,一种是基本面分析法(Fundamental Analysis),一种是技术分析法(Technical Analysis),一种是量化分析法(Quantitative Analysis)。这几个分析法被各家证券公司见天儿的吆喝,估计就算不在投行干,炒过股的朋友也不陌生。

简单地说,基本面分析法就是利用基本信息和宏观数据分析,加上直觉判断。技术分析法就是纯纵向比较,以昨日推明日。量化分析就要建一个数学模型,进行各种因素的复杂运算,然后你这个模型跟过去的事实匹配了,跟未来的走势也很可能匹配。三种分析方法各有优势,不过最近以来量化分析在投行界有走红的趋势,当然最容易坑爹的也是量化分析。此先按下不表。

下面我选择了三个有代表性的投行男约会故事,分别代表这三种分析流派。

前几年有个约会故事大家估计可能看过,大意是一个姑娘在分类信息网站Craiglist上发表了一篇征婚启事,她认为自己姿色让人惊艳、谈吐文雅、有品位,想找一位年薪50万美金的男友,过上居住在纽约中央公园西的幸福生活。其实这种女后来在“非诚勿扰”里没有几千个也有几百个,可是好死不死,她偏偏遇上一个自称是JP Morgan多种产业投资顾问的家伙,跑出来对她作了一番基本面分析。这位名叫Rob Campbell的银行家这样回复到:

“从生意人的角度来看,跟你结婚是个糟糕的经营决策,道理再明白不过,请听我解释。抛开细枝末节,你所说的其实是一笔简单的“财”“貌”交易:甲方提供过人的外表,乙方出钱,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但是,这里有个致命的问题,你的美貌会消逝,但我的钱却不会无缘无故减少。事实上,我的收入很可能会逐年递增。而你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漂亮。

因此,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我是增值资产,你是贬值资产,不但贬值,而且是加速贬值!你现在25,在未来的五年里,你仍可以保持窈窕的身段,俏丽的容貌,虽然每年略有退步。但美貌消逝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如果它是你仅有的资产,十年以后你的价值甚忧。

用华尔街术语说,每笔交易都有一个仓位,跟你交往属于“交易仓位”(Trading Position),一旦价值下跌就要立即抛售,而不宜长期持有——也就是你想要的婚姻。听起来很残忍,但对一件会加速贬值的物资,明智的选择是租赁,而不是购入。年薪能超过50万的人,当然都不是傻瓜,因此我们只会跟你交往,但不会跟你结婚。所以我劝你不要苦苦寻找嫁给有钱人的秘方。顺便说一句,你倒可以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年薪50万的人,这比碰到一个有钱的傻瓜的胜算要大。”

最后,Rob Campbell还说:“希望我的回帖能对你有帮助。如果你对“租赁”感兴趣,请跟我联系。”

至于故事的结局呢?这位洋洋得意了一番的Rob Campbell当然没有娶到这位美女,而且他还被公司谴责,JP Morgan的媒体公关部门向外界解释说,这种具有性别歧视意味的观点并不是公司想要传达给外界的,这家狡猾的公司接着找出了两个借口,一个是这帖子是有人冒Rob Campbell的名义发的,另一个是,Rob Campbell只是偶然的性别歧视(Accidental Sexist),不是真的对所有女性的歧视。

基本面分析彻底输光之后,去年有个约会故事则可以代表技术分析法的淡淡忧伤。

话说尽管Rob Campbell的投资观点认为,在约会中“租赁”比“持有”更经济,但还是有更多的投行家们想选择“持有”,也就是娶个媳妇进门。

纽约一名投资银行家麦克(Mike)就是其中一个。麦克与劳伦(Lauren)晚餐约会过一次后,劳伦就始终不回复他的留言和短信,也就没有第二次约会。于是麦克给劳伦写了一封信,被英国《每日邮报》的编辑数出这封信长达1615个字(看到没有,他们才是小报吧?)。

信里麦克说,他通过google搜索到了她的邮箱号码,给她写这封邮件,并表示对她很失望,因为她既然不想第二次约会,就应该向他道歉。为什么呢?因为劳伦让他看到了错误的信号(交易信号),使他有所期待。

其中包括:劳伦在第一次的晚餐约会中多次整理自己的头发,以及多次与他的眼睛直接接触,这在麦克看来,都是对约会对象表示肯定的积极信号,而整理头发简直就像小鸟整理自己的羽毛一样,是直接的求爱信号!而且麦克说他过去的约会中,从没遇到过女孩子如此频繁地整理自己的头发。因此麦克断定劳伦对他有强烈的好感,并在这个错误的信号指导下发出了继续交易也就是第二次约会的错误指令,遭到了出乎预料的拒绝,极大地伤了自尊。

不过尽管错不在麦克,他依然表现出了理性的投行家本色,继续期待市场也就是劳伦的理性回归,麦克表示,他认为自己在技术层面上和劳伦有很多相配之处,比如两人有共同的爱好,都喜欢古典音乐,劳伦曾经表示以后要多看纽约爱乐乐团的演出,而麦克也经常看。所以他认为如果把这个当作约会方式的话,两人都不会另外浪费时间,是非常经济的约会模式。

其次麦克觉得两人年纪相配(32岁),而且麦克觉得应该假设劳伦觉得他的身体也是有吸引力的,因为如果劳伦没有发现他的身体有吸引力,那么劳伦就不应该同意第一次跟麦克出去,所以这个假设是不合理的。

麦克又表示,他是一个出色的投资经理。已经为父母赚了几百万美元。而且这是真正的钱,不是垄断的钱。自己要比靠拼爹吃饭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孩子或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儿子更有出息。另外,麦克认为自己是右脑和左脑都很发达的人,因为他可以同时把投资经理和哲学家/作家都做得很好,这使他要比大多数人都出色。

一往情深的麦克还表示,自己不喜欢同时约会很多人,所以现在要等劳伦正式通知他两人不可能,才会约会下一个。所以他仍然建议劳伦和他再约会一次试试看。当然他也同时没忘了谴责劳伦,不回应他的信息是不礼貌的,不成熟的,和懦弱的。并表示自己为了满足劳伦吃饭,花了时间,精力和金钱(在这种情况下大概要叫做沉没成本)。而且劳伦在约会时迟到约30分钟,对这个大多数男人都不会接受。

最后,麦克表示,他愿意以开放的态度和灵活的准备来应对她的回答。如果劳伦不想再出去,在他看来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也许是她生活中最大的错误之一。但如果她坚持不想再出去,那么她应该打电话明确告诉麦克,即使是发送文字信息,有总比没有好。

劳伦的回答则是把这封1615个字的信贴在了约会网站Reddit上供大家鄙视。

所以,技术分析模型在情感世界也历史性地悲催了。不过,这行为没准扼杀了一个超级自信的潜在“魔鬼交易员”,所以我们还是原谅劳伦吧!

量化分析在约会里同样不灵。今年有个28岁的纽约投资银行家叫莫克,发明了创新的约会方法。他在约会网站match上选择了8个女孩,然后同步进行约会,并精心编撰了一份后来被大家叫做“追女试算表”的excel表(微软躺枪了),尝试以量化数据分析的方法来评估他约会的女孩。

比如他在表上记录下每个女孩的特色,与他们约会的进展与细节,并且以10分制为他们各种行为打分。后来,这个故事就失控了,因为莫克把自己的这份表格寄给了8人里他最中意的一个叫贝铎的26岁女孩,这个女孩拿到平均9.5分的最高分。贝铎拿到之后觉得有趣极了,就把表格寄给朋友,朋友则把表格贴上了网。于是呢,这位哥就红了。

不出所料,他也被悲催地鄙视了。而且是各路人马都鄙视他。微软资深用户表示,才8个用什么excel啊?用word就好了!已婚人士表示,自己找到那一半当年感觉都是超10分的,这种八个都选不好的估计自己也烂。好心的社会学人士又担心会有妇联出来指责他同时约会8女有违社会道德及增加艾滋病风险,另外有技术派人士则说,最最重要是对方对他有意思吗?这位哥没采集这个数据就建Model,简直是在白费工夫。而作为一个谨慎的投行业内人士,我个人觉得他不签NDA(保密协议)、不删机密信息就分享文件,最后损害自己利益也损害客户利益是咎由自取哦!

事实上,这表格里有8个女孩的电话号码等信息,贝铎的朋友在贴上网之前忘记删掉,所以贝铎收到了很多骚扰电话。这至少证明,量化分析基本还是胜过前两种的,自损1000至少也杀敌800,总比前两个家伙“多情自古空余恨”空留下把柄让人嘲笑强。此外我预料日后他去民政局的时候,一定会带一份婚姻可行性报告,而且附有PPT版本!说不定民政局一高兴会给他们各种加快办理和福利呢。

嫁不嫁投行男,其实我的建议,感情的事还是跟着感情走比较好,喜欢就嫁,就算做投行的也可以嫁!不喜欢就不嫁,哪怕做投行的也不要嫁。

其实说来说去,人只有两种,理性的,感性的。有个特别简单的小测验是检测你理性还是感性,各位不妨试试:双手相握交叉,看你是左手大拇指在上,还是右手大拇指在上?左手的大拇指在上:说明你是一个理性的人,谈恋爱时,理性判断不冲动,不容易被别人的语言打动,而是以逻辑是非为标准处理两人关系。右手的大拇指在上:说明你是感性的人,谈恋爱时容易凭直觉。易动情,情绪化,容易被别人的言语而左右。时左时右,那证明你平衡,兼具理性和感性。

如果哪位身处投行业,上述答案又是感性的同学,那我乐意无偿帮你征婚!

2012-09-07

这篇重点说说投行界今年上半年最倒霉的公司,让大家高兴一下。

今年是投行界的多灾之年,尽管现在还只是8月份,霉inglist已经长长一串儿名字。其中不巧的是,最倒霉的几家:英国巴克莱,日本野村证券,英国汇丰、渣打,瑞士瑞银,摩根大通,都曾经和含冤死去的雷曼兄弟有着各种爱恨情仇。

投行界很多人信佛,于是今年投行界流传起“Lehman’s Curse(雷曼的诅咒)”一说,说是由于曾经是美国第四大投行的雷曼兄弟死得太惨,所以冤魂不散,诅咒加身。但佛教说因缘果报,其实这一说呢,我的意见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下面我就细说一下。

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之后,英国三大银行之一的巴克莱银行收购了雷曼在北美的投行业务,日本野村证券则收留了雷曼欧洲和亚洲的业务,算是把雷曼兄弟俩分别安葬了。

当然了,它们当初收购雷曼的价格也就跟白捡差不多,巴克莱收购雷曼北美投行业务花了17.5亿美元,但仅从雷曼券商衍生品里就得到15亿美元(雷曼还想打官司要回这笔钱),收购后第一个季度其投行业务巴克莱资本的利润就大涨361%。

但纵使如此,那时候雷曼是热锅上的栗子,谁都不想捡,所以出手也仍然算一份德吧。最起码把雷曼兄弟里的难兄弟难姐妹都安置妥了。

按理说,这等救死扶伤可以攒人品,可是让人胸闷的是,今年以来要说倒霉,这俩公司名列前茅。巴克莱身处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丑闻案的漩涡中心,野村是牵涉内幕交易丑闻,两家丑闻都直接导致CEO下岗。虽然巴克莱的LIBOR丑闻被罚的只是4.53亿美元,但估值目前却跌到了仅为帐面价值的59%,低于93%的全球同业竞争者,面临拆分。

至于野村就更是倒霉透顶,市值跌到2007年的近十分之一不说,丢大单,遭信用降级(现在野村比信用评级里2B的垃圾级只差一个B了),简直是断脚筋级别的伤情阿!能不能翻身不好说。

提到雷曼,我相信很多人的脑海中,一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JPM(摩根大通)的名字。雷曼破产后在曼哈顿联邦破产法院起诉JPM,称因为当初JPM是雷曼兄弟的主要清算行,雷曼认为JPM利用这层关系得知雷曼维续运营的能力在迅速衰弱,并以不给雷曼提供至关重要的清算服务为要挟,在雷曼破产前的四个工作日内撤走86亿美元担保品,其中50亿美元是在最后一个工作日转移的。从而造成雷曼流动资金紧张并最终宣告倒闭。今年4月此案以JPM被监管机构罚款2000万元和解。当然,JPM冷血归冷血,在商场是无可非议的,因为人家持有的是CDOs(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 担保债权)。

今年JPM也有够倒霉,一个5月份的London Whale(伦敦鲸)事件就蒸发了58亿美元,不过,虽说今年第二季度的报表虽然净亏,但目前为止市值只蒸发了15%。属于雷曼的诅咒没发功的一家公司。

要说雷曼的诅咒灵验也有的,英国第一大银行汇丰就是雷曼诅咒名单里的一员。2008年,汇丰协助雷曼在香港销售了约18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造成苦主血本无归。今年洗钱丑闻中汇丰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涉案160亿美元,在墨西哥、美国、中东机构都有涉及,首席合规官辞职,已经计提了20亿美元预备赔偿客户和美国反洗钱监管机构的罚款。此外当年同有在港卖雷曼金融衍生品的渣打也在洗钱丑闻中有份。

上面几个虽然倒霉,但好歹只是一阵子,而瑞银的倒霉,就不只是一阵子了。去年瑞银交易员非授权交易导致的20亿美元损失还没平仓,今年又被扯进了LIBOR丑闻,在FACEBOOK上市交易故障中又活活损失了3.57亿美元,二季度利润大幅同比下滑58%,还得预备美国诉讼罚款……诸事不顺,毫不奇怪的是,瑞银曾经帮雷曼在美国发行Structured Note(连动债),并错误地向客户宣称这是100%保本的低风险投资,导致客户全赔光。所以也算Curse list可以解释吧。

如果按倒霉程度排名,其实截至今年8月份,巴克莱和野村只排第二第三,倒霉度第一的孩子应该是骑士资本。远盖过了所有雷曼诅咒名单的风头。

骑士资本是一家股市作市商,主要做高频交易,就是靠计算机程序从普通人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目前这个市场高盛是龙头(嘘!我可没有说高盛是坏人噢!)。

今年8月1日,骑士资本在纽交所启用一套新的交易软件,但开市不久交易员就发现奇怪的买卖指令,导致某些股票大涨超过100%,继而抛售离场。结果造成百余股票剧烈波动,约20分钟后这套系统被中断,骑士资本一举落马,承担交易损失超过4.4亿美元。此后骑士资本股票一路猛跌,一周跌幅华丽丽超过六成,差点就此没破产玩儿完。

经过几轮紧张商谈,老大高盛点了头折价买骑士的股票,一周后,骑士与高频交易巨头Getco等四家机构达成了4亿美元的交易。这笔交易也把骑士资本从破产的边缘抢救回来算勉强又扶上了马。这四家机构分别是私募股权General Atlantic(旗下拥有Getco做市商)、黑石集团PE、奥马哈经纪商TD Ameritrade以及Stifel Nicolas。四家机构将总共得到骑士资本70%的股份,骑士资本的股份数额将从一亿股升至约3.5亿股,悲催地按3:1稀释了——正好是动物人工授精的稀释比例。所以,骑士资本就被f u c k了。

其实自从5月18日FACEBOOK的IPO出现交易故障之后,我就犯坏地想,这交易故障太容易发生了,赔点小钱算天灾,简直是最明摆着的“临时工”啊!果然这个月西班牙东京相继出现交易故障,当然每次交易故障都有人倒霉,更有人获利。

顺便提一句,由于美国的金融监管特别严,出台了很多法案(改天细说这个),所以美国的投行基本上心里有数,特别是大的投行,不会犯特别低级的错误。所以今年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在动用法律打击违法违规银行的时候,打到的大多数是外国银行。其他的,你们心里有数就行了。

所以,你们总结出投行圈的操盘老大是谁了吗?留言写下你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