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6-18

由于电子支付行业对外资进入的限制,支付宝和其他竞争对手们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绝大多数民营电子支付企业,比如qq旗下的财付通们,采用了境内注册公司,与外资签订代持协议(即VIE模式)。

支付宝则干脆改了股东,成为内资公司。

支付宝股权改得不漂亮,有人责备大股东雅虎知情不报,雅虎就说不知道,于是这时众多砖家出台,有以下几个版本,1,有人说马云偷了支付宝,去美国应该给抓起来。2,有人说马云没有契约精神,还当什么企业家。3,有人说关于支付宝股权转移的补偿问题,另一大股东孙正义非常失望不谈补偿。

财新张继伟打了个比方:房子。这比喻不错。张继伟:协议控制有点生僻,其实比较类似代持。比如北京限制外地人买房,你出钱让人代持,后来房价涨了,这人说上面风声紧,把代持协议撕了。你说为什么别人能代持?他说我要守法,这是北京人的核心利益。然后说你怎么不顾全大局,然后说我全家都指着这房子呢,然后说我们可以谈价格。房子在他手里,你谈吗?

这话听着挺慷慨激昂,可是比喻相当不确切,就把事情全描述的走了样。我认为更精确的比喻是小产权房,中国互联网是块农村的时候,政府偏不准外资(比如城里人)买村里的房,于是城里人一合计,发明了小产权房的结构。签订转让协议。买卖分明,相安无事。政府没说认你产权,也没说不认你产权。

现在有风声说政府要清查小产权房了。马云把支付宝户口移到农村,把小产权改成了大产权。其他人还是小产权,就担心起来了。

胡舒立责怪马云不遵守契约,认为“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践踏契约原则就伤害了市场之本。”这在一般情况下自然是非常重要和自然的商业基本原则,但胡舒立却忘记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特定的商业环境,就是这个大家都拿着小产权混江湖的背景。你认为小产权的买卖契约很神圣,但它同时也很危险,马云提前看到了这一危险,给逼着出了招臭棋,这不完美,但绝对事出有因。

甚至有人责怪马云图一己私利,把买了小产权房的人都拉下了水,这显然不合逻辑。

凭一个民工的见识,我认为政府不会清算过去的VIE的,否则那不是给自己去势么?但如果你们担心未来VIE真的被清算了,那不是我们在这个小产权行业中任何一个人的责任。

现在你在这个前提下回头看,还觉得马云的行为如此不可思议么?谈补偿是那么的荒谬绝伦么?在华尔街毁坏了中国人信誉的真是支付宝么?

所以我认为,马云没有错,尽管在围脖上说了这句话之后我遭到了无数横飞的板砖,甚至有人责怪我也没有契约精神,责问谁还敢和我做生意。我只想说,冷静一点,你们就发现,在这件大事上,用唾沫把马云,或者包括我这样的民工,都淹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真诚希望行业中人团结起来,无论是投资人,企业家,媒体,让VIE真的在阳光下转正才是当下最重要的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