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0-21

  1,眼睛小的不一定都是近视,也可能是纯洁。

  2,临死也叫不出那人名字,不一定是不熟,也可能是太熟。

  3,看来,纯洁和压抑也就一线之隔,希特勒和丘比特也就二字之差。

  4,只要你敢死,就有人敢动,感动,赣动……

  5,从一开头那个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山楂树,开红花,你就知道,这是编故事啦!

  6,但考虑到有些观众死活都要入戏,所以特此每隔十分钟打出字幕一条,提醒你是在看戏,你要实非当成真的,那恭喜你,你入选极品观众了!

  7,别的就不知道了,我就看了一个头,一个尾,拢共10分多钟,我瞎评评怎么啦,难道还想罚款么?

  1,在2005年-2007年之间,我先后担任博思智奇撰稿人及文案总监,经手博思智奇出炉的大部分蒙牛稿件,还有一部分是杨再飞亲自写的,我不尽都了解,但作为那时的当事人,我可以用自己的个人信用为蒙牛担保,我从来没经手过、也从来没听说蒙牛任何高管有指示,要求炮制任何竞争对手的负面稿。我的职位是公司的文案最高职位,我想,蒙牛如果真有一个持续的和巨大的“陷害”工程,而完全不为我这个职位所知,这种可能性很低。

  2,在2008年之前,我认为博思智奇是一家优秀的pr公司。那段时间是蒙牛发展良好、没有被太多负面新闻缠绕的时期,可以说营销和公关是拉动蒙牛营销业绩的重要支持,在我离开前,蒙牛已经取得了与伊利不相上下的业绩。利润超过了伊利,成为中国乳业第一。当时我们工作压力非常大,可以说每个人都干了十来个人的活儿,因为后来我离开后,这家公司发展到100多人,我估计业绩也就跟我们当年十几个人相当。网络部是后来成立的,当时完全没有。

  3,尽管可能这在pr行业并不少见。在任何条件下,做竞争对手的负面,是让人鄙视的行为,玩过火了受到惩罚,是理所应当的事,希望广大的pr朋友们远离玩火游戏。我无法判定博思智奇是怎么回事,因为毕竟2008年以后我就不了解了,这个会有相关机构来判定。我能说的是,这绝对既不是蒙牛、也不是杨再飞的一贯风格。其实在2005-07年,我们也同样有时会想到,蒙牛的负面是不是也有人组织发呢?但我们一直选择了不说别人,我觉得当时企业发展势头挺好,也包括拜这种专心致志所赐。

  4,回来说到蒙牛和伊利,我记得当时办过一个国际乳业大会,牛根生还特意提到联手伊利,让内蒙古成为全球乳业之都的梦想。我本来很希望这能成为现实。我想,除了我,包括牛根生、杨文俊以及绝大部分蒙牛公司员工在内的人,都希望与伊利和平共处,共同发展。其实由于本是同根生,甚至有很多员工家庭,一个在蒙牛,一个在伊利,“一国两制”,家里照样过得有滋有味的。

  5,此外,过度营销产生了中国乳业的一些泡泡,并且形成了一个不太良性的循环,你过度,我就也不得不过度,大家都很累,都做了违心的事,甚至有时候是违法的事。这个需要行业共同自律,如果把竞争对手当成死敌,这种自律就永远无法办到。就会陷入自己给自己下套儿的各种死循环。

  6,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如果蒙牛和伊利其中一个倒下了,玩残了,对另一个来说不一定是好消息,可能是极大的坏消息。说的现实点,原来一颗雷俩人扛,以后就一个人扛了。

  以上内容保证属实,可作为给有关部门的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