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8-18

  在地铁里,一个女孩站了两站,忽然有个小伙子给她让座。她怀孕6个月了,一点不明显,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没看出来。

  我们聊了点生孩子的事。很巧。旁边一个中年女去看亲戚,拿了三个小书包,就也跟我们聊起来,她侄媳妇生了三胞胎,都是儿子,说是长得虎头虎脑,一岁半就像两三岁的个头。

  多好的事,我开了个玩笑说,要娶三个媳妇,家里要给买三套房子,爹妈任务太艰巨了!三胞胎们的姑婆说,就愁这件事呢!现在国家对三胞胎也没有一点任何优惠。侄子和媳妇累啊。

  今天打出租,又说起这件事,司机说,生个儿子祖孙三代都完了,北京的一套房子,基本上都得全家不吃不喝100年还不定能够,让这三胞胎的爹妈弄三套房子肯定完不成这任务,以后三胞胎可以每人买半截大公共,住在大公共里。

  我说,那上哪娶媳妇啊?

  很累很累的时候,我经常想象着出去玩,相当于给自己打鸡血。

  现在我就假想自己是那个三胞胎的爹妈,心理平衡了,啥崩溃啊绝望啊都能挺过去了,一点也不想出去玩了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