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3-23

个春日的午后,去了一趟巨人。


巨人位于上海漕河泾的浦原开发区。对于一家上市时曾募集了7亿美金的公司来说,它的环境很简朴,跟位于张江浦东软件园的盛大办公环境很相似,区别在于盛大是个独院。据说完美大厦不久就落成,而我在无心中走访了百度和阿里得知,今年秋天,百度和阿里计划着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搬进自己的大楼。不过相对而言,我还是很喜欢盛大和巨人的这种田园风光,太阳晒过来,院子里树木葱茏。
在公司外面的咖啡馆和巨人的一位帅哥饭饭。这位帅哥,游戏界资深人士,游戏行业非常早期的创业者,目前是巨人的高管,是我很尊重的一名专业者。我认识的许多游戏创业者都把他当作好朋友,对我表达过对他的赞赏。巨人有了这样一名专业者,至少这部分业务我想会执行得很精彩。
当然,免不了说起盛大,史玉柱和陈天桥,很难做比较,都是非常精彩的企业家。在有机会听盛大的人评价史玉柱之前,我碰巧有了机会听巨人的人评价陈天桥。
说起陈天桥,我们都认为,陈天桥是个非凡的战略家。对我本人而言,他的战略往往我要在几年之后才能领会和理解其中的奥妙。比如游戏卡支付系统,一度石破天惊的游戏免费,成立天使基金,收购起点中文网。写到这里想起来,去年,盛大还低调进入了另外两个多元化的相关领域,因为不知道有没有正式对外公布,我也不用具体提了(本声明同时适用于公开和私下)。公布出来,也是乍一听起来相当不可思议的新战略。
巨人和盛大都一度在多元化的过程中出了问题,但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显然是进入了对于互动娱乐公司一个非常正确的方向,这位巨人朋友对此也非常赞。因为这样就聚集了一批游戏的上游创意产品,成为游戏的土壤。今天,就同样成立了纵横文学的完美而言,就要付出当初比盛大收购起点高得多的代价,来打造另一个文学网站。当然,巨人下一步的行动,也非常值得关注。
我们也有许多共同的意见,关于盛大的一些问题,当然都是善意的。本着不挑唆两家关系的和谐理念,具体的抱歉不能写在博客里了。再说本女民工以劝和的个人品牌而著称。
顺便评点下新出来的一批财报。一位techweb网友以“看财报,陈天桥收入最多,史玉柱最赚钱”的标题列出了各家游戏公司的08年业绩。
08Q4游戏收入  Q4净利润 (美元)
盛大 1.485亿   5010万
腾讯 1.17亿
网易 9860万
完美 6120万   1830万
九城 5940万    650万
搜狐 5840万
巨人 5170万    4250万
对此季财报我的个人点评是:如果论游戏盈利能力,巨人确实非常令人赞叹。如果论崛起速度,腾讯令人刮目相看。如果论arpu,很可能是搜狐勇夺第一(最近忙着糊口,没有空算)。但是要论出口海外,大家都要向完美学习。而盛大,在众多人心目中有着许多执行层面问题的盛大,依靠陈天桥天才般的战略思想,还是蝉联着游戏王国的国王。当然我还是幻想着,如果他的战略有更好的执行力度,也许有更好的实现吧。与腾讯的差距,本来可以拉得大一点。
门户进军游戏的公司里,显然腾讯比照了盛大的模式,而搜狐比照了巨人的模式。腾讯果然不可小觑,最初听说腾讯的游戏事业部居然有近1400人,居然半年就投资了6家公司,我想腾讯搞什么搞,步子迈的快了点吧。今年财报成果出来了。果然成绩卓著。一只企鹅两条腿,二只企鹅四条腿,居然搞什么像什么,不得不服,执行力全中国第一。所以我想,有了腾讯这样的巨大挑战,游戏圈的龙虎斗恐怕09年进入了关键时刻了。我先搬个板凳坐前排戴上头盔看他们“打架”。。。。嗯嗯,“打架”是指正常的商业竞争,令狐冲式的,不是韦小宝那种打法的哦。

2009-03-02

最近盛大文学向google叫起了板,指责google面对盗版文学不作为,“在搜索引擎上搜《盘龙》的网页,搜出1000万个,其中900万网页都是盗版的”,盗版链居然达到90%。并声称可能会为此诉诸法律。
过去盗版书还得放在小推车上偷偷卖,现在倒好,直接就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放在搜索引擎上堂而皇之地出现了。法律再强大,也只是西游记里的唐僧,搜索引擎,才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孙悟空本领高强,天生的嫉恶如仇,孙悟空一眼识破白骨精,还要打个三次才打死,更别说倘若白骨精化妆成了盗版站,更别说孙悟空又不积极打妖怪,又找到了“避风港”(同时也是搜索引擎在特定条件下对提供盗版链接免责的称呼),那真是千万打都打不干净。
一部文学作品,盗版链接居然占到了90%,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如果你仅仅是读者,不是作者,可能你未必会对此抱有多大的同情,你甚至以为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帮你分享了“人类智慧的果实 ”。但是如果你想到,这样的盗版,可能会扼杀许多人写作的热情,让我们投资数千万美元的大片剧情前言不搭后语;让我们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大读者群的国家却出不了一本真正的世界级畅销书;让我们许多富有才华的兄弟姐妹们不得不改行去编肥皂剧,写广告词,或者干脆沦落商业的烟花柳巷;我们发展制造业,高科技,出现了一些世界知名的企业,我们的国力得到了极大发展,而我们能够认定为世界知名的当代文化产品,文学,电影,音乐,几乎全都是零。只怕这样的“软实力”的落后,你就不会那么认为与己无关了。
盛大以特有的商业模式,部分地解决了互联网上的版权难题,让创作者拿到了应有的酬劳,并输出了源源不断的互动娱乐作品,文学作品,形成了一条新型的创意产业链。尽管这条创意产业链目前还稚嫩,又在法律不完善的环境中,争鸣多多。但至少看得见的,盛大已经为许多的原创作者们带去了真金白银的收入,激发了民族的创意精神。我认为其意义,早已远远超过了商业上的成功,超过了通达消息所赚取的广告利润。也许在互联网行业,我们已经有了足够数量的商业公司,每年赚取丰厚的利润,但是我们却认真缺少创意的群体,缺少盛大这样真心实意扶持创意者的公司。倘若盗版链能够达到90%,就连盛大这样在商业模式中有防盗版机制的公司也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显然搜索引擎需要有所作为了,需要表现出一种自律精神,而不是以“避风港”为托辞。
所以,我绝对支持盛大向google提出这样一个法律课题,既然搜索引擎已经威力强大到了决定谁是美国总统的地步,那么规范搜索引擎绝对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向搜索引擎提出一些法律的质疑,推动法律的完善,推动企业的自律,都是大有必要的事情。我看本届两会,就应该出一些新的网络信息传播方面的法律,让大家有更多的法可依。而同为互联网企业的盛大,来向google叫板,在我看来,更是有意义的事。这个争端,出自行业内部,先于法律解决了,不仅体现了互联网企业的自律意识,也能更好更快地在争执中得出一些有建设性的结果,来推动互联网法律法规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