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9-26


阿里巴巴招聘暗藏企业突围


前不久有关中小企业“过冬”的言论,引起了业界人士的极度重视。受全球经济危机和金融动荡的影响,进入今年第二季度以后,全国将有10—20%的中小企业可能被淘汰出局。马云的一句“中小企业正遭遇寒流,要做好过冬准备。” 拉开了“过冬论”的序幕。中小企业作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占全国企业总数的99%,缴纳的税金占50.2%,工业产值占全部工业总值66%等等,所有数据都在暗藏着,在非比寻常的时刻,一定要雪中送炭,给中小企业披上温暖的棉被。阿里巴巴作为全球电子商务的霸主,岂能悠闲自得?金九银十,在这大好时节,阿里巴巴启动了招聘计划。据悉,阿里巴巴校园招聘针对全国59所高校展开,其中阿里巴巴将进驻12个省市的12所高校如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进行宣讲和笔试。阿里巴巴也同时在51job、智联招聘和中华英才网等网站发布了招聘信息。无论从技术研发,还是销售队伍,阿里巴巴做足了功课,有种势将人才储备起来的架势。面对当前金融经济的动荡不安,中小企业的“过冬”,阿里的举措颇有大将风范。首先阿里巴巴做为2005年CCTV中国年度最佳雇主、2007、2008年中国大学生最佳雇主公司,面临冬天的判断,岂能让中小企业面临困难而誓死不救呢?无论是中小企业的“冬天”还是电子商务的冬天,度过寒冬,就是责任。此次招聘不仅仅为自己,在尽全力搭建全球领先的电子商务平台,同时也为4000万中小企业顺利产业升级、突围创造更多机会。其次,招聘计划的有条不紊的实施,也在为下一步扩大电子商务平台,储备跟优秀的人才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毕竟时代不段变化,需求也在不段变化,打造一个紧跟时代步伐的电子商务平台并非容易之事。最后,阿里巴巴的招聘计划是否能达到预期目标,让我们试目以待!

看到新浪首页今天推荐教外国老公说中文,也想起我教外国朋友学中文的故事来。
基本上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国际化的民工,因为我有不少“洋闺蜜”,那种很多家里的八卦都互相说的密友,男女都有。
我有个好朋友,是个英国小伙子,还是个80后,算是我的“洋闺蜜”之一。他说一口非常好听的伦敦口音的英语,而且拍一手几乎专业的好照片,把本女民工拍的像女明星,所以我们很玩得来的。该英国80后在北京做英语私教,每小时收好几百块人民币,一开始我忙着跟他说英文,想把他那口伦敦口音学来,后来我一想不对,人家不远万里来教咱英文,我得教他点有水平的中文报答他。结果意想不到的有趣,差不多遇到了洋郭德纲。
有一次我们聊北京的博物馆,首都博物馆是在木樨地,他说,还有一个博物馆离那里不远,是跟军事有关的,他从来没去过。我说,是不是那个在地铁一号线上的博物馆,叫做“军事博物馆”,地铁有一站就叫“jun-shi-bo-wu-guan”。结果哥们说,yes!“军事博物馆”,我记得听到过这个名字!地铁里说,“军事博物馆倒了”。我一听,这可必须说清楚了,于是我们捋了好半天。
为了克服他的音调问题,我开始教他绕口令,“树上有四十四个石狮子。”其实绕口令是个很好的办法,因为说起来很好玩,像唱歌一样,而且其实外国人学这个绕口令也不是很难的,比我想象的要容易。现在他把这个绕口令说得很溜,而且觉得很自豪,因为对于中国人这也是有难度的。
后来有一天他让我教他一句,“我忙疯了。”I m crazy busy。忘了跟他说谁对应谁,所以他以为“疯”是busy,“忙”是crazy,于是有次他一见到我就说,“我最近很疯”。我说你疯什么呢?他说,我疯教学生呢。我说,那你的学生都疯了吗?他说,他们也疯。等我把实际的中文意思告诉他,他很郁闷。学语言最忌讳的是让他觉得自己错的很可笑,这样他感觉别人在笑话他,就会不想学了。于是我赶紧又教他一句:“你很酷,你帅呆了。”当他知道意思之后很开心,当然,说得超标准的。现在他每次见我就说,“你今天帅呆了。”爽吧!
我还从他那里也学习到了许多教人中文的技巧,就像他教人英文一样,他说英文,有一种非常自豪的调调,不仅是特别认真地纠正别人,而且他会预备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英国历史故事,还有英国的电影,诗歌,让人首先爱上这个国家,人民,然后爱上这种语言。所以我跟他在一起,不觉得英文仅仅是个工具,而是觉得英文是个真正的桥梁,通往一个灿烂的文化国度。所以,我教他中文也是这样。我跟他说的不仅是民俗,还要把中国故事和英国故事结合起来说,这样他就很容易理解,而且印象深刻。比如他会跟我说王妃戴安娜的故事,顺便说些相附带的英文,我就特别记得住,于是我也跟他说些跟八国联军有关的故事,他当然是知道的。有一次他问我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捐多少钱做门票,我说,我反正觉得我不该出15,所以我就出了7块,他说,我觉得你们中国人去那里不用出门票钱,而且他们应该给你钱,因为里面好多东西是从你们中国偷去的!我感动地握住他的手,眼泪汪汪地教了他一句中文:兄弟,你真有觉悟!
前几天我们一起去看奥运会,他也问我,“加油”是什么意思?我记得有人认为“加油”的标准翻译是“cheer”,不过我不这么认为,我跟他说,我对谁喊加油,就是我希望这个人赢的意思。他说噢,显得很明白的样子。我猜比什么cheer要明白多了。他老爸老妈也被他从英国搞来北京看奥运会,老两口看残奥会看得很开心,因为英国也得了很多奖牌。而且老两口也学会了喊“加油”,深得周围中国观众的喜爱。其实语言不是词对词的,而是要先把气氛解释清楚。这样他们用中文能用得非常应时应景,让你意想不到地精彩。
最近,我还当真不辞劳苦地翻译中文古诗,把这些古诗交给他,跟小孩学中文是一样的。我的英国朋友真的越来越得中文神韵了。他也教我英文诗,比小孩子强的是,我们不是瞎背的,我们是真懂的,我们不是附庸风雅,我们是真风雅。英国朋友教英文的体会是,女同学比男同学好教,因为女孩比较open,肯说。这么说,我的教学水平快追上他了。

今天天气巨好,去看了中国网球公开赛。下面是选手的PP,郑洁晏紫打得很漂亮。
网球是一项很性感的运动,也是一项很贵族的运动。人家蹲在球场里负责看边界捡球的人就十几口。人家计时的是劳力士的钟,人家主赞助商是奔驰。不过居然钱柜和男人帮也混在里面赞助。有个捷克帅哥非常狼狈地输了,发的高射炮球差点把飞机打下来,不知道这哥们是不是去了钱柜闹的。另外,我们的球场真是。。球场旁边的民宅里还炒菜做饭呢,香飘球场,比什么巴黎贝甜咖啡香多了。中途一个网球飞出场外,真担心掉人锅里。。。。知道民工看网球是啥气氛了吧。。。
还认识了可爱的英国MM,语言天才啊!才学了60天汉语,我现教她一句加钱换票,喝,说的比我还京味儿足呢!


 



 






2008-09-23
毒牛奶事件给中国人上了印象深刻的一课,而且同时也暴露出,其实中国奶业并没有什么真正伟大的企业。这么说很让人痛心,因为这些企业成长起来也的确很不容
易。也的确给了很多奶农们就业的的机会,他们企业规模也在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发展,产业链这么长的确管理起来是很难的,但是我想这一个结论大家也同意。这个
产业离伟大,的确仍然有千里之遥。他们没有与企业规模相衬的道德观,责任感,他们,只是可悲的“伪大”型企业。而且,随时能落得“萎大”的下场。

当然,为了表明我对那些不是最知名的,却没有被列在黑名单上企业的尊敬,很久不喝牛奶的我,特意去买了所能看到的,不在名单上的企业的产品,自然,是这个产业人们以往认为前四名之外的。像鲁迅笔下的车夫,压出了那些“大”企业面具下的“小”来。

伟大的企业,需要伟大的气质。有这种气质的中国企业,还很少。很多听起来名声赫赫的企业,是“伪大”的企业。

IT产业,“伪大”的门槛很低,高科技作弊,反正再作假也不会出人命,也不用偿命,没有底线的商业竞争,造就了sp这样的悲剧性产业,更破坏了很多人
的心态。以至于有人竟觉得:你还在老老实实做网站么?你二吧?你流量不作弊,你收入不做假,你不黄不暴力,你是外星人吧?
其实,网站们掺了假的流量,跟往牛奶里掺三聚氰胺兑水有什么太大区别?
而满世界地给竞争对手发负面稿,又跟往别人家的牛奶里投毒有什么太大区别?
至于假财报,假报告,其实不是在强奸别人,而是在强奸自己。
更可悲的是,虚伪的流量,腐蚀了人们的道德观念,虚伪的跟风,腐蚀了人们的奋斗意志。别人做的毒牛奶是喝的,这些IT企业做出来的毒牛奶是泡牛奶浴的,毒性不减。人家三聚氰胺主攻****,咱们的毒牛奶浴主攻“神”,直接搅乱神智。

在IT企业投机风潮下,一些本来有些聪明才智的创业者,从此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扑向了海市蜃
楼。这个时候,越聪明,跑得越快的人,会越早渴死。因为你走错了路。。一旦一个行业领袖扑向了海市蜃楼,嗯嗯,此处略去五十字,以后肯定是血腥场面,尸横遍野。

IT产业的毒瘤数量,甚至远远超过奶业,不是吃的,一时也死不了人,就先长着。一时之间,竟也形成了“以毒为美”的风气,以至于我出门在外,是很久不提自
己做IT了,我宁愿说,自己是一名过气的作家,写过人物素描的书,现在写点财经小博客,而已。因为,更多的时候,我为中国IT产业感到惭愧。

从伪大到伟大,是漫长的道路。好在,现在终于有了三鹿这面镜子。“无知就是犯罪”,虚伪更是犯罪。再借用我提出过的理论,上梁不正下梁歪,谁是行业老大来着?谁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有民众的觉悟,政府的监管,无知的成本高上去了,虚伪的成本也会高上去的,伪大的企业,会越来越不灵的。同学们,为了不再让我们这些IT民工们的精
神沐浴在行业歪风的毒牛奶里,以后咱们一定要形成一种舆论气氛,一定要让这些“伪大”型企业,有更高的与企业规模更相称的道德水准。

2008-09-16




最近我都驻扎在奥林匹克公园,天天去。
9月12日,是祥云剧场的崔健演唱会。一开始我们坐着,后来我们站着,后来我们在凳子上站着,后来我们站着左摇右摆,最后我们站在凳子上左摇右摆齐声唱,当然,最后一首歌是《一无所有》,唱了十N首歌的崔健同学已经下台换了衣服,又被我们给吼了回来,唱了《花房姑娘》,唱了《一无所有》。
身边的孩子们大多都是90后的,还有很多是在校大学生来做志愿者的。尽管我身边的小伙子不知道《花房姑娘》,但当崔健邀请12位志愿者姑娘上台共唱《记住这一天,超越这一天》,很难让人相信他们配合如此默契,他们比20年前的我们与崔健有更默契的感觉,因为他们比我们更热切地参与。而崔健在他们当中,一点也不老,青春永驻,激情永存。
许多次人生的低谷,失恋,失业,失意,我都是默唱着《一无所有》而重新开始的。尽管,这当中20年的沧桑,这些孩子没有。但我相信他们有同样的感受,青春的激情,青春的无畏,即使一无所有,但理想,它胜过一切。
还喜欢崔健为512遇难者和幸存者而做的歌,“睁开眼睛,看清楚光的背面,闭上眼睛,去感受生命的极限。”
记住崔健,永远青春澎湃!
超越崔健,永远斗志昂扬!
精神是块石头,现实是个蛋!


 


2008-09-02

伟大的公司需要伟大的气质,现在,阿里巴巴,正在伟大与否的十字路口。
阿里的财报不错,加上理财收益,利润同比是增长了136%,不加上理财收益,也将近100%。如果你们知道今年的外贸形势有多么严峻,你们会非常敬佩阿里的业绩。
马云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企业家之一,他有野心,有梦想,也有执行力,关键地是他还很好玩。他所打造的阿里巴巴,迄今为止创造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奇迹,让很多等着看阿里笑话的人失望再失望。很了不起。
 但是接下来说另外一件事:
一个不错的财报,具备了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必要条件,但却不是充分条件。

现在就说到标题里提到的,关于阿里“过冬”这事。其实过冬是一种心态。
阿里是一家非常有前途的公司。B2B业务的价值只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冰山一角,还有90%的价值,潜伏在淘宝、支付宝等其他阿里群之中。对于阿里软件、阿里妈妈等业务我不甚了解,但我觉得阿里做B2C应该有戏,因为这是电子商务范畴之内。淘宝收费可能要几经尝试才有个好模式,但淘宝的广告价值已经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了。
按照业绩来说,阿里本来是个夏天,可是阿里为什么要说“过冬”,是相对于原来的心态而言。要是阿里人这么想:我们上市就市值250亿美金,我们淘宝一收费,那还不就500亿美金了,我们5年市值就追上google,十年就超过沃尔玛,干掉微软了,那现在的现实局面,当然不折不扣是让阿里人过了冬了。为什么业绩长了三倍,市值反而跌到了三分之一?股市不讲理,只能跟用户讲理。股市就像空调,能造就暂时的繁荣,但不是真正的夏天。
我想还不如打个比方,能把我的观点说的更清楚,你穿得太少,或者吃多了冷饮,一年四季你都会有可能冻感冒,夏天也能惹上冬天的麻烦,换一个说法,大冬天的你也可以穿着短裤出去跑步,跑得浑身热气腾腾。
所以,既然阿里看到行业不景气,不仅自己“积极运动”,向行业散发热量,同时搞好业内团结,在整个产业的冬天,互相取暖,这会让人更认可阿里的价值。这比给哪份媒体发声明都强,声音都响。


关于阿里的评论,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我的看法是,一个行业乱得让人看不明白,肯定是老大没压住。一个行业冬天来得这么早,也许是老大没积极给大家挡风,如果冬天来了一个行业还忙着火拼和血拼,那这个行业真该在冬天里清醒一阵儿了。独木不成林呢!
至于我心目中的行业老大该怎么样,我想可以提一提我前东家盛大,我很喜欢盛大现在的风格,行业领袖是什么样,行业环境好不好就决定了一半。陈天桥不仅用他实现理想的方式,给过很多人印象深刻的震撼,他也是我见过的最正派的老板,正所谓面由心生。尽管现在按市值,盛大不算是什么特别风头浪尖的公司,但是我却觉得,盛大正开始逐渐具备一家真正伟大企业的气质。关注盛大的人会发现,除了保持超强的盈利能力之外,盛大真正做了许多业内领袖应该做的事,例如18计划,是游戏行业最重要的研发基金来源之一,而且面向的绝大部分是早期游戏项目,盛大巨资投入网络文学,可以说是真正让这些文学网站从天不管地不收的苦孩子们变成了时代宠儿。
同时,在跟我的许多盛大前同事们接触的过程中,他们对竞争伙伴总是抱着友善的态度,提到在竞争中合作的可能,这一点,让我非常的喜欢。
现在游戏行业发展的怎么样,行业环境怎么样,是“冬天”还是“夏天”,你们看得出来,不用我说。
伟大的公司,需要伟大的气质。

2008-09-01

公交车上给人让座,结果听了一段子。
这趟公交车通往京城某大著名旅游景点,所以老年人特多,我也是一早去公园,我坐在公交车的前门边上,去的时候我让了两回座,一个坐我旁边四五十岁岁的女同志后来也让座,给一头发花白的大爷,他不坐,这女同志就老让我坐,我也不坐。回来的时候,我又坐前门门口,我给一大爷让座,我都站起来了,人不坐,一直往里面走,另一个人给他让座,他也不坐,最后一个小伙子站起来,给他一直拉到座位边上,而且是黄座(就是老弱病残专用照顾座位),他才坐下了。
后来又停了一站,上来的人都是老头老太,而且一个比一个老的说,我给最后一个上来的大爷让座,我觉得他好像头发最白的。他老伴儿染了头发,我也没看出来是多老一老太太。他前面还有个大爷,比他头发黑点,也想坐,他俩互相让了一会儿,还是这个头发白的大爷坐下了。
老太太就挖苦他,“当然你要坐了,你就一站地呀。”
结果这老大爷坐下来,对我发表了一番高论,太逗了。他说:“其实现在,也就是咱们老年人中年人互相让让座(我算中年人还是可以的),年轻人都不行,因为年轻人生活太累了,天天玩电脑、打游戏,身体都不好。还有好多一年半载也不上班的,年轻人真不容易啊!”说到这儿我已经要笑死了,老太太说他,“你就瞎说吧!后面那句不该说哦!”老大爷还接着又说一句,“而且年轻人都很缺觉,一看见老年人上车了,他们就睡着了。”
后来过了一站,老大爷果然下车了,我还继续站了好几站,结果弄得这车上一有空座就谁都不爱坐,其实站着的人特多,大家互相让来让去的,都得好几个回合才有人坐下。这多好!我觉得应该给大爷的话录下来,有年轻人不让座的时候,就给放一段,挺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