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21

来个搞笑的.
跟我合影的是Dwight Howard–美女与魔兽…
姚明身高2.26,霍华德身高2.11,李连杰身高1.69,所以我的身高是。。。?
貌似我比李连杰高多啦!

 


 


给自己小放个暑假。除了手上的活计继续follow,新的工作一律不接了。
本来想出去玩,招商银行寄来了令人心动的节目,比如2800去phuket,想了想还是抵御住了,决定在家过暑假。
每天早上起来爬楼梯,做面膜,然后上网查菜谱,输入我冰箱里有的菜名,找出20种做法来,挑一个简便又称心的来,试验一下,结果都是超级满意的。特别是每天跟每天不一样,更是合我心意。
可以透露一下,最得我欢心的是凉拌,每日必备的,不管是什么××,只要开水里焯一下,然后按照喜欢的口味拌拌,就成了一道菜——凉拌××,口味各不相同,比如什么酸甜啊耗油啊麻辣啊,当然,我积攒了各种口味的调料,光醋瓶子就摆了一溜,足够做阵子实验的。烫菜的水用来浇花,叫做以物养物。
跟传销似地认识了一大把新朋友,都是用来瞎用的,比如跟资本家去爬山,绝对不谈工作的。跟建筑师去吃饭,跟五星酒店的大厨聊电影,不管黑人白人,能一起浪费时间的才是好人。
gf传来一个链接,居然有人在家里搞一个海滩,跟孩子在家里体验florida的暑假。别以为这很难实现,早上在网友\摇篮网ceo高翔的日志里发现了一句有趣的话:“在Lively上的一个法国海滩上, 穿着白色的服装打鼓, 上面放着轻快的拉丁音乐”.原来是google推出的虚拟人生。摇篮网也马上要推3d虚拟人生了,有心的朋友自己去搜啦。
顺便给大家推荐一个曲子, It’s My Life,Bon Jovi
http://www.jchg.net/…17/200611171466156.mp3
祝每位朋友享受夏日的火热生活。

2008-07-14

去新疆,认识了一帮记者,其中有俩,一个新华社,一个中新社,还有另一个只QQ聊过没见过,也是这俩社之一的,仨人都一个姓,都俩字,其中两个名字还同音,没见过的那个后来也忘了是哪个社的,三个名字也忘了怎么分的,再加上QQ我又好久不上了,更搞不清谁是谁了。
上次来一个,去阿凡提吃饭,去的时候以为是那个没见过的,结果来的是一个见过的。晕半天。
今天QQ上又有一名同学说在北京,恩,吸取教训,先要搞清楚是哪个,没见过的?不是?去过阿凡提的?不是。安徽分社调来的?不是,终于,在他马上就要发怒之前,搞清楚了,是哪一个。
其实后来离开新疆,还跟他切磋摄影,还托他找朋友给帮忙(给我介绍了一美女雷锋),真是最应该记得的是他,而且他也是三人里最帅的,摄影记者改行做文字记者,功夫最全,说话最逗,所以后来才跟他交流多嘛。结果不记得他QQ名字了,差点伤了朋友感情。
都怪落后的QQ不能改名字。
好在我记性虽然糟,后来还清楚想起来了那时候他跟我说的几个段子,帅哥总算又高兴了。真的当他作朋友过,自然是想得起来的。只不过一开始链接乱了而已。

2008-07-09

一早上登录校内,看到一句话:api的一小步,就是校内的一大步。校内开放了api,2个小时就引来2万用户,火爆程度超过了网络游戏《传奇》或者《大话西游》当年的公测,接着在我的校内私信邮箱里看到一封邀请函,欣然赴约,跟上api的舞步。
 api的这一小步,不是登月,是落地。没有开放,校内的用户是校内的,有了开放,校内的用户可以是每个人的。校内的投资商DCM拿出30万元奖金,奖给开发者们,一个好的应用,能够从校内迅速吸引用户,拥有不输于网游的掘金钱景,而开发门槛则要低得多。
 跟我身旁一位开发者聊得很high,他对我说,校内不止是面向学生的,而是个终生的大学校,这样的学校能保证你永远走在最前端。不止是资讯,更因为是创意。
 陈一舟提到一个有趣的事,最热门的api都是3天开发出来的,这简直太诱人了。当创意形成气氛,当创意成为习惯,当创意如此简洁,我不能具象化地想像这样一个创意的世界会给我们带来的改变,但我已经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磁力。
 web3.0时代,是真的来了。创造,成为每个网民的生活必需品。在这场热潮中,谁都不可能只做三个俯卧撑就走。

2008-07-07

7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星空传媒中国区原首席运营官(COO)张蔚正式加盟,出任集团资深副总裁兼战略投资部负责人。
为什么我有资格八一八张蔚的卦,说到张蔚与阿里巴巴的相识,还是我从中介绍的,某一年的西湖论剑,好像是02年吧,我热情地推荐了张蔚做主持人,那时她还在新闻集团担任总监,好像是负责战略合作,同时经常在当时很火的一个财经访谈《对话》节目中做主持人,而当时我在媒体工作,阿里巴巴当时觉得这个建议很好,恩,不过不瞒大家,当时张蔚的名气估计比阿里巴巴大(因为当时,我采访马云,咖啡厅的小姐会问,他是谁啊?可是如果跟张蔚出去,进到饭馆,会有她的粉丝热情地尖叫:张蔚!跟马云进饭馆就从来没有过
),我再去跟张蔚说,记得张蔚当时还不怎么了解阿里巴巴何方神圣也,跟我说,既然是你介绍的,就去啦!
这一去,果然成就了一段历史性的姻缘哦。今天,以张蔚的经历,担任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可说是珠联璧合,我不祝贺,还等谁祝贺啊!
张蔚的经历可是不平凡,记得她母亲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律师,父亲也是很有学识的知识分子,我因为因缘巧合,也都见过,都是非常亲切有礼貌令人尊敬的长辈,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张蔚待人非常亲切有礼,从小,因为父母经常出国工作,她就当惯了”留守儿童“,从11岁起,就有全套的独立生活本领。同时很自律,中学时代,我们还在闹teen age的转型危机的时候,张蔚早就上了正轨,所以这就能解释她辉煌的少年时代,因为那时起她就是中央电视台的少年主持人了,跟》谈话》一样,是客串的。同时,学习成绩也一直非常出色,大学毕业后,进入通用电气工作,一直到考取了哈佛大学MBA,作为学生生涯而言,也算是巅峰了。
作为一个主持人,张蔚算是个公众人物,大概因为出名早,张蔚心态很好。一点也没有出了名之后的浮躁。记得那时候陪她从办公室走到隔壁楼她住的公寓,最多50米的路啦,居然就有粉丝等在马路边上等着让她签名,她就果然好脾气地给签一个名。后来进饭馆,粉丝热情地喊“张蔚”,她也用招牌微笑来回应,脸上一点没有惊讶或不悦被打扰的样子,非常大气的一个公众人物。
不过我最羡慕的还是张蔚嫁了一个好老公,她的老公是个帅哥(巧啊,今天回想起来,也是个IT工程师呢),是她当年在通用电气的同事,因为爱她,在美国长大的ABC老公跟着她来了中国,从头开始学中文,从一句话不会,一直学到以假乱真,因为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中国长大的呢。她的老公超级绅士的,我们在餐馆门口等座位,餐馆没有设等位席,我们就只好在门口站着,等了一会,她老公居然把我的包拿过去帮我拎着,当时我真是感动地稀里哗啦,因为一个是我显得也不是很纤弱的样子,再加上当时作为民工,一直也不大有什么社会地位的,真的很少有人照顾我啦。恩,前个月跟bf出去玩,路上他拿他的行李,我拿我的行李的时候(我有几个时间还同时拖着他的行李和我的行李,表演旱地龙舟),我还想起多年前的这一幕来,心里酸溜溜呢。都是IT工程师,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也许我当年向阿里荐张蔚的初衷,正是来自于从这些八卦中得来的印象,所以,我也希望更多的同学们了解她的这些八卦,从而像我一样地支持她。

深受广大新浪博客爱戴的侯小强同学加入了盛大,成为新成立的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的CEO,新闻发布会非常热闹,用作协副主席张抗抗的话来说,各取一字,很强很盛大。
当然,小强离开新浪博客,作为新浪博客一员的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非常怀念当初偶们作为小博客,给小强写命题作文(比如怀念路遥),以及集体给小强找别扭,让他一个一个热情挽留的小日子。不过既然加盟的是我老东家盛大,特别是,实现的可以说是我作为文青+网民的一个更宏伟的理想,我觉得还是应该支持小强去盛大。
文坛有人担心,盛大懂文学吗?盛大文学,把文学和公司联系在一起,商人的本能与作家的理想会不会有冲突?其实我想从一个前员工的角度说,陈天桥本人其实一直有着宏伟的文化理想,从网上迪斯尼的最初梦想,到很早就跟新华社合作成立了出版公司,以及几年前人们曾经看不懂的对起点中文网的收购,包括也一直在寻求收购一些有原创能力的线下文化企业,这些当然不是因为盛大想在文化领域赚比网络游戏更多的钱,而是因为盛大想通过一家有实力企业的带动,从网络上振兴文化创作,给千千万万的有文学才能的网络青年一个平台。而且,让这些有创造性的作者们,能够同时取得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双丰收。把文学和公司联系起来,文学才能够健康发展。
而如果谁说盛大做这一切,是仅仅出于商人的逐利本能,我是绝对不同意的。众所周知,盛大的网络游戏业务利润很丰厚,而且盛大是这个领域的领跑者,盈利能力出色,也有足够的持续发展力,但是这个时候,盛大将资源向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非常锦上添花的事情做出重大倾斜,并将发展网络原创文学这样的“薄利”业务,与利润丰厚的网络游戏业务同等看待,换一家公司,不是有一个热爱文学的理想,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决策,更不可能把一个曾经只有六位网友管理的cmfu,打造成如今年盈利数千万、在出版界无人不知的起点中文网。现在,以起点中文已经尝试成功的模式为核心,盛大又收购了红袖添香、晋江文学等网络原创文学网站,并且同样以起点模式,取得了健康的发展。在投资这些文学网站的最初,盛大是冒着比运营一款游戏要大得多的风险来做的。
说到未来,我本人首先非常支持无纸化阅读,首先节约纸张,是最大的最直接的环保行为(也为自己不买书找一个借口哈),其次,由于无纸化出版,极大地降低了出版成本,可以满足更多文学青年的梦想,我曾经听一个文化公司的人说,他们手上村了几千本书稿,书稿都很有质量,但是没有钱投入出版,几千个作者的梦想也就只好暂时冻结。所以,许多出版社出于经济压力,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每年捧红几本畅销书上,只有这样的书能够形成作者赚钱、出版社赚钱的良性循环,而对于更长尾的只能够印几千本或者一万本的书,从作者而言,呕心沥血写半年的收入显然不够生活成本,这些本来有文学创作才能的作者可能就会无奈转行做别的(我本人就是嘛)。但是在起点上,仅仅依靠网络上的收费阅读收入,收入高的作者就能达到上百万,而且同时节约了好大一片森林(少用好多纸),当真是人与社会的双赢。我固然期待盛大文学打造更多的《鬼吹灯》《盗墓》一样的网络畅销书,更大的期待,还是盛大文学能够做好长尾,让这些长尾作者们,真正让文坛从“百花齐放”做到“万紫千红”。
当然,作家是世界上最敏锐的一群人,他们早就看到了这一趋势。看到了网络出版作为社会需要的大趋势,也看到了网络出版满足长尾需求的大趋势。
我本人一直很喜欢我这个老东家的,就是盛大肯做和敢做赔钱的事,并且把赔钱的事做成了赚钱的事,赚到大钱、并且持久地赚到大钱的企业,都是因为它们满足了社会需求、为社会持续创造了价值。今天成立的盛大文学,是可以让一直苦哈哈的文字写作者们赚到了钱,可以有尊严、有乐趣、有热情地写下去,实在是我作为秦少游的后代,最感动的事了。
所以,发动所有的同学们,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