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5-21

地狱七十二小时(大标题)

撰文:周雅婷

(引言)这场战争中,人类一直看似胜利在望,最终却一败涂地。

5月13日,聚源中学,活着的地狱(小标题)

上百具尸体塞在白色的袋子里,并排摆在地上。

我从未想过一生中会面对这样的一幕。

我蹲在地上拍了张照片,照片里的尸体几乎看不到尽头。人们在袋子之间走来走去,揭开每个袋子,辨认尸体的模样。确认不是自己的亲属,没有欣慰,又陷入紧张的寻找。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把袋子揭开小口,里面漏出两条细嫩的小腿,是个儿童,穿着蓝色的短裤。那女人蹲在那里,犹豫了很久,最后站在他旁边的男人把袋子完全揭开。里面的孩子穿着白色的米老鼠汗衫,脑袋已经肿胀得无法辨认,整个脸是紫红色的,面目全非。我顿时头晕目眩,妇女坐倒在地,倒吸凉气,嘴里啊啊地发不出音来。男人蹲下来,对着尸体哭起来。

我晃晃悠悠地勉强走出殡仪馆大厅,在路边剧烈地吐起来。这里是都江堰城外的殡仪馆。地震后的第二天。遇难的尸体如同货物,被放在卡车里运来。工作人员每次把几个尸体摆在推车上,拉进大厅,并排摆在地上。推车就是超市里理货常用的那种。之后,尸体反复地被消毒水喷洒,但是依然无法掩饰阵阵尸臭。

这里的很多尸体来自聚源中学——都江堰附近的一所乡镇中学。24小时前,孩子们还都在上课。

我到达聚源中学的时候,它已经面目全非。半边教学楼完全垮塌,钢条狰狞地从另外半边张牙舞爪地龇出来。学校被封锁,除了救援人员谁也不能进入。学校对面的篮球场倒是开放,连续的雨水把它搅成了泥塘。不过现在更像停尸房。孩子们的尸体就这样摊开放在篮球场上。我的脚深陷在黑泥浆里,被这样的阵势吓呆,惊吓我的除了尸体,还有活人。学生的父母家人哭着喊着,跑来跑去,跌倒在泥里,再爬起来。

操场上搭起了各种各样的简陋帐篷。每个棚子都如同骇人的坟墓,里面躺着死去的学生。家长们围在尸体旁边,送孩子们最后一程。他们为孩子换衣,换鞋,仔细地用棉被包裹身体,再在上面放松枝祈福,最后烧纸烧香。整个过程伴随嚎啕大哭以及念念有词。每个被牢牢裹住的身体,都曾经鲜活,他们承载着家庭的希望,如今这一切都结束了。

“她叫张蕾,我女娃。”这个父亲,看见我默不作声地拿着录音笔站在一边,走过来轻声和我说话。张蕾裸着上身躺在地上,乱发遮住了脸,我隐约看见她嘴里的白牙。微微隆起的胸膛刚刚开始发育,却再也不会成熟了。她的母亲扑倒在泥里,一脸一身的泥,她咧嘴大哭,我才发现嘴里也是泥。我想看看看她的眼睛,但是又害怕看见。亲戚们一边安慰母亲,一边不熟练地为尸体换衣。他们的生疏拯救了我,我始终没看到她的脸,我只是盯着她白皙的背部流泪。我本意没想哭,更多是震惊,但是棚子里的烟雾缭绕刺激着我的泪腺和脆弱的神经。

棚子里的每个人都在哭。一个侏儒蹲在火盆边烧纸。她的脸几乎趴到了火里。她女儿的尸体就在旁边的一扇白门上,包裹的被子一角漏出一根淤青的手指。我想象这样的一个母亲要经历怎样的磨难才能像常人一样怀胎十月,更不要说抚养孩子到长大。如今,她这些年的付出,只换回了棉絮里一个冰冷的尸体。她前后晃着短小的手臂,喊道:“我的孩子啊,你是好孩子啊,不应该啊……”

我正揪心地看着她,一个爆竹的碎屑炸在我身上,右腿被灼烧得炙热,但是我一动没动,面对如此多的死亡,我还能为什么所动呢?炸在我身上的爆竹叫升天炮,预示死去的人将升上天堂。如果他们真的升上天堂,活着的人正在经历地狱。

一个披头散发的母亲正在雨里追赶一辆黑色的SUV。她穿着拖鞋,溅起高高的泥浆。她拦住车,大喊:“我们要火化!带我们去火化场!”车主拒绝了,他的车上已经躺了3具尸体。母亲两眼通红,继续叫嚷:“我们要火化!”到SUV开走,她还是那句话“带我们去火化……”

聚源中学计算机教师,老张,静静注视着篮球场。他身材瘦弱淡薄,带着大而圆的眼镜,坐在椅子上,这是他学生上课时用的椅子,后面还有编号,24号。我试图采访他,他就干坐着,对我的问题置若罔闻。许久,我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对着录音笔说:“能不能帮我们申请点吃的和水?我们需要一些棉被,还有更多的篷子……”之后是很长的沉默,他又说:“我们从昨天就没吃东西了,也没有水,楼都塌了,好久也没人来,我一直在组织大家抢救,但是太多了,太多了……”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他在那里喃喃地说:“一下子就塌了……塌了!”

5月14日,都江堰,混乱(小标题)

都江堰城区一片混乱。聚源中学只是灾难的冰山一角。

城区街道两侧搭满帐篷,由于昨天的雨水,帐篷里潮气很重。几个家庭成员坐在地上,紧紧挤在一起驱寒保暖。能这样靠在一起是幸运的,还多家庭可能永远地失去了亲人。

“我们早晚要暴乱的!你听见没有!早晚要暴乱!”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几根头发稀疏的贴着脑皮,站在都江堰中医院门口,对着面无表情身着迷彩的战士吆喝。几个妇女抱着男人的腰,边哭边向后拉拽,说:“再等等吧,再等等……”“等?!两天了!再不救就死光了!让我进去!你们傻站着干啥?!”男人两眼通红,脸也憋得通红,一只手在空中乱舞。周围围着一群人,有几个还在哭。男人终于挣脱看抱着他的几个女人,但是他并没有冲向医院大门,他似乎突然耗尽了所有能量,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喃喃地说:“再不救人,我们就暴动……”“暴动”两个字重重地落在地上,砸得中医院门口的人群一片安静。

围满人的除了中医院门口,还有新建小学。这里哭声震天,家长们把狭窄的校门死死围住。“造孽啊!”站在我身别的一名长相清秀的妇女,长吸一口气,声音从我的左耳穿过右耳,传向马路的另一边。之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哭声喊声,将我淹没其中。

学校门口是一排沉默的营救人员。他们穿着黑色的雨衣,排成人墙,把学校的入口包围起来。他们被彻底地禁止交谈。雨水模糊着他们的面孔,也模糊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远远看来他们就是一堵胶皮的黑墙,隔离着学校和操场、遇难学生和焦急等待的家长。

马诚宇这时候也站在我身边,眼睛湿润地向里张望。早上他骑着车子送十岁的儿子上学,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地震的时候,马诚还在上班,几十秒的晃动后,公司的楼没倒,迷糊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儿子,就一路跑到学校。一到学校他就呆住了,大半个教学楼塌了,只有老师办公室的一半还勉强立着。雨水打在废墟中,溅起一片哭声和救命声。陆续跑来的家长都有些发愣。突然一个人大叫:“快救人啊!”马成宇这才醒过来,冲上废墟,用手开始刨挖。几个人用力搬开一片墙面,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娃娃,他们或者相互摞压,或者被水泥板卡住,哭声突然暴露出来,不哭的已经闭上了眼睛。马成宇心急如焚,一边大叫儿子的名字,一边把能移动的孩子背出废墟。家长的自救进行了几个小时,救援部队来了。家长们被清出学校,部队把守住学校的大门。那一刻马成宇以为希望来了。现在,站在学校门口,他为自己当时配合部队懊悔不已。

震后当天,由于雨水过大,新建小学的营救部队,停止救援了几个小时。门口的家长从满怀希望,变成焦急,最后变为愤怒。他们质问,你们到底救还是不救?守门的部队没有什么答复。他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几个小时过去了,不知道是由于家长的愤怒造成比营救更大的危险,还是他们终于接到了命令,部队又开工了。但是他们进度缓慢,又引发了新的愤怒。但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他们没有工具,缺乏经验,他们还没训练如何面对灾难。

从昨天到今天,部队的营救有条不紊,唯一的问题就是太过缓慢。焦急和愤怒的家长耐心达到了极限,他们需要个出口发泄。突然人群里一阵骚乱,远远地看见有人相互推搡。打起来了!

打起来的是两个家长。一个家长对另一个说:“别哭得太凶了,又不只是你的孩子在,我们的都在!”被劝的家长伸手就是一巴掌,哭着喊:“我哭你还要管!”被打的人惊愕之后,冲上去,两个人撕扯起来。所有人都在劝架:“不要打自己人,要打也是他们!”我朝说话人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站成一排守门的部队小伙子们一脸的无辜。

比等待营救更凄惨的是什么?是被遗忘。

都江堰城北的一所网吧,一楼被二楼压垮,五十多人没有一个逃出来。如今唯能看见的是一块写着“不准未成年人入内”的铁牌。

谢苗还有几个月就18岁了,地震前一个小时,她来这个网吧上网。之后她就再也离不开了。现在,她的母亲站在曾经的网吧门口,和一个穿红衣服的小伙子说话。

“有人来过吗?”母亲问。

“有,看看又走了。现在没的时间来挖。”小伙子说。

母亲沉默一会,又问:“真的没有活着出来的?”

“没有,听说过几天来挖挖,就一起运走了。”

“运到哪?”

“不知道,烧了吧,怕有病要集体处理。”

小伙子说得心不在焉,母亲却震惊得前后晃动起来,她用手捂住了嘴巴。她那个白皙爱美的女儿如今要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化为灰烬,她连最后一眼也看不上了。

好久,母亲沙哑又愤怒地问:“为什么不让认就运走!”

这是个质问句,却用了肯定的语气。我受够了小伙子没心没肺的回答,走上前去,拍拍母亲的肩膀说:“不会的,一定让认。学校那面都是让认的。你为什么不早些来呢?”
“我每天都来,我也去指挥部找了,没人管啊!”母亲最后还是哭了出来。

我无言以对,把头扭向网吧,那个“不准未成年人入内”的铁牌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全文在《周末画报》)

2008-05-20

cnetCBS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媒体公司,并且买了许多音乐发烧友十分喜爱的lastfm,这个投资眼光是我身边许多朋友一直赞的。跟新闻集团买myspace有着同工之妙。

现在,cbs宣布将以18亿美金购买cnet。出门回来终于上了网,看到这么个消息,第一反应是不贵,满合算的deal,而且也很好整合,大家都是媒体,非常漂亮的一个投资案例。
 

其次,就是觉得funny,因为long long time ago,我的前老板,就是如今的cnet中国区总裁王路,自打我这个镇宅之宝走了,他们先是作为zdnet被卖给了softbank,当然孙正义不管公司具体运营的,然后又被孙正义卖给了cnet,但是在中国是反收购,反过来接管了cnet在中国的全部业务,唯一的影响是多了一批版权内容,当然后来还有有目共睹的cnet对中国市场的大规模投资。
 

一直觉得IT门户需要整合,活跃收购的cnet为行业整合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说起cnet的收购,不仅他们是中国互联网市场最早的活跃收购者,而且其中过半都堪称是中国互联网投资的经典案例。并且过渡融合得也十分稳健,几十家收购公司中,其中不乏创始人离开的平稳接管,或者锁定期之后创始人离开的平稳过渡,过程大概很烦恼,但结果都是继续happy。非常佩服王路的投资眼光和掌控能力。在我心目中,按照业绩说话,王路才是职业经理人的典范,比唐骏那可是强了几千倍。

嗯,我倒是不操心cnetcbs收购了之后,对中国业务有什么不利影响,应该与cnet收购zdnet时的局面相仿,业务照常发展,包括cnet中国去香港上市的计划,会被注入新的资源,对中国市场这么划算的投资,很显然也要加大力度。我担心的是,王路同学的命运比较神奇,不会哪天cbs也被收购了吧?比如,被新闻集团?

嗯,这个预测暂时是为了逗大家开心,还有更具娱乐性的版本,那就是什么时候cctv杀进来买下新浪,然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可以买搜狐(别拍我啊就是开玩笑,开玩笑也急的是小狗)

cnetmyspace被收购,正是“旧媒体”全面进军“新媒体”的信号,行业整合是在所难免的,而且资源有限,下一波的整合者,还有浩荡的传统产业大军。我真觉得比如腾讯,百度,网易,如果不趁着了解产业,同时目标网站规模尚小的时候赶紧多买几个,很快就会被新闻集团cbs这种公司蚕食掉很大的市场。而且还有随时可能爆发的活跃性火山微软同学呢。(可以预见无论成功合并雅虎与否,微软都会成为互联网行业非常活跃的收购者,因为“猴孩子”的猴脾气已经上来了),搜狐怎么说还有17173或者go2map,盛大也有起点中文网,可以“养儿防老”,可是网易,就很可能有一天站在互联网的船头放眼一望,只能剩下《环球企业家》一类的可以买买,可别怪我没提前说哦。还有百度,眼下市盈率是google的三倍,还不买公司,万一市盈率很快跌下来,那就亏大了。

2008-05-19


嗯,我去了一趟上海,然后又去了杭州,大春天的,以为是风花雪月的一礼拜。


飞去上海,是12号早上,一早家里邻居着了火,烧得满楼道都是烟,还有味儿,当时我没打开家门的时候,还以为今天要扎床单下20楼去赶飞机了,后来慎重的老爸打了物业电话(而不是119!),得知火已经扑灭了。虚惊。不过据说我走了之后,电梯就停了。


坐飞机时,头巨晕,飞机故障,还修了一小时,导致误机。因为头晕,我又英明地做出了好几个错误决定,导致应该到酒店的时间至少晚于正常时间的二小时,其中包括拖着箱子在格子形的上海马路上转悠了至少25分钟。就是这15分钟之内,悲惨的地震发生了。


第二天,火灾再次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发生了,烟雾缭绕的,图片中,上面有个金色小logo的就是我的酒店。到了这个酒店我开始找我的闺中密友,一直没去过她家,我们互相报了地址之后,发觉她就住这个酒店的隔壁院子,要不是我们酒店挖了他们一块,他们的院子就是正方形了,好戏剧呀。



不过还有更戏剧的,在杭州,再次烧得烈焰熊熊的。时间是5月17日。



刚才跟盛大的前同事说了几句,盛大成都的员工都去了灾区,腾讯捐了2000万,国美的黄光裕和苏宁的张向东个人都捐了5000万。尊敬他们。灾区太惨了。每人每天补助10元,这个数字刺得我很痛,钱真是太渺小了,我想在最近的几年里,抽出时间去给灾区的孩子当一段时间老师。但愿对生者的关爱,能够化解3万余个冤魂的伤痛。

2008-05-14

国难当头,希望天佑灾区人民,并感谢所有捐款的IT企业.
不想多写了,巨人投资51,是网游企业的可贵探索.我喜欢这样的进取型企业,敢于突破,寻求变化.
而且这种变化是有想象力空间的变化,我一直就很看好网游企业和交友网络的结合.
相对来说,阿里巴巴投资51的想象空间就小很多.
但是空间再小,也喜欢进取型的,不喜欢大家各守一亩三分田,等着老天爷赐饭的那种感觉.那样的感觉起码不合适作IT吧!
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可靠,其中别人不可靠的时候,也更多地证明了自己不可靠.老天爷不可靠的时候,也是同理.
人只有信仰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有了这样的信仰,这样的进取,才能够战胜死穴,战胜人祸,战胜天灾,退一步,就算败了,也是英雄.
所以,无论这场投资结果如何,向史玉柱致敬先.
顺便,也向孙正义致敬.市场总有人培育,有钱人不培育谁培育,亏钱赚钱我不管,我致敬的是勇气,在互联网产业,勇气是成功之母.

2008-05-13

大周末的,有个孩子又执著地给我发短信,管我叫爸爸,让我给他寄钱。说他出了车祸,在医院,用别人的手机给我发短信。银行卡号姓名都发过来了。还指定要求汇1500元。


我就乐,你别说,被人叫了爸爸,就算是被骗子,心里头也油然而生一种责任感,顿时觉得不为我的乖儿子做点什么不合适。至少写一篇博客吧。争取写够1500字,孩子,我的字难道还不值一个字一块钱么?


这种短信,我们家三个手机这两个礼拜至少收过10来条了,我国通讯真自由啊。为什么我们去买手机卡的时候,都是拿身份证实名开的,骗子就不用呢?


其次我更不解的,就算手机卡管得不严,银行卡管得也不严么?也能用假身份证开么?收到第一条骗子短信我还打了110,怕别人上当,想把银行卡号跟110说,结果110说,我们只能让人协助查电话,我们不管银行的事。所以你们理解,我以后也没打过110了。


当然,就发这么个短信,也不能说违法了,人家认错了爸爸,不是罪。但我记得有判刑的案例,就是一个人四处给人发短信,“请速汇款到某某账号,某人”,结果还真得有不少欠了别人钱的人给他汇款,最后敛了80多万的时候,被逮住了,还判了刑,我当时比较活该地私下评论,这怎么判刑,人家这只是要钱,不能算骗钱。


嗯,所以我现在也只好活该忍受经常被人叫爸爸了。万一哪天把我真叫出了妄想症,当真以为自己成了别人的爸爸,你们说,我是找谁负这个责呢?

2008-05-07

        很早以前读《惠普之道》,其中我最喜欢惠普的是,工程师可以自由地跟老板说,我要做这个研究,于是就去做,100个工程师做出的项目可能只有几个能用,但是这样的气氛让惠普成为引领硅谷创新精神的温床。
        我的一位好朋友在google工作,在他看来,很多google的人,特别是工程师为什么跳槽到facebook,主要是因为他们喜欢创业的气氛,我非常能够理解,就我个人而言(嗯,本人最起码也是被排名很靠前的优秀google工程师赞为非常有创意的人),我也喜欢创业的气氛,比如目前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之一阿里巴巴的气氛,比起我曾经参与创业过的丁丁地图相比,对我来说那就不爽太多了。
        说到Google,在鼓励创新上算做得不错,除了免费的一日三餐(菜单超级豪华害我每天望洋兴叹)之外,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叫做”20%时间”的节目,工程师可以花20%的时间自由选择开发内容,并由全体工程师投票决定其中的top100,项目最高可获得千万美元级别的“创始人奖”。作为Google的工程师,可以选择开发自己的项目,也可以参与任何感兴趣的项目,甚至可以同时参与多个项目。有人把这种模式称为Google的内部创业,一位风险投资家则称之为是“硅谷最奢侈的天使/VC投资”.特别是,这样的项目不仅有投资,还有google的数亿用户作为支持平台,这种资源vc有么?
         其实最顶尖的创新公司,多半有类似的鼓励内部创业机制,扮演着创新孵化器的角色.柯达\富士通\松下,都有类似的内部创业基金,而英特尔\诺基亚,也都是产业中活跃的风险投资者.一个优秀的企业,不仅是一架优秀的赚钱机器,还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创新平台,一个创新的”孵化器”.
        现在,盛大也成为了我所向往的这种”创新孵化器”,在不久前一个内部会议上,陈天桥提出了一个被媒体形容为”自挖墙脚”的建议,就是鼓励盛大员工创业。盛大将给予最高达800万元人民币的创业基金,而且发展方向全由创业团队做主.盛大为10款新游戏公开招聘运营经理时,也推出“20计划”,即运营者可以参与游戏收入最高达20%的分成。陈天桥甚至表示:“已经离开盛大的人,只要他不是被盛大开除的,那么越是原来在盛大工作过的人,我们给于的支持就越大。”(唉,后悔我怎么就开了个”皮包公司”呢!)
        不得不承认,陈天桥的用钱方式非常独特.我一直觉得,如果说对于其他人而言,钱是可以依靠的山,对于陈天桥而言,钱则是可以润物的水.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第一个设立内部创业基金的公司.我虽然享受不到盛大给老员工的创业基金(因为我更合适开”皮包公司”),还是非常喜欢盛大这种做法.这种”自挖墙脚”的做法,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能够推行.

        补记:想起蒙牛也是这样一家公司,牛根生曾在一次富有挑战性的采访中透露,蒙牛甚至不约束员工在外自行创业或者兼职,因为他认为,如果这个人更能干,也能把蒙牛的那份工作干得更好.这份信任很让人愉快.蒙牛自己也发展得很愉快.8年成了中国乳业第一.所以,蒙牛也是我很喜欢的一家公司.

2008-05-06

    微软宣布放弃收购雅虎,原因是面对雅虎提出的报价(其实只比微软的出价提高了20%),微软手头没有足够的现金。当然从我的观点,我认为雅虎是在计算了微软所持有的现金之后,故意给出这样的报价。没有收购成功当然是一件好事,因为鲍尔默立刻就开始在公开场合贬损雅虎,“没有人用,还要每股31美元”。微软能够真正充分意识到雅虎的价值吗?从来就不。


        我从头到尾不赞同微软收购雅虎,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认为微软没有足够的互联网精神。


        微软是一家成功的商业公司,但绝对不是一家有互联网文化的公司。


        互联网精神是什么?从表面上来看,是大家都习惯穿T恤,普通员工可以随时找到总裁并说出自己对公司的看法。请问,微软有吗?


        从更深一点层次看,互联网精神是分享,开放,共赢。请问,微软有吗?


        比起来,Google的表现要有尊严得多,在反垄断法的前提下,Google不可能收购雅虎甚至向雅虎投资,但是Google是能够帮助雅虎渡过难关最重要的支持者,甚至可以说,Google的态度决定了整个事件的走向。大家可以想一下,事实上,雅虎是Google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但帮助竞争对手,正是互联网精神有别于普通商业精神的主要标志之一。这比起微软总想搞死竞争对手的境界来,简直天壤之别阿!


        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说明Google所阐释的互联网精神。昨天去朋友的Facebook玩,忽然看到了Google的产品副总裁Marissa Meyer在他的朋友录里,于是好奇中看了看这位Google第一美女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我个人认为,现在FacebookGoogle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竞争不仅表现在Facebook完全撇开了Google,不让Google收录,其次还表现在Facebook狂挖Google的工程师。结果,Marissa的朋友录里依然收录了一大堆从Google跳槽到Facebook的工程师做朋友。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互联网的共产主义精神。


        最后,我对雅虎坚持独立、没有被微软砸下的钱砸晕了而感到由衷地敬佩,引用偶像杨致远至全体雅虎员工的信中的一段话:“最后,我们仍然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我们拥有雅虎所特有的精神和文化,我们不会忘记这一点。正是这样的精神和文化帮助我们成功应对了最近面临的不确定性,并将于未来继续作为一家独立公司发展。这也正是为何在财富500强公司中,只有雅虎(yahoo!)的公司名称后面有感叹号的原因。现在,我们应当向外界展示这个感叹号的真正含义。”


        这个感叹号的真正含义,就我的理解,就是依靠创新为世界创造奇迹。在互联网世界,财富更多地成为一种礼物,而不是唯一的目标。


       在互联网世界里,微软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


       (不过偷偷批评一下,我这位朋友的朋友还包括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berg,他不爱财富的精神可嘉,但可恨的是他就不开放让别人加他朋友。这个帅哥有点小气哦,应该向Marissa Meyer学习哦)。

2008-05-04

两个cnet中国女职员,在胶济铁路车祸中突然丧生,一个37岁,一个26岁,花容月貌,才艺兼备.一个叫何燕,一个叫张蓓.

Cnet为她们建立了一个悼念网站,让友人朋友可以寄托哀思.
巧合的是,两个人名字都有草字头,殒命于火车.这是命运吗?这样的人祸.这是命运吗? 这样突然的离去,让亲人朋友该是多么难以接受.
在今天,何燕的老公蚂蚱这样留言:

何燕我挚爱的妻子就这样没了,我没法接受呀!

通过水木清华我们走到了一起,从相识到生活中的每一幕一幕不停的闪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真的让我不能控制自己……你总是对我说我们要白头偕老,可现在为啥只剩我一个人呀,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呀!不知会不会有来世呀,燕燕一定要记得我呀,我虽然不是很出色的人,但我一定一定会好好待你,我们还要在一起好吗。你用你的积极真诚打动了很多人,听到看到那么多的人怀念你,你短暂的一生真的像烟花一样的绽放,那样的绚丽,照亮的那么多的人,燕燕,我们在一起虽然很短暂,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我觉得在苦海中能得到你的在意,你的温暖,我觉得这一生真很知足了,燕燕,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遗憾,还有很多心愿,我一定替你实现。…..



还有一位叫juju的朋友留言:

……
春末人由起祸端,数十生灵涂做烟。
吾尝义愤思更进,未料与君有牵连。
闻言如雷惊无状,奋笔如刀泪如泉。
涂鸦数页无所写,千头万绪苦难言。
思思寸寸分分断,念念断断续续连。
往事历历如昨见,笑语喧喧在耳边。

可叹你,江南生就如花质,
可叹你,京城磨练似玉坚。
可叹你,助兄扶侄高风义,
可叹你,坦荡谦逊无私偏。

可怜你,风华茂盛正当年,
可怜你,满腹经纶化做烟。
可怜你,呕心沥血功未建,
可怜你,半途而废好姻缘。
…..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也许我们再小心,也无法周全地保护自己,只能在自己有限的命运里,尽可能让身边的世界更多欢笑,让自己更少遗憾。也尽可能平凡一点地生活吧,以免得,天妒红颜。
在cnet悼念网站上,一句重复最多的话是: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首先佩服techweb,3个月之前在techweb上读到的传闻,今天披露了,孙正义将共向校内注资4.3亿美金,并将持有35%校内的股份。此消息令互联网江湖大震,(并直接导致海淀区昨天2.4级地震)。

 

        比较可爱的是就在江湖被校内的3亿美金砸成了一锅粥的时候,陈一舟倒是依旧在校内悠闲泛舟,他评冯仑写的一本新书<野蛮生长>说,印象最深的是一句: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我给他留言调侃,大款就是你,正道就是校内吧?他认真回答说:先进是facebook,大款不是他,正道是less is more。


        孙正义一向是个冒失的人,可以想象,当初有多少人怀疑孙正义投阿里巴巴值不值,现在就有多少人怀疑他投校内值不值。

        大家都知道我这人头脑简单,看公司值不值钱,一向是看创始人值不值钱。我有的时候就猜孙正义也是这么投公司的。

         在我看来,“非死不可”(facebook)值钱,当然是因为创始人值钱。我判断值钱的标准就仨,一是年轻,二是帅,三是心态好。校内值钱,当然也是因为陈一舟符合上述标准。

        在中国互联网江湖,陈一舟的武功与马云、陈天桥、史玉柱都不同,跟李彦宏、马化腾也差异明显(奇怪我怎么把李彦宏和马化腾归做一类),我们把公司发展分作从0-1,和1-多两种的话,陈一舟从1做到多的天赋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江湖第一的。如果马云是东邪,李彦宏是西毒,马化腾是南帝,现在陈一舟就是郭靖。有人说,校内怎么了?就是收购来的,可是收购怎么了?别人收购不值钱,陈一舟收购了就值钱。本来最难的事情不是从0做到1,而是从1做到多。

       

        当然我个人喜欢陈一舟最重要的理由,除了7年前一面之缘中印象深刻的他的让人倾倒的聪明与肆意之外,是因为他是个有理想的人,这一点让我很尊敬。不过这几天貌似他正在反思自己,商业感觉太敏锐,行动得太快也不好,所以他现在信奉less is more。这理论的确很实用。跟联想多年前信奉的“大公司都不是市场不足饿死的,二是扩张太快撑死的”是一个意思。

        陈一舟对钱的态度也是我很欣赏的,很年轻的时候,陈一舟就成功过,拿到过大笔的钱,很艰苦的时候,陈一舟看到喜欢的项目,也会自己出钱投,现在,他对钱早已波澜不惊。跟猫扑当年融到4000万美金,立刻海铺广告的心态不同,现在陈一舟说,融这么多钱要等着过未来2年的艰苦日子。其实,这笔钱的签约,已经是4个月之前。这几个月,文学青年陈一舟还在校内狂飚了很多影评,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一个非常正常的小男孩”,联系到他自己,超好玩的。
       

        校内值不值15亿美金?就看陈一舟,我说值。另外,我随便搜搜叫秦涛的,搜出来300多个,你们说值不值?

        附陈一舟帅照(他的校内相册盗印来的,超喜欢这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