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3-31

江南的桃花已经几乎开败了,现在是樱花,北京大概还正好,我挑这种日子来上海,分明是为了躲桃花。绝对不开玩笑。
来的那天别提多郁闷,误了我第一个航班,woo pee北京机场3号航站楼!改签了一个,又因为新安检规定,终于把我折磨到精神崩溃,我把座位号当成登记口就奔着去了,足足又绕遍了整个2号航站楼,差点误了第二个(感情我这一天就是刘姥姥进航站楼了)。
bf对我的不幸遭遇作出高度评价说,至少你最后降落的地点还是正确的。
来的第二天,原定的计划就出了问题,躲在一个偏远的酒店里,已经连续两天完全无所事事,买一堆零食(一个五层楼的食品大楼买的),白天看HBO和Cinemax,晚上等着来一个帅哥带我去吃晚饭。然后也不聊工作,感觉超像度假,而且是unexpected!
等到昨晚,终于什么差事也没了,现在我做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贪心,生意爱成不成也无所谓了,帅哥爱上钩不上钩也无所谓了,于是无忧无虑地被朋友带去了一个在类似北京的****招待所那种地方的一个饭馆吃摩洛哥大餐,当然这个地方比****招待所妖媚多了。****招待所就知道黑色大理石配金条,配得我直想挠墙,这里的摩洛哥饭馆里还真地装修着摩洛哥式的窗框,跟奥兰多Disney World里的摩洛哥城又那么一二分神似(Disney World我最喜欢EPCOT,Epcot里偶第一最喜欢埃菲尔铁塔,第二最喜欢摩洛哥城),朋友还开了一瓶红酒。只是这么腐败的生活太不符合我目前做start-up的身份了,略为有点guilty。在心里暗自算,这顿饭钱要是折成钱投给我,我能挖出多少信息,钓来多少客户啊!
今天就要离开上海,外面下起了小雨,旧金山也下起了小雨(偶们有热线电话通报天气地说),Good time always flies fast.我的躲桃花度假之旅终于要结束了,泪洒上海地说

2008-03-28


因为聊起安检新规定,bf告诉我,他12岁就自己配过液体炸弹,骠悍吧!

更骠悍的是他老妈,bf自己冒充老妈在试验的同意书上签了字,老师打电话回家核实,bf大人就穿帮了。

别人家的妈妈肯定抓住儿子一顿暴扁,但是我bf的老妈与众不同,她对老师说,你可以认为我同意了,因为我想我的儿子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羡慕bf大人呀~~~~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2008-03-24

一大早,家里百兴待更兴,我却去了博友王冉的博里瞎逛,看到他提到最近流行的50后爱情小说<山楂树之恋>.约略翻了下,有点感想要说.



简介:故事发生在1975年前后那段贫穷而包含理想的时光。静秋是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因为父亲是地主后代,家庭成份不好,文革时很受打击,静秋一直很自卑。静秋和一群学生去西村坪体验生活,编教材。她住在村长家,认识了“老三”。老三喜欢上了静秋,很喜欢,静秋怕他欺骗她,起初常常躲避。英俊又有才气的老三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却是极重情谊的人,甘愿为静秋做任何事,给了静秋前所未有的鼓励。他等着静秋毕业,等着静秋工作,等着静秋转正。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那时候,1976年,老三他还很年轻。




当然我不会傻到真的去看这个故事,然后被感动,况且文笔实在让我提不起劲。我很赞同80后作家春树的评论,没有性未必代表着纯粹,但肯定代表着变态。
这年头无论多变态的故事,现实中都有的是,我还需要去小说里找么?

想起昨天偶然也翻到一个博客,一个叫什么抚摸三下的自称幸福的40岁二婚男人,他除了洋洋自得地把所有新浪推荐过的自己的文章都专门做了一个目录之外,还洋洋自得地劝一个求教如何寻偶的40岁离婚女人说,你离婚了,还带着个孩子,月薪1万元以上的男人基本上要找三十多岁的,所以你的择偶观应该现实,到剩下的人里面去挑。读完当即觉得恶臭扑鼻。未必所有人都如他这般,是去爱情菜市场像买猪肉一样挑爱情吧!


这份自以为美好的、自称为“史上最干净爱情”的《山楂树之恋》,看看包含着多少不干净的东西吧:首先,男主人公是一个司令员的儿子,用抚摸三下的眼光,硬件够好,一个超级护花使者,一个能满足女孩所有心愿的人,软件和操作系统也不错,而且一个从不要求任何回报的人,商业模式就更没得说。这么恶俗的状况,作者还跟我说干净,我觉得他很能装13。

而相对来说,静秋的行为,就更难以用“干净”解读了,首先,我都不认为她跟老三有过爱情,爱情是双方的无条件付出,也许老三只不过是单恋而已。此外,干净的东西都是简单的,是能够被我这种民工级别的大众非常容易理解的。但是静秋的行为可不简单。为什么三十年前如此吝啬付出,三十年后又如此耿耿于怀?因为这场爱情用上述眼光看,她是个大赢家,空手套得一段真挚感情,值得炫耀一辈子,同时,她又是一个大输家,输了三十年。

我想,老三这么早死了也好,不然万一被静秋有一天终于像挑猪肉一样地挑上了,那还真不如早点死了的好呢!

顺便翻到一位贵州兄弟用民工式语言描述的意境来:“




脑袋决定屁股,一对一,全方位,就是干净;
屁股决定脑袋,钱包决定脑袋,其他决定脑袋,统统都是不干净。”

在这里,顺便奉劝自以为“干净”地打扰我的人,读者之一,最好远离这里。

故意的,搞三个白字,hehe。

最近主营业务是忙着计划跳金水河(正拿不准主意头朝下还是脚朝下),短短的上网时间都用来查度假的行程(下月给自己放半个月大假),抽空还四处打电话要企图度假期间让一起去玩的人无证驾驶(所谓遇人不淑就是说我),今晚终于抽空瞧了瞧各大网媒,才知道港股跌到了惨不忍睹,还有就是阿里巴巴不出我所料地采取了回购计划,见《阿里还是自主发展更好》。所以,偶就想起了这句标题,芝麻开门。

第一个观点,现在去研究股价的人,真是超级有空啊!我劝大家,该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去哪,有空就算打打牌,也比研究现在的股市强啊!

第二个观点,尽管我今天还刚认识了一家网站,创始人姿色平平,领域也一般,但是创立1年就做了1000万,(我不是媒体,我可不负责爆料哈)。我是想对比说明我的观点。我的这个标题更合适衡量互联网巨舰级的企业,因为从零做到1和从1做到多是两门完全不同的艺术。套用刘晓庆同学的名言,做网站难,做名网站更难,维持鼎盛规模一直做一个名网站,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对互联网巨舰级企业来说,潮涨潮落的,还是耐心和稳健第一,你有现金,你有利润,你有客户,那是最重要的,别的都是扯淡。有了上面那三项,早晚有一天股值能涨上去,没有这三项,你就是涨到****的房顶上去,也早晚有一天,会跌下来。

所以,同学们,我的态度说明白了吧!另外支持一下,看到什么阿里巴巴微软长微软短的,我都快泄气了,还是赎回股份自己搞比较现实,比较靠谱,比较值得进一步关注。


ps,现在是3月22日早上9:11,去查了下股价,已经都回升了,阿里回到了13块多,正好是发行价罢,回升的不如腾讯多,但我跟你们打赌,路透社发的 “阿里谋求股权回购”的消息绝对是利好.比一比腾讯和阿里的财报你们就明白了.再次顺便表示一下我对腾讯绵绵千里滔滔不绝的仰慕之情!腾讯是互联网公司里现金利润唯一高于盛大的,对上次在<利润为王,盛大最滋润>写漏了腾讯也致歉.

2008-03-17


       大周末的我6点就起床,读完情书就写博客,不是一般的变态.

       那就至少点评一桩八卦新闻,使我今天的行为看起来不那么彻底变态吧!

       过去男多女少的时代,好多舞厅声称男士买票、女士免费,现在男少女多的时代(天地良心别跟我提计划生育),好多相亲会是男士免票、女士交钱,现在,巨人出了个比这更上一层楼的主意:为了让巨人游戏中引入更多的女性玩家(目前男多于女),巨人将给每个认证过的美女玩家资助游戏币6000元.

       我倒不担心这一企业行为,因为游戏币是人家的,玩家为此火爆或者造反,也都是虚拟世界的事。只要不违法,人家爱咋发咋发,玉皇大帝也管不着.

       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这美女标准是谁定的呀?

       美女玩家的标准是:巨人心目中认为的五官端正\身材匀称.

       美女这个事,见仁见智,大眼妹妹有人爱,单眼皮妹妹也有人爱;环肥有人爱,燕瘦也有人爱;奥黛丽赫本有人爱,玛丽莲梦露也有人爱。要是非得规定“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的话,奥黛丽赫本没准嫌玛丽莲梦露身材不匀称,上下围太粗,而玛丽莲梦露难保也嫌奥黛丽赫本五官不端正,脸那么小眼睛那么大,还好我看她俩都很顺眼。

       可是巨人的“美女审判官”怎么看,同学们,你们有信心吗?

       万一人家掏出身份证想来玩,巨人的判官却不认定人家是美女,那不是摆明了歧视吗?那怎么办?

       再说了,玩个游戏,头像都是虚拟的,关键还是看才艺吧?如果才艺不够,就算玛丽莲梦露来玩,成了游戏中的菜鸟,还是立马被切了,发6000也不够玩多久的。

       按照楚灵王的标准,沈殿霞肯定丑得很,身材超不匀称,要是换到巨人认定,也难说算不算美女,但是沈殿霞愣是粉丝很多,如果还能转世,如果玩游戏的话,一定人气超高的。
这样的案例,算谁的损失?

       而且,事实上巨人挑选美女的标准有三个,除了明说的五官端正、身材匀称,还有一个意在不言中的,是什么?爱才呗!吸引美女只靠钱,一发6000个虚拟大洋就指望人家来玩,这种动机就不靠谱,吸引来的人也不靠谱。

       大家都知道,作为贫穷的民工,我们最不喜欢的姑娘,倒不是什么身材不匀称五官不端正的,而是太能挥霍的、总指望不劳而获的,如果巨人把这些姑娘都给弄来,这游戏的品质不会上升,倒会下降。

       唉,选拔美女我没意见,但是为什么就不能把事情弄得更好玩一点,而是弄这么两条没劲的标准呢?

周末过得不像周末,不过很欣慰,才不过上午十点钟,已经发生了如下历史性事件:
1,第一件事,吃药,感冒了。买了双超高跟的新凉鞋,而且被我剪成了凉拖鞋,前天晚上在家练习走路,光脚穿着,享受一览众人小的乐趣太久,感冒了,活该。
2,第二件事,打开电脑,msn蹦出一哥们,在硅谷,要买房子,今天对方接受了他的offer,我是他advisor,免费的。这会儿他去看了,美国政府上周投2000亿美元救市,周五依然狂泻,哥们还敢买,还不再还价,思想好,人品好。有这样的人,美国股市不涨上去,对不起我哥们。
3,打开邮箱,蹦出一封邮件,一个以前很能写的姑娘,我给她提了个就职建议,去一朋友那,她接受了,委托我转发简历。很理智,很好。
4,在网上搜点信息,结果就搜到了一个朋友的网站上,网站不太出名,目前规模也不大,偏居一个去的机会不多的城市,但我非常看好他,这月还专门去了他那一趟。我这次搜的几个关键词,他的网站覆盖了google前3,4页,内容都很有用,让我非常高兴。证明我对网站的发展,还是有点预见性吧!
5,再接再厉,我又从msn里搜出另一朋友的名字,某广大民工最喜爱的周刊主编vs帅哥,想在那里给另一女孩、我的一gf找份工作,他说好,文章发来。要文章不要简历?可爱的帅哥,保佑我的gf吧!
这两个女孩,以才情论,工作经历应该都不至此,只是太没有事业心了而已,我很喜欢她们现在的踏实态度。唉我自己也是从浮躁过来的呢。现在我很踏实的,对吧?
6,这个月初我注册了一家公司,还没开张呢,猎头业务就已经哗哗的了,even两头都不收钱,你们说,我是go去吃个鹅头还是兔头庆祝一下这历史性的一天呢?

2008-03-12

一直想说的是,现在的网游产业,表面沸腾,内心激荡,变数良多。用《红楼梦》一句词:“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正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为什么是这样?照我的观点,网游尽管让很多人掘到了金,但产业发展并不理想,问题良多。

有一个版本对网游的描述是:代理几款游戏,或者挖几个人自己写几款游戏,然后就看推了,只要一款游戏推出去,你就发了。

这个版本不是我原创的,不过我部分同意这种描述。

别用致富速度来衡量智商。有人发财靠智慧,有人靠人品,有人靠运气,具体怎么分,你们得问上帝。


这个产业到目前为止,含金量很高,但含智量就未必了,我弱弱问一句,这样一个产业,需要天才么?

 


再说盛大,从2006年巨亏的财报,一直到2007年令人惊异的复苏,盛大确实没有表现出天才的一面,只表现出了坚韧的一面。


尽管盛大的财报很漂亮,我还是想退一步说,就算盛大的财报不好看,有一个事实也不容否认,在游戏界,陈天桥只有一个,史玉柱不会只有一个,可能还有很多。

先驱的下场时常是牺牲,盛大运气好,没有牺牲,经历了很多的转型,为行业不断找出新的赢利模式,受益者想来也包括许多后来者。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更愿意说,陈天桥是这个行业的“工兵”,他不仅为网游产业垫了基,引发了爆发式的成长,像黄埔军校一样为产业培养了一批人才,还为产业尝试了很多转型的可能,试图找出更健康发展的模式。而我个人更喜欢的也是“工兵”,而不是“天才”。按照史玉柱的理想,靠天才,能够使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致富,但是一个“工兵”,可以使很多人有饭吃,有果子摘,并且安心驰骋,不用再担心马路上有大坑。

陈天桥不是天才,盛大这个平台只够广,不够高,史玉柱也不是天才,尽管能把脑白金这么宽产品做的这么火真不是一般人,但是在网游业,巨人只是由盛大挖走的团队,在盛大这个“平台”上结出的硕果,只不过墙里墙外而已。所以,史玉柱也不是天才。

所以,网游业最受瞩目的两个人都不是天才,你说我们还非得死乞白赖地要天才干吗?


还不如多几个“工兵”,多几个平台,多一些探索精神,用积聚的财富,像盛大那样投向创业者,为产业作些实实在在的事。这远比探讨谁是天才,更加有聊。

2008-03-10

看这部片子是去了电影院, 跟好久不见的gf,去了好久不去的电影院,前半截吃爆米花喝水看时装赏风景(片中的),看的没心没肺的,又加上删了激情场面,主人公的爱情显得更加牵强, 而后半部冗长的臆想的道歉场景看得我差点想退场,看在4分钟精彩长镜头的面子上继续等待,然后猛然的转折,结局很震撼,震撼到让我一分钟之内就从没心没肺变成哭得像个傻瓜.出来吃晚饭,眼前漂浮的全是敦刻尔克沙滩上男主人公败血症而死时灰紫的唇,和女主人公在地铁站漂浮尸体上苍白的脸,石锅拌饭,全不记得拌了什么.
片子很英国,女人生活很沉闷压抑,怎么会不对生活产生妄想,那种宁静的英国乡村是我这种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休养生息的微笑,而不是对colorful life充满向往的女学生呆的.
巧的是我最喜欢的美剧<dexter>里也有个英国女人,lila,最终被dexter手刃的情人,跟<赎罪>中的cici一样,也是平板身材,平板舌头,是个同样被妖魔化的危险的英国女人.
很多有关英国女人的片子,她们对生活的那种主导作用让人印象深刻,简爱,呼啸山庄,缘分天注定(serendipity),最终她们引导了各种小概率事件.lila对自控能力几乎坚无可催的dexter一度也产生了近乎催眠的影响力.
这片子引发了我对妄想很感兴趣,不仅因为妄想力是一种有力的思想,还因为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有妄想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生存的时空简直要分裂.最终他们自己也得到了肉体或精神五马分尸的惩罚,他们本来都是美丽\有文化\有才情的人,本来可以成为世界的风景.我很想知道,怎么样正确地让妄想力成为创造力,而不是毁灭力.

 –原发于xiaonei.com

昨天,看到《10天内两名员工接连跳楼华为表示纯属偶然》,我实在是愤怒到无语。这个企业太缺乏自省意识了!太冷漠了!

什么叫偶然?什么叫偶然??!!两条年轻的生命接连十天选择“偶然”地去了,而且都“偶然”选择在公司里跳楼,当然就算你不说“偶然”,法律也不会让企业抵命的。然而,“偶然”说出口,凉薄也就入了心,对于企业来说,企业员工即使不说亲如子女,起码也是负有一定的监管责任。两名员工都很年轻,年纪可能比任正非的儿子要小,情商不足以应付巨大的社会压力,父母亲人可能又都不在身边,在企业中时时面临着被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淘汰出局的危险,企业只知榨取,不知养育,一旦有经济或感情变故,他们势必觉得没有后方,没有基地,没有依靠,他们的事故是偶然的,但是他们的脆弱确是必然的!10天发生两起事故,华为不去反省如何避免(即使仅仅是出于道义的责任)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故,却慌张地急着推卸责任,用“偶然”来做挡箭的盾牌,如果人有人格、企业也有企格的话,他们的格着实的猥琐!


5年前,我担任盛大总裁办主任的时候,曾向陈天桥热情推荐《华为基本法》,这也几乎是中国知名企业当时最全的一部企业文化全书,后来华为高管也曾来盛大交流。这是我对华为的“先入之见”,那时提到华为,我反应的第一个词是“坚韧”,而今提到华为,我想到的第一个词是“凉薄”。


半年前,因为怒华为万名工龄九年员工的大裁员事件,我写了1篇博客,也被网易转载,评论沸沸,不乏板砖横飞,我更怒,又写了一篇,干脆上了新浪首页,指出即使裁员不违反《新劳动法》,其动机也实在令人鄙夷,员工即使拿到钱,欢欣之余也难免心寒,企业实在是占小便宜吃了大亏,等于把打天下的将士们都转化成了雇佣军,以后官方意见出台,华为也中止了裁员,低调处理保全了华为的面子,算作这件事的收尾。
我不想就事论事,再度陷入裁员时那类无谓的口水中,这么多事情加在一起,可以很明确地显示出,华为人力资源管理的理念有严重的缺陷,因为毕竟不是每个员工都是任正非,都可以毫无家庭意识乃至七情六欲地为华为献身。而更严厉地说一句,华为赚了钱,交了税,却颠覆了员工的生活、梦想乃至生存的信念,这样的企业,对于我们所追求的和谐社会而言,罪孽大于贡献。

一件小事,让我意识到了我和朋友修养的差别。

在上海,去一个朋友家玩,他最近失恋,日子过得很懒,简直就是十年前的我,当然我现在也不算很勤快,特别是在工作上。

于是我们有机会就互相指责。

当我指责他很懒的时候,我说,你这个猪头!你懒得像猪!

当他指责我的时候,他说,你像一只加菲猫!

恩我觉得他比我措辞好很多,即使是朋友之间。这就是修养和礼貌,和文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