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31

       最近看了本书,《The Apple Way》,中文名字超傻,叫《苹果电脑案例:在挫折中成长》,不过正是挫折二字让我下了单,所以我也很傻hehe。

       越是发展得顺利的企业,越是有个性、令人喜爱的企业,越容易陷入巨大的危机。其实许多知名的企业经历过濒死的时刻,阵容名单要多豪华就有多豪华:老牌的,从走进“微通道”死胡同的IBM,到被美国人民“最动感情”地抵御了十年之久的雀巢、再到三星,惠普,当然,还有偶们广大网民很熟悉的网易、盛大,甚至中国雅虎。网易被财务丑闻搞得差点摘了牌,股票一度跌到1毛钱(据说还曾经4分钱),作为俺曾挥洒过青春的盛大,则由于其饱受争议的“盒子”计划,被形容为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从华尔街的宠儿一坠为迄今为止PE最低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国雅虎就更甭提了,刚刚诞生的雅虎“光脚文化”即刻被人指责为“就是光屁股也不管用了”……


        要说企业观,作为一本管理杂志的前总编,我是更关注企业领袖的,搭着美国人便车在股市爬上去的人不是我顶感兴趣的,创造历史的人是我更感兴趣的。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盛大跟苹果很相似,一个精彩的领袖,一个出色的战略,导致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豆瓣上一位名叫秋个庐主人的朋友很好地表达了我看完书的感受:“苹果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它总是用非MBA的方式演绎商业之路。总是告诉我们无论成功和失败苹果都是用一种更有创造性的方法。更加意气用事的成功和失败是这个追求商业完美的反动。”

       苹果很酷,能够从一段意外中,再度精彩。“反动”的ipod和iphone开辟了苹果的新纪元。而从本性上来说,陈天桥和乔布斯也很相似,热爱创新,热爱到了超前历史的地步,他们容易犯下巨大的错误,但是看一看他们的态度,他们创造历史,而不是跟着历史走。别人搞了三四年网游没有市场,盛大发明了自己的电子商务付费体系,点燃了一个几百亿美金产业的引爆点。之后又第一个尝试免费模式,战胜了mmorpg传说中的“死穴”。

       我知道现在很多人对盛大还是很绝望,特别是重新提到了“盒子”,虽然我一直都说,“盒子”的失败不是战略的失败,是时间和执行者的问题。况且,盛大有足够的资本去赌,苹果不赌ipod,谁知道一个并不新鲜的mp3能为人们带来如此多的欢乐与想象空间,启动了一个崭新的时尚时代呢?

       有一个正确的领袖,就有一个值得一赌的企业。我想今天这个时刻,就像赌苹果一样,赌赌盛大也是个很好的选择。毕竟人放在那里呢!这是我的“团队观”。

       至于马云,是我认为更值得赌的一位企业领袖。从8年前作为记者采访马云,对我来说,除了绝顶的聪明之外,他最大的个性魅力就是既能保持极端的狂热,也能保持极端的清醒。中国雅虎经历了无数饱受非议的肆意时刻,其实有淘宝、支付宝的前景支撑,雅虎就是再怎么“zuo”,也不是生死问题。马云不是没有赔过,淘宝一年据说至少赔4亿人民币,加上据说中国雅虎一年赔6亿,都没把阿里赔死,你说阿里会不会死?中国雅虎会不会死?顺便说一句,我个人认为,淘宝是一家将比在香港上市的阿里B2B更值钱的公司。赌一赌吧!

     前几天跟一位我很喜欢的做教育的博有学识的企业家在国贸吃饭,说到我喜欢的企业家,以前的标准是有极度的控制力,创造历史,最近加上了一条,就是有足够的资本和勇气去输,这样才能够有大赢,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人人都不想做先烈,都想别人趟完雷自己去捡金子,这样的产业没劲。我用了一句白话,我心目中尊敬的企业家,除了会赚钱,还得是让人特心甘情愿跟着哪怕是火坑也一起往下跳的那种人。尽管我已经从两个“火坑”里爬上来了,但是,陈天桥和马云,正是我心目中两个这样的人。
    顺便说得更明白点,省的那些无聊的人嚼舌头,盛大和阿里都是我前东家,我是全中国最变态的念旧型离职员工兼免费枪手哈,虽然我业界人缘混得很一般,但我敢说各位同学如果离职都有我这境界,估计肯定不愁找不到工作

2008-01-28

昨晚在聊天中被某老大誉为“兴趣爱好很广泛”。因为我从一礼拜去两回戏院听京剧,忽然又变成了歌特摇滚的超级粉丝,迷到满世界要求我认识的音乐圈老大们组织活动请HIM来中国演出(还未获首肯)。同出芬兰的Negative去年来过,不过才华比HIM差远了。

音乐这个东西很适合解压,特别是在IQ卡欠费的情况下(就是很笨的时候啦),而且很合适交友,昨天我就跟老大说,比如校友录吧,就不合适我,恰同学少年的那种情怀,靠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的动机,偶都木有了,只有音乐网站可以让我不知疲倦点下去,而且点完了心里一点不惆怅。

我眼下最痴迷的音乐站是last.fm,英国的。结构设计简介清新,信息丰富又井井有条,而且超多甚有品味的“小众”艺术家,深得我心。欧洲人民就是有艺术品味,尽管我老了还是要退休到美国去的(到迈阿密去做连环杀手是目前首选),但是在灵魂上目前已经暂时叛变了。youtube有文化品位吗?没有!facebook有浪漫情怀吗?不多!这只是小小的一条依据,其他的还有很多。youtube流量大,但是能分众吗?一点。facebook能分众吗?很难。last.fm,我搜了一次HIM,就知道发给我其他曲风相近的歌特摇滚乐队的名字给我,虽然未尽精确,但仍旧可圈可点。既然几乎每个人都会爱音乐,听音乐,last.fm超过facebook不是一句空话。

所以08年,偶的两大心愿,一个是到欧洲去听HIM的演唱会,另一个就是看到last.fm崛起,成为比facebook更值钱的网站。

终于听说了HIM主唱Ville是个双性恋,还好不是同性恋,喜欢他是因为他对人生理解如此本义而且丰富,真的很有诗人气质,看起来黑暗世界的演绎手法(有些扮相绝对是holloween的灵感),会更让人体会到世界的温暖与热情,至少对我来说感受如此,虽然这段句子这么直白地表达出来一种微妙的情绪,真是多余呢。还有,因为他化浓妆,我就去买了几条领带,看看反装是什么个效果地说。

没有互联网,真难想象这一切会发生。

今天扎堆去了一个被某总惊奇地问我为什么会去的“互联网高端商务合作”(传说中的张本伟童鞋办的)论坛,跟几个我不认识也没记住名字的人就糊里糊涂争论起交友网站,到底是朋友都是不认识的人更好玩,还是朋友都是认识的人才好玩。

争到一半,被80后的旗帜人物李想童鞋一棍子把偶打死说,别争了,肯定是认识的人好玩。

为什么捏,他没有细说。为什么捏,偶就不是酱紫想滴。跟认识的人玩,偶难道不能用msn和QQ嘛,干吗还facebook呢?

多玩网著名的玩物丧志创始人李学凌童鞋也支持偶的观点说,网络游戏就是不认识的人一起玩的典型,加起来岂不比facebook大多了。这么多年,偶终于头一回发现了李学凌童鞋与偶观点一致的moment了。



脸谱-校园社区,认识的人

myspace-个人主页,不认识的人

last.fm-音乐交友,不认识的人

网络游戏-娱乐,不认识的人



投票投票!听声音大的。

2008-01-22

Declan,来自英属爱尔兰,音乐神童,天籁童音。




Ville,芬兰,歌特摇滚代表乐队HIM(恶魔殿下)主唱,黑暗王子。




不知道自己更爱哪一个?

Declan,天使般纯净与明媚,看着14岁的他清澈如水的眼睛,唱《An angel》,是一种温柔的、勇敢的,让人心碎的感动。

Ville,鬼魅的面容,他化着浓妆演唱的《Join me in death》,或者现场版涂着烟熏眼圈泫然欲泣地唱着《Gone with the sin》,一定有很多人受不了。我选的这个MV还随地吐痰……

喜欢Declan很容易,是一种自我肯定,喜欢Ville也很容易,是一种自我沉沦。

向左是天堂,向右是地狱,为什么我都想去?

这几天挣扎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爱Ville多一点,自我沉沦比自我肯定容易。

恩,也许我骨子里不过是想做个坏人吧。

其实ville只自称为“俏丽的简单人”,痛苦欲绝是因为太渴求完美。Declan会成长为一个阳光男人,几乎肯定,但是Ville,我担心他会吸毒,他会同性恋,他会自杀,尽管他其实都不会,但我就是担心……

所以,你们知道做一个坏孩子的好处了吧。

前不久苏州举办了一次网游企业的活动,虽然其时我忙着研究自杀者心态、歌特摇滚和年前物价曲线等等,没有功夫去参加,也没有太多功夫做预测,但是有一个话题还是不出我所料,那就是什么华尔街不认可网游概念、网游股价低迷,肯定又拿出来说了一顿。

其实本来我懒得说这个话题,但看到苏州归来,伟大的盛大总裁唐骏同志又发表了一番伟大言论,解读他心目中的所谓“盛大华尔街战略”,首先我不认为他这番言论真的正确解读了“盛大华尔街战略”,其次我得说,他的所谓“战略”着实的不靠谱。

网游公司市盈率为什么集体低迷,虽说大家经常结队嚷嚷,但的确是各家有各家的问题,具体我就不细说了,免得碍了艾瑞、易观什么的财路了哈。既然唐骏跳出来强调一下,我也强调一下,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几家网游公司,市盈率大多数20-10左右,最大的网游公司盛大的市盈率最低,这几天已经逼近了10左右。唐骏为什么还这么肯到处宣扬自己的经验说,大概是想给大家做个“反面教材”。时机很好。

例外的有两家,一家是纽交所上市的巨人,另一家还不太受关注,就是在香港上市的网龙,前几天美国次级债第二波没闹很凶的的时候,网龙市盈率一度高到了150多,简直跟伟大的阿里巴巴市盈率有一比(希望阿里的同学看了表扁我)。

再看看唐骏介绍了盛大什么宝贝经验:

唐骏认为,盛大这种“广撒网,多捕鱼”的产品策略能有效帮助盛大应对资本市场压力。每年只要有1、2款成功就够了,这就能达到华尔街的要求。他认为,华尔街对企业的要求无非是,稳定,有一定的增长,“他们就很幸福”。

 “他们希望股票买了,搁着3年不用管。但游戏业务真的很难判断,即使是所谓的大作,其表现也未必真名副其实。后来我们决定,每年都推10款新品,10款都成功很难,但都不成功也很难。”

俺用民工的语言解读一下哈,唐骏这种战略,就跟俺们民工买彩票的战略相似,一回买十张彩票,10张彩票都中很难,但是都不中也很难,这就是他的战略。

恩,这种所谓的战略相当的有误导作用。我更直率地说一句,这种战略只是目前盛大的“现象”,那是因为过去一些扩张的新战略没有实行下去,所以导致了目前的观望,但从一名盛大前员工的角度来理解,这绝对不应该是盛大未来的全部图画,或者什么借以突破华尔街的狗屁“战略”。唐骏阐述的“彩票式”商业模式,从来也不能代表盛大的过去、现在或者将来。尽管盛大已经是一家收入很好的公司,但是从盛大开始做的那一天起,陈天桥的心目中就有一个比这个“现状”宏大得多的蓝图,这也是我一直很佩服他的原因。所以我也对将一个如此富有想象力的人解读得如此无聊感到生气。

 唐骏还借打击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来抬高盛大(微软商业模式是全世界最好的,但这种垄断企业只能有一家。相比之下,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只是听上去很美,它在中国销售的模式,做起来太难。)从我个人理解,这相当不代表盛大的观点,当然我懒得反驳他这一点了,多么无聊的一种自我肯定——他一生唯一的事业。就算用民工的“成败论英雄”理论来解读下,一家市值20亿美金的公司,号称自己的商业模式比一家100亿美金的公司“商业模式更完美”,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找错了总裁,所以把如此“完美的模式”做的如此超级不值钱了。

斜体字均为采访中唐骏引言。

2008-01-21

  

因为姜岩的喜爱,也研究了下恶魔殿下(HIM,全称是His Infernal Majesty)这支乐队,隆重地推荐给了pre-BF。被他命名为satanist.

   非常有个性的乐队。柔美的调子,演绎的都是生死故事。冷到底,冷漠高贵,反衬心底压抑的激情。一开始听上去很死亡气息,听过几遍之后,觉得是种永不腐烂的魅惑。

  略翻了一圈,最喜欢的是Gone with the Sin这首,算是怀念吧,被葬送的可能是很多事情,青春,爱情,梦想……喜欢Ville低音的时候,更喜欢其中一版MV里,他非常男性的一种模样,只有目光婉转、眼波瞬间倾泻的魅惑,依然如故。

现场版的时候,底下的歌迷爱死了他,在台下欢呼舞动,他一手拿着香烟,一手拿着麦克,一身全黑,把这首慢摇滚加了美声慢慢地唱,风吹动他的红发飘了满脸,他却毫无表情,连惯会放电的眼神也不用了,哎,真是很酷!在我看来,他充满死亡主题的歌,只是为了教我们珍惜当下而已。

准确地说,我从来没有欢迎过每个人都来我的博访问,我写我的,谁爱看谁看,我只要自己写得问心无愧就行。

为了讨论问题的留言,我从来不删,但是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或者无根据地对我的品性进行诬蔑的留言,必要时保持诉诸法律的权利。

所以谨告各位读者,本博有深度,有阅读障碍请绕行。当然在意见讨论之外,读者有对我本人表示各种鄙视的权利,太有了!但重申一下,如果看我不顺眼,而且真的忍不住,可以回家跟妈妈说,到国务院跟信访办说,到联合国跟秘书长说,但真犯不着在这里说。非想跟我挂上点关系,实在忍不住,回家找个巫毒娃娃说也行。

体面的路都在这里了。

下面就等着新浪开通封IP功能了,人还是最好不要自轻自贱到这种程度了。

2008-01-18

       猛然地还是发现世界上有两种成功,一种是做牛B的事,结果导向,一种是牛B地做事,过程导向。互联网企业喜欢做得比较急,比较快,以前是占山为王速度占上风,从某一时刻起,我突然觉得,还是牛B地做事,比做牛B的事更重要,和谐发展、有持续力,现在更靠谱。

   

       我这人比较浮躁,效力过的公司比较多,喜欢哪个公司我就献身去了,因此十年居然换了4家公司,按目前市值排列,分别为10亿美金,20亿美金,几千万美金和100亿美金,都是IT类的,还有一家非互联网类——三农类的公司,40亿美金。(貌似这是一个弄清我口味的线索)

  

       40亿美金的公司是8年做起来的,结果很牛B,简直比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发展的还快,这也是吸引我放弃早已习惯的江南烟雨跑到北京来的原因,当然更著名的还有其“把人当牛使”的企业文化。自打我秋天做了一次手术之后,我个人的口味就变了,特别是在党的十七大精神指引下,我开始觉得,和谐比发展重要,过程比结果重要。一件事很牛B,但是它的结果不一定会持续很久,牛B地做事,才会从过程到结果都圆满。

  

       正好,从40亿美金的传统公司出来,我又接到了一家70亿美金传统公司的猎头电话,一个直接向总裁汇报的职位,倍感荣幸之余,我也对这家70亿美金公司的发展略微做了些研究,这家公司的历史很长,超过了100年(猜猜是谁),他们曾经市场占有率第一,但是新的总裁上任后,改变了战略,放弃了中低端产品,而集中精力在高端产品上竞争,现在如果算整个行业的市场占有率是比过去低多了,但是利润则远非行业二三名企业能比。

  

       我非常欣赏这个新总裁的策略,也很欣赏他的个性,每位中高层员工过生日都会接到他亲自打来的问候电话。同时更加肯定了我的结论:和谐比发展更重要,做牛B的事不如牛B地做事。做牛B的事,只能传颂一时,牛B地做事,可以回味一世。

   

       什么是牛B地做事?最近跟10亿美金的那个前老板来往很多。而且承他启蒙,我居然再次毫无征兆地踏入了一个全新的行业。我至今很怀念给他打工的日子,更感谢他引领我进入新的生活方式(工作就是生活方式的一个部分,我这句话曾经惹毛了阿里前coo)。上一次在他手下,当时也是对我来说全新的行业,当时就是喜欢他的产品,我找上门去夸他们,居然就被收归旗下,做了一个几乎从来没做过的职业。那个工作我很喜欢,恩,依靠天赋,我做的也算行业中上水平了(反对的同学可以留言),但是作为一个大企业制度约束中的员工,我的作为也不可谓不烂,成了企业里一匹野马。然而我的老板,他也是我见过最有包容力的老板,宽容甚至纵容着我们的个性,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我们每一点跟他有关无关的小小不快乐,并且为我们化解。有的公司反复教导我要“适应环境”,恨不得给我上裹脚布,只有这个老板曾经很真心地作出努力,甚至调正自己的环境来适应我。当然,现在我做过的公司怎么说加起来市值也有快200亿美金了,自己没裹过脚也见过裹脚走路什么样啦!hehe。

   

       所以当最近有一天前老板把自己的msn名字修改成:步子要大一点,心要狠一点。让我笑了半天,因为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温柔的人啦!所以也只有这样,他才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

  

       就这么和风细雨地,他也做到了10亿美金,这样的成就,我很喜欢。

2008-01-15

得了很重的感冒,不停地唏嘘。

这几天北京很冷的缘故,今天最高气温是零下三度。今天还出去了一趟,被召唤到了遥远的中关村,所需要的沟通。事实上就是半个小时写个1000字的信息摘要而已,但我还是去了,因为即使没有这个必要,但我有这个能力。

昨晚上用女友的卡在ann taylor的网站上美美地shopping了一把,羊绒毛衣,羊绒手套,羊绒围巾,我的女友是超级shopping行家,还总能搞到一大把的coupon,物美价廉,很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啊!买那么多羊绒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喜欢那种柔滑的感觉,爱抚般的。其实最近刚买的羊绒毛衣,买了就做了家居服,有时还穿着睡午觉。

半夜另一个法国的女朋友也来了,她也是超好的服装顾问,把我选好的链接一个一个发给她参谋,她也show给我最近买的得意物品,真是温馨时光啊!

因为冷和感冒,好几天没怎么睡好,早上头疼,msn上跟人八卦,结果八来一个很忧伤的故事,一个31岁的女子因为丈夫(27岁,原在盛世长城工作)有外遇(23岁)而精神极度抑郁,在丈夫家人不断指责她“不识大体”不离婚等等的刺激下,从家住的24楼跳下,而眼下由于丈夫拒不露面料理丧事,只委托哥哥出面给出特别潦草的告别方案致令女方亲属无法接受,已经停尸2周无法下葬。女子的姐姐在妹妹自杀当晚陪伴在妹妹身边,但是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那一瞬间,落地窗大开,屋里空无一人,姐姐下楼去找,这边没有,那边也没有,终于有一面,一个邻居说,好像看到一个人掉下来,腿一软、瘫倒在地……自杀女子是无助的令人同情的人,但是姐姐的这一刻,是她的“业”。

朋友在msn上说,人无论如何不应该自杀,我说,人都是要死的,人有自己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比如为了和平,但是为了不爱自己的人而死是个不够有尊严的理由。女人是脆弱的,丈夫出轨可能使一些女人会感觉人生毁灭,或者尊严被践踏,我非常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脆弱的女人会很容易得抑郁症,我想许多人、特别是女人甚至都会有一些多多少少轻微的抑郁,特别是在高收入、忙碌、压力巨大的外企一类的地方工作的人,在这个越来越不完美的世界。但是为什么结果不是离开他,最终平复自己,然后去下一站找更好的人生伴侣呢?其实,每个人终归都是孤独的,婚姻也终究只是一张纸。姜岩在博客里问自己,这个男人真的是我挑的吗?其实,既然那种相依为命的依恋已经消失,留着婚姻真的有意义吗?而他是不是还有个第三者,又真的与她相关吗?为什么要那么绝望地去挽留一个对自己没有意义的人,来维系自己的尊严、或者用伤害自己来让他难受呢?

抑郁症很害人,张纯如为了南京大屠杀而抑郁自杀,虽令人叹惋,但真是令人尊敬,令人怀念。但为了男人抑郁,真不值得,想想天下男人差不多三十亿,如果认真计较起来,没有几个是完美的,岂不是要死二十多亿,那还有谁来搞GDP?所以,真想告诉天下的MM,不如就当男人是风景,不合看几眼离去,合则留下温习,最终自有最美的一块地方留下你,何必随便走到哪里见到头一棵歪脖树就吊死。

而且我的主张,不要为爱付出太多,特别是付出金钱,或者显而易见的社会地位不对等。有些心理不健康的男人一旦处于弱势,就会当你是刻骨仇人,不管你是他老婆还是谁,他们就是这种动物。更何况有自尊和责任感的男人不到生死地步不会花女人钱的。我有很多很穷的男性朋友,他们依旧都是非常自尊、非常懂得给与的人。

我前几天也挑战自己的爱情观,比如,如果我爱上一个人,而他后来发现有艾滋病怎么办?或者,我会听从内心的召唤,爱上一个在谈话中让我如遇知己、但是却身有残疾的男人吗?这样的想法太极端,也许我还是希望什么挑战都没有,就平平凡凡地拥有每一样不用让我分心的事情。但是,也许我可以做到的是,假如生活非要酱紫挑战我,我也是搞得定的,说不定,爱情也可以治愈艾滋病或者身体的残疾。

当然,果真治不愈,我也保持走人的权利。

2008-01-14

(私人日志)

按理应该过段滋润悠闲的时光,想不到搞得快精神分裂。

最近大脑在三条道路上同时发力奔跑,武功盖过了三头六臂的哪吒:研究一个有100多年历史的传统企业,揣摩世界上最搞不定的一群人的行为轨迹,再加上还忙活这属于扔20个石子也冒不起来一个泡的那种具体事物,感觉像是跋山涉水加100米短跑同时来的。

于是今天脑子很混乱地上街,买回家一件巨难看的衣服。

一个女朋友还有2天就是生宝宝的预产期,一个男朋友的父亲突然去世了——好像还不到60岁,上次见到他时还是一片繁华喜悦富足的人生景象,前几天遇到了一个让我觉得很震撼的人,心情也随着他几度悲喜……
候选男友这几天在南非,还招致一刻薄网友的一通刻薄嘲笑,反正我的bf就没有一个是他不嘲笑的。嘲笑的理由是南非据说艾滋病率高达40%,去过的都是高危人群,暗示我招惹一个南非人民简直是二百五加十三点。哼,如果是这么回事,我就当做慈善了,连偶国总书记和总理都跟艾滋病人握手了呢,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我就是要以实际行动表示我们中国人民绝对不歧视南非人民,而且我们有能力防范艾滋病!不过我还是趁着那哥们在飞机上上了一会儿网的功夫,赶紧传达了为了我国安定团结和谐发展他必须小心谨慎的方针,唉,真是破坏意境呀。

女友约我下周去参加一个读书会,叫静思什么的,心里面最近实在是塞满了太多东西,静思下也许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