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1-26

 个人站长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群体,从骨灰级站长高春辉的坚持不懈,到泡泡网李想的稳健执着,从康盛创想戴志康的韧劲十足,到我爱打折网女CEO韩华的秀外慧中,跟他们一起聊天,我觉得充满阳光。

周日参加了这样一个个人站长们的聚会,主办方是提供论坛支持软件的康盛创想和分众旗下的艾瑞市场顾问机构,气氛很2.0,5个主讲人是现场投票决定的。气氛也很民主,康盛和艾瑞联合耗时3个月,做出了一份针对个人网站商业前景的分析报告——大概是首份面向个人网站的报告。

个人站长曾经很艰难,康盛网站最初的从第一行到第几十万行代码,都是戴志康一个人写的,韩华放弃了年薪很高的工作出来做个人站,最初很长一段时间每个月收入还不到1千块,李想经历的风波,你们更都是看到了,只有高春辉还好一点,可是生一个孩子被领走一个,情感的波澜起伏也可以想见。

比起99年互联网创业的时代,现在的个人站长们有更清晰的目标——做喜爱做的事,交值得交的人。更集中精力,也拥有更自由的灵魂。大多数个人站长不需要vc,就小成气候。泡泡,我爱打折,至今都没有vc,高春辉也一向是天使创业一肩挑。马云就算跟孙正义融资只花了6分钟搞定第一笔投资,毕竟还是花了6分钟不是?

创业的门槛现在变低了,土地肥沃,百花齐放,东方不亮西方亮,有才华的人更可以靠才华而崭露头角,前网易总编、狗狗网和多玩网创始人李学凌说,现在创业,最重要的是找到你喜欢的事。这比99年的时候,当红模式如走马灯似地变,和如同等着天上掉馅饼那样等vc等等,这些个人站长们的心态和人生经历,是多么令人羡慕地阳光啊!

我主张人要能吃苦,但是一定不要吃些会留下心理阴影的苦。如果被过度蹂躏,无论是被vc还是被客户,很容易留下阴影,不容易很厚道。好在这些个人站长们大部分都非常厚道。

互联网是这样一个世界,因为网民的选择,一个建立仅10年的门户,影响力可以超过有百年历史的报纸或者有深厚资源的电视媒体;互联网也还将验证,这些个人站长,现在还是互联网世界的“中小企业”,一旦他们联合起来,他们的势力将超过

所有人。

在网络上,你很难当很久的霸主,这是网络命中注定的。





戴志康





高春辉


2007-11-23

观点:如同博客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明星们宛如亲切的邻居。播客也将给生活带来深刻的改变,它将带给我们这样一种精神—–做自己生活的导演。它甚至会成为进军好莱坞的捷径。


 


好莱坞,全世界的情人。每年生产数百部电影,至少会有一部让全世界如痴似狂。电影为好莱坞每年带来数千亿美元的收入和数十亿的观众,更让许多平凡女孩顷刻成为闪耀的明星。


去好莱坞,可行的方案如下:


路线一:北京或上海起飞,飞行13个小时,抵LAX洛杉矶国际机场,驱车向北1小时,抵达好莱坞。


路线二:跟随李安、成龙、吴宇森,沿着日落大道,携着中国功夫,闯入好莱坞。李安拍了20年,成龙打了20年,吴宇森导了20年。而许多中国导演,还在门外。


路线三:如果你年轻美貌,对自己的魅力有足够的自信,也可以尝试在离好莱坞不远的中国城安顿下来,然后每天徘徊在沿星光大道通往“中国剧院”的热门酒吧中,设法钓一个有钱的男朋友,然后挤进好莱坞。


不过眼下,进军好莱坞有了更直接简便的办法。创建一个属于你的新浪播客(比如登陆 you.video.sina.com.cn),你的影片,同样能吸引上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观众。也许有朝一日,你的才华和你的影片就将打动史蒂文 -斯皮尔伯格、彼得-杰克森或者乔治-卢卡斯,并成为他们的灵感合作伙伴。


进军好莱坞甚至不必如此世俗,你的播客就是记录者。日落大道的棕榈树摇曳,光与影的韵律,是美丽的。母亲的精致妆容,与爱人分享的烛光盛宴,甚至那承载过企盼的旧百叶窗,在你的生命中,它们就是属于你的最灿烂的星光大道。


如果说Youtube的流行,土豆的风靡,让我们有了更直接获得视频资讯的渠道,重温周星驰的青涩时光,怀念克林斯曼的经典进球,而倡导原创的播客,则为个人媒体作者们,打造了一个真正立于平地的好莱坞工厂。


播客可能要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就像在没有博客之前,你无法想象,比尔.盖茨可能通过翻译软件,亲自阅读你在博客中写下的对微软的意见,而政府决策者们甚至也有可能采纳你在博客中表达的对企业管理的看法。


播客将开启一个更为激动人心的世界。它的影响力,也许将超过目前所有电视台的总和。资深投资人王冉曾评论新浪视频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嵌有“新浪制作”印记、以新浪自制的原创内容和网络直播为主的网络电视台。所以,新浪未来的视频之路将绝不仅仅是一个美国YouTube 故事的中国版演绎,而是一个比YouTube大得多的打造中国最大主流媒体(而不仅仅是网络媒体)的故事,是一个冲破网络广告市场的围墙、从而占整个中国广告市场6%的网络广告市场跻身拥有42%左右份额的电视广告市场的故事。


播客甚至为个人孕育了激动人心的商业机会。时下,新浪知名博客的平台,已经为博客主人们带来了除影响力以外实实在在的商业收益,这种收益,很可能超过一个资深媒体记者的收益,而未来的新浪播客,很有可能如同个人网络电视台,也会带来可观的收入。


而我更认可是的是,播客还将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态度。如同新浪博客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明星们宛如亲切的邻居。新浪播客也将带给生活深刻的改变,它将带给我们这样一种精神:做自己生活的导演。在未来的生活中,这种精神是如此地被每个人所需要。做自己生活的导演,新浪播客,将成为每个人的人生梦工场。

2007-11-19

写在看色戒之前)

身为张迷的我,对张爱玲,除了半生缘之外,几乎是篇篇都爱。有许多看了几十遍,比如金锁记,沉香屑——第二炉香,小艾,一个落魄大户人家的女儿的故事,还有生了五个女儿的那篇,名字都忘了——抱歉最近受刺激太多,忘了许多事,包括所有银行卡的密码。

但是色戒,于我而言,是比较晦涩的一篇,看了许久也不懂。后来看了这次说道的原型故事——郑苹如与丁默村,才勉强懂了,因为不是丁默村要杀郑苹如,而是丁默村的老婆。这样,才真的有些两情相悦的色的况味。

看网上一片色戒热评,就有点不大懂,因为自从听说了色戒的两个男主演:梁朝伟和王力宏,就觉得味道不对,气质对这部戏而言,太奶油了。看了点片花,果然。打麻将的太太们都是名角来的,气氛烘托得差强人意,珠光宝气的那种气氛没有见到。意外的是差不多是全新演员的汤唯倒的确是演的很入戏,难得。

当然选梁朝伟演易先生我还能理解,让我想起《阮玲玉》中的唐季珊。唉,可惜张国荣不在世了。我想那时候,跟张曼玉搭戏的梁朝伟是懂得色的,而现在呢?他的结婚新闻实在是让我对他本人都敏感度下降了。而他对刘嘉玲绯闻的无为,也让我不懂他心中的色到底是如何的面目。

王力宏就完全不靠谱,只觉得他通篇都很话剧,一脸正气的样子,煞似红灯照的李玉和。我觉得,要是拍一个男色和戒指的故事,也许他倒可以演的更好。我暗自想,即使为了票房见,如果周杰伦来演这个革命青年会不会更好,我记得原著里说王佳芝本来想爱邝裕民的,毕竟是革命同志,可是邝裕民总给人感觉不是托付一生的人,才罢了。我想倘若是陈小春来演,估计要靠谱点罢。

汤唯的确演的可圈可点,原型郑平如非常美艳,是中日混血,父亲博有学识,母亲是名媛,一看会让人嫉妒提防的那种,所以她的事情很快败露了。而汤唯,演出了小说中的一个谜点:为什么她成功周旋于易先生夫妇之间?于易先生,她是非常有风韵的少妇,而于易太太,她是乖巧的女孩儿,那点分寸真的很难拿捏。

炖着一锅汤,就跟一个南非的网友(在美国上班)调侃,他是个电影迷,还是个超级八卦的可爱男生,所以我们很谈得来。

我说,李安拍了部新戏,刚放,叫色戒,我犹豫要不要去看,你看了没有?网友说,也没看。就去搜了一通,然后说,哦,英文名字叫Lust.Cautions.看介绍,是关于性和战争的。

网友就问我是什么战争,我就跟他解释,那个女孩是一个老男人的情人,她成为他的情人,是因为她抱有一个杀掉他的政治目的,因为这个老男人是个汉奸——就是为日本人工作的人。(这么解释还算准确吧)

网友问,一直不明白,中国和日本都发生了什么?(程序员嘛)

我解释,二次大战,日本人在我们一个叫南京的城市,几天里就杀了30万人,所以很多中国人憎恨日本人。

网友问,那现在呢,日本人又做了什么?

我说,他们支持台湾,还想在海湾战争中重建军队。

网友依然不懂,我的史料也不够了。正好这当口我的汤做好了,味道很不错,我只好举旗投降说,其实战争的事情我也不懂,我还是对食物更感兴趣。

网友于是做了精辟的总结:性和食物,比性和战争好得多。

于是,我就不打算那么正式地计划去看这部电影了。不过为了纪念这场奶油的复仇,明天可以煮一道奶油菜花来表示一下。

路本来很遥远,而从时间上来说,他走得并不远。

我一直以为,有2个人是为了写字,活活累死的,一个是路遥,一个是王****。

尽管他们一个平实,一个狷介。

路遥死于42岁,王****死于45岁。

这是***最有才华的作家的下场。

很感谢新浪为他们开辟了网上的纪念空间,这比曹雪芹,还是好了很多。



在我的创作生活中,几乎没有真正的早晨。我的早晨都是从中午开始的。”路遥说。

如果王****那种澎湃的才气,是海边夏日的中午,那么路遥,就是春日山林中的中午。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20年前,第一次看《人生》的瞬间。在懵懂少年时,我喜欢看的读物都是异常脱离现实的,我对爱情最早的理解来自于《飘》和《红楼梦》,这两本书曾经完全把我的人生观引入了歧途,那时候,路遥用他的《人生》,打碎了我对人生迷迷糊糊的幻想,给了我一种震撼。



在生活中浸淫越久,越喜欢路遥笔下那种平凡世界的气息,人生充满了无奈与忍耐,也有着无数像巧珍一样执迷不悟的时刻,还有那块美丽的红纱巾,也许很多人都曾经有过——寄托在红纱巾里的,是张爱玲笔下沉香屑一般的臆想。



在深深的深深的冬天,因为近日的一场变故,忽然懂得了半生都不曾懂得的悲悯,心里的刀光剑影霎时就消失了,这平凡的世界,平凡的日子,也终于开始散发出正午的温暖。

路遥走了,把许多这样的早晨留给了我们,让每一天,都开始在最温暖的时刻。

2007-11-15



一个朋友前几天说,开播客是一种时代新精神,比开博客更进一步。因为播客更坦率,更直观,更好看。
霎时觉得俺有点落伍,不系最时尚IT女民工了。虽然上自己的视频,的确是个对自信心和透明度的挑战。


正犹豫中,惊见俺的母校浙江大学,居然都已经在新浪开了播客。看来,还是母校比我更时尚。


 


进去逛一圈,不好意思,尽管我杭州不停来来去去,还是错过了学校很多大事件,今年是浙江大学110周年校庆,当然,是那个合并前的。校庆的时候洒家正在新疆跟少数民族兄弟杀得落花流水。


好在一看,校庆的视频专辑多多。就算回去了一趟,而且木有被推销校庆纪念品,不亦乐乎。


还有郎咸平在俺们学校的演讲视频。居然有5万多个兄弟看过了。


一直想联络上北京的母校校友会,老同学们也总闹着要聚会,如果这个播客再接上个论坛,岂不是方便哉。


 


翻翻都有哪些大学开了播客。又想到,开播客其实是一种精神,跟做人一样的嘛。


以前我报考大学的时候,简直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校门朝东朝西,现在有了播客,校友们明了,等着考大学的孩子们也明了。


有播客的大学,也象征着“围墙”拆的比较彻底,风格比较亲切。不写博客的人不一定都不是好人,但是有播客的大学是更好的大学。


过去那个顺口溜可以改成:不上网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不开博不知道什么是开放,不播客不知道什么是时尚。


 这个顺口溜算我的。


 “公司不是家,婆婆不是妈”,说到这句话本来无可厚非。公司本来就不是你的家,但是结局常常使人伤感。
的确有时候,一家极具魅力的、令人自豪的公司会令员工产生一种错觉,公司变成了员工心目中的情人,付出劳动的同时,也付出了太多的情感,甚至把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家,不过,当然更多的企业只是营造这样的假象,一旦事关利润决不留情,所以裁人的人不得已狠心搬出这句话来。
最近听说几家有名的公司都在筹备着“全员竞聘上岗”之类的事情,人事风潮貌似又在所难免,难免又有人提出“公司不是家”这句提醒。换个角度想那些雇员的感受,我倒愿意给这些公司提供些建议,算是危机预案,以便不要搞得那么满城风雨,伤害自己的品牌。
要裁人首先不要让人觉得这件事很强硬,怕人胡搅蛮缠,企业先赶紧摆明自己的话语霸权地位:“我们决定了,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其实恰恰是拙劣的开始,劳资双方是平等的,人心也都是肉长的,你敬我我敬你是一般人的思维方式,而企业虽然处于强势地位,也架不住哀兵。
得出这个结论,我本人有两方面的对比经验可供借鉴,早些年我曾经捉刀进行过几次比较弱的零星裁员,被裁者之一,我充分肯定了他的个人能力,再提出他是否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他离开我们之后,加入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至今在那里有着辉煌的职业生涯;被裁者之二,我亲手给他介绍了下一个工作。他们的离开可以称得上从容体面,他们显示出了自己的素质,对比得我自己也显得很人性。
而最近我裁了一个人就比较拙劣,因为他尚在试用期,而且程度又确实差得比较远,我就对他不太客气,也没听他辩解,结果对方交接时就跟公司耍宝起来,虽然事情不大,但足以证明,裁员这件事情绝对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亲手招来的人,他的行为自然就是你的镜子。
当然我这点经验就很浅显,而且跟批量的或者不讲理的那种裁员是两个处境,不讲理的裁员,就是因为部门砍掉了,不管你工作努力与否,都得走人。那样的情况联想、百度都遇到过,不是最惨的,我两个朋友分别为2家全球500强的跨国公司裁员,一个在天津跟工人打交道,结果在酒店里遭到围攻,差点人被打个稀烂;另一个在美国奉命裁掉了一个买过来的波音公司团队,倒没人动粗,但被别人大把的眼泪泡的稀烂,回来差点得了忧郁症。
我后来想到这艰难时刻,该有什么解决办法,试着想想,倒不一定是赔偿款的问题,你真心地为他们的未来着想,而不是急不迭地将人撵走,比如把前波音雇员们高调地推荐出去,甚至花费一点精力请些培训来安排专长不多的工人们,也是应该可以平复的一种无奈吧!就算多给些法律之外的补偿,只为显得厚道,花费的钱总比品牌的受伤费用低得多。
雇佣时把人当贼,裁员时把人当无赖,我觉得这样的人力资源策略特别失败。举个例子,有家市值几十亿美金的中国公司,其用人策略在民间流传的口碑是这样的:只要你有脸呆下去,公司永远不撵你走。这家公司为什么不怕雇员赖上它,原因之一,是因为公司的分配策略极其清晰,业绩与分配绝对线性关系。原因之二,是东方不亮西方亮,行业变幻莫测,故此广种薄收,也颇为明智。顺便说一句,他们收购了很多公司,整合得都很成功,透着心胸宽广的企业包容文化,是可以推而及之的。
无论怎么说,我不信现在工作的人,心里会没有一点接收危机意识的准备,会等到你说“公司不是你的家”之类的词句,才肯灰溜溜地走掉。与其说这句话,不如换成这样一句:我们相信你有很光明的前途,并且愿意做那道你通向那里的桥梁。

 ——此稿原发计算机世界

2007-11-12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回分众和泡泡的传言,都传的那么有鼻子有眼。

第一次流传,李想就亲自而且迅速地辟过了谣。当时我写了《李想是个人站长的榜样》

所以,就算不知任何内情,我也可以得出结论,李想从来没打算借分众来炒作。

要不然,按照别人的思路,这正是借“绯闻”上位的好时候,干嘛急着辟谣。

更何况,一传再传,价格越传越低,傻子才会这么“炒作”自己。

就在几天前,我们还笑,写的跟真的似的,卖泡泡的价格核算PE,根本不是网络公司的PE,比广告公司的PE还低,李想要是肯卖,除非是中了美人计了。


不管别人说什么,传言的归传言,上帝的归上帝。

以为自己出名别人就要借机炒作,这思维实在有点小气。更有违和谐社会的本意。


2007-11-07

一部精彩的好莱坞大片或者电视剧,能给片商带来几千万甚至几亿美金的收入,一个参与演出的主要演员,一部戏能得到几千万美金至几百万美金的收入,然而这一切成功的奠基人——创作这部戏的编剧,得到20万美金一年的薪水,在片商们口中已经是极其优待的口吻了,他们罢工,你说有没有道理?

美国编剧的罢工,我很支持。

因为希拉里支持了美国编剧罢工,我还决定捎带支持希拉里,劝说我相识的美国公民朋友们,投票时,这个举动要给她加分的。

罢工是不是一个好办法?不是。现在好多实时的热门节目都停档或者只能重播旧节目了。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当然有了,我觉得片商或者电视台的确应该考虑编剧分成。作为中国观众,我们都见识过一个大牌导演,加上一个恢弘的投资,还有天堂般的美景,以及所有的大牌演员,演绎起一个烂故事来,的体验。

比较起来,美国还是有很多优秀的编剧了,在普遍稿费达到中国的50-100倍(见网友给我的留言)的鼓励下,至少还是比中国的编剧们做得好吧!不过听说一个比较好的中国编剧,如果一年写2,3部戏,可以收入到超过20万美金的数字。当然,这种编剧中国又有几个呢?我认识一个,是台湾来的。所以给我也带不来多少欣慰的感觉。

作为我,在为写字的人鸣不平的同时,另一方面,我还是愿意写写免费的博客,既然我不是富人,就当一个知识分子的捐赠吧,也为和谐社会作出了点自己的贡献。希望大家觉得跟捐钱一样有价值。



相关阅读:

一个码字者的悲惨人生

2007-11-05

最近几天北京秋风了得,茅屋真的要被吹破了,于是想起杜甫陈年老诗一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上网瞎溜达,想到若干单身女友,这些女子虽然事业有成,居有其所,但是幸福感时常被帅哥资源的短缺所破坏,这对和谐社会很是一种压力呀!

于是心生新诗一句——

“安得帅哥千万员,大庇天下淑女俱欢颜。”

这句算我的。

 最近,广东省劳动厅有关人士对新劳动法作出了我认为比较清晰的解读:

1,“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不意味着“永久员工”,更不是“铁饭碗”。从解除的法定条件上看,用人单位解除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与解除有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无根本区别。

我的理解,无固定期限,只是确保为公司效力十年以上的老员工,在对岗位同等合格的前提下,有比年轻的新员工更优先的就业权。



2,《劳动合同法》在鼓励建立和谐稳定劳动关系的同时,也体现对企业的平等保护。例如,如果员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用人单位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等,用人单位均可随时通知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同时,还规定对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员工,以及患病或者非因公负伤,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员工,都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此外,对合理合法的竞争上岗,《劳动合同法》实施后依旧可行。

我的理解,无固定劳动合同丝毫不会让华为失去其担忧的“竞争力”,如果不是在误读了新劳动法的前提下,华为的大裁员(即使是在大多数人自愿的前提下)是没有必要的。



3,按照现行规定,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用人单位不得强迫职工辞职,不得与劳动者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违法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可以裁(判)决予以撤销;对劳动者造成损害的,用人单位应承担赔偿责任。

华为当然不担心这个,因为华为已经给了员工总计多达10亿元的补偿,虽然如果目的是为了规避新劳动法,此行为并不值得尊敬,但至少没有违法,或者说,至少在2年内这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我觉得最心惊的是,一个企业赚钱是义务,难道大家认为遵守国家法律反倒不是义务了吗?如果拿法律都不当一回事,就算企业再赚钱,个人生活再富裕,也不可能算作美好。因为你做了恶,本质上,你的成功建立在剥夺了法律赋予别人的权利的基础上,不论是否因为你做的巧妙,法律没法追究你,你的动机是一样的。

我想,再过2年以后,当与这些事实上尽职了10年但被华为的HR们“做”成了2年模样的员工们,与华为发生劳动纠纷时,我相信如果仲裁的话,法院会按照事实10年来判定。“做”的,究竟只是“做”的,除了证明你不诚实,没有免除你任何法律义务的作用。但愿到那时,华为能够足够善待为自己效忠10年的老员工们,不要给自己引起这样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