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8-29


今天者名的伊利公司发布了中报,顺手点评几句。

标注一下,在一些评比中,伊利是传说中的奥运营销状元。



报告显示:伊利股份2007年上半年的主营业务收入达到93.2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7.55%,利税总和为8.5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37%:其中,实现净利润2.44亿元。

成长20%以内,一般。



中报显示,伊利奶粉销售收入为12.96亿元,同比增长32.73%;冷饮销售收入为17.32亿元,同比增长24.79%;同时,液态奶的“金典”系列产品比去年同期增长17倍,酸奶等业务也同样呈现出增长。总体而言,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产品业已超过伊利业务总额的40%。

在低成长性中点出了亮点——金典的高成长。




接下来是伊利的老套路,开始暗指对手:业内资深专家陈渝(他是谁?)表示,在发达国家乳业巨头的业务结构中,酸奶、奶粉、黄油、奶酪等高端产品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而在我国目前的乳业格局中,液态奶所占比例过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的乳业发展带来了较大的风险。


我就郁闷,刚说了自己这半年全靠液态奶——金典过日子呢,下一段就这么踩自己的尾巴。


 


伊利集团此次业务结构调整,使伊利集团的产品结构更趋合理,可有效规避在今后发展中过渡依赖液态奶产品的风险。


一个单项产品17倍的成长,才统计出20%的增长率,要是规避了这个液态奶,成长率还不1.2%了?


 


同时,伊利对外发布了中国乳业的第一份企业公民报告。这份报告系统全面的收集了伊利集团在履行经济责任、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方面的实践内容。


拜托,蒙牛去年就发了《企业责任报告》好不好?


 


陈渝表示:“外资、合资企业依靠税收优惠政策,将其少缴纳的一部分税金作为利润、另外一部分用于大肆广告宣传、价格战,从而在实现其快速发展的同时打压内资企业。”即将施行的“两税合一”政策将在五年过渡期结束后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不公平的现象。


这乳业专家还真管得宽啊,听口气是对国务院外资优惠政策大为不满呀。这不公平劲儿的!实在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2007-08-27

总裁助理的裸照外泄事件让伊莱克斯最近成了热门关键词。

作为一个女人,当然我对那些裸照是不感兴趣的。

既然是友人博客密码被破译,造成的意外外泄,对照片女主角也没什么可指责的。义正词严骂女主角的,BS下。那些转发的网站,也BS下。应该赶紧出一部网络隐私保护法,黑客在暗处,至少惩罚一下这些跟风的网站。

还有趁机想来推红女主角石靖的推手,也BS下。当然没有推手的广告帖,可能我也不会看。但是芙蓉姐姐被推手恶推的前车之鉴,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她还有别的路可以选吗?



不过我还是对那个泄露照片的博客,也就是照片拍摄者启动了一番搜索,主要是为了比较一下三大搜索工具的优劣,最后用yahoo搜索出了男主角。google居然已经封杀了石靖这个关键词,但是石靖的最全照片相册最容易查到的链接,又偏偏是在Google相册上,真是搞笑。

男主角出处在这里

男主角pbase博客中有多位女性友人的裸照。不知道他的友人是不是都知道。



这件事当然是挑战了国人的底线。而且对于伊莱克斯来说,不是私事,是个丑闻。我们先从道德来分析。

一位亚太区高层,把多位女性友人的裸照放在互联网上,而且,负责任的推理是,他与她们有一些暧昧关系。

互联网又不是移动硬盘,肯定是为了某种范围的展示。

如果女性友人不知情,我想是他侵犯了她们的隐私先。如果她们都知情,愿意被放在同一个博客里,那我没话说,但是这个可能性有多小,每个人大概都能推测到。


再说到石靖,如果高管没有结婚,恋爱,绯闻,都无可厚非。如果该高管已婚,那另当别论。但我的猜测应该是未婚吧。


如果这个人未婚,个人隐私当然是无须公司介入的。

但是问题在于,如果他欺骗了他的女性友人,他也有可能欺骗客户。

如果他泄露了友人的裸照,他也有可能泄露客户与公司的机密。

如果网上流传的,石靖在裸照泄露后所说的那些坦然的话是真的,那我想她叛逆的思想,以及与上司的绯闻,的确折射出她不适合做一位总经理助理。

但是在裸照这件事本身,她本人无可指责。不少国人兜头一上来就骂石靖,看来做个中国女人的确要吃亏的——唯有加倍自爱而已。



更有意思的是,查了一下伊莱克斯的业绩,来中国10年,貌似业绩很差。一共卖出去的冰箱数目,还不如海尔一年卖的。

有这个业绩垫底,这个危机公关就更有看头了。

当然,我不是来出危机公关方案的,我哪有那么好心呀,我是来打赌的。愿意一同打赌的下面跟帖啦!

各种赌料,你们自己贴呀。

2007-08-22

奥运本来是一次盛会,理当体现出我泱泱大中华的国威,千万莫被少数贪婪的企业搅成了乱世一团。

  中央电视台日前也干了一件被张朝阳评价为“丢了全中国人的脸”的事,也组建了一个奥运新媒体报道联盟在新媒体报道方面,央视将采用24小时网络延播、轮播等方式,并且还会为各种赛事制定具有网络参与特点的互动栏目和活动,“将可通过网络社区的留言板、论坛、博客、播客等众多互联网交互产品,边看边聊边投票参与到节目当中去。”奥运新媒体报道联盟成员包括53家地方电视台网站,八大国家重点新闻网络,以及新浪、搜狐、腾讯等商业网站。当然,我不认为央视丢了任何人的脸,如我一直赞同的,这样的联盟,给用户带来了新的价值,是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反对联盟的张朝阳才丢了中国人的脸,好在迄今为止他是孤独的!


有意思的是与此同期,北京奥组委的一番声明貌似让搜狐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北京奥运组委会(Bocog)证实:北京级别的赞助商“只允许在搜狐发布与奥运有关的网络广告”。北京级别指的是北京2008奥运会的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不是国际全球合作伙伴。
值得对比一下的是:这样的规定对于看奥运会的人来说,有什么价值吗?谁会为了看一个奥运会的logo去上搜狐呢?飘满了奥运logo的搜狐能变得更好看吗?这样被国际奥委会“难以置信”的垄断,会让搜狐更受国民爱戴吗?还是会让伊利这样的奥运会“中国赞助商”取得更好的回报呢?


当然也别忘了,北京奥组委表示,这一裁决不适用于奥运会的国际赞助商,他们可以在全球任何市场、任何媒体使用奥运五环标志。
就在电视和网络媒体们都纷纷联合起来,力争将奥运报道做的更好的时候,搜狐的行为,实在是除了可耻之外,也显得颇为可怜。


2007-08-20


明明是我的博客,怎么招呼也不打就成了此人的原创?还被推荐在donews首页,太过份了!


不好意思,作为一个专业农民工兼业余IT评论家,昨天我犯了个小小的错误,感谢大家都没有指出来。

终于有空仔细研究了一下阿里妈妈,这个东西很古怪有趣。

与既往的阿里产品相类似,一路关怀的是中小企业和个人站,往年那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同学们。

与既往的阿里产品相似,主打2.0风格,但是又并非为2.0而2.0,不是2.0,胜似2.0(貌似这句式是我最近新宠)。



阿里妈妈,当然首先是那些无依无靠的个人站长们的妈妈。
还顺便抢了老对手——google的生意,有意思。

google是个技术公司,阿里却是个服务公司。

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所以阿里妈妈没有叫阿里叔叔。



所以回答我自己昨天的问题,当然阿里妈妈更温柔了。

我喜欢阿里就是因为它经常叫人真的很意外。

顺便看看这个——

说到吃烧烤,广西南宁人没有几个不知道“阿里妈妈”的,“到阿里妈妈吃烧烤”成为许多人的首选。真正让“阿里妈妈”“名震四海”的,是去年南宁国际美食节,“阿里妈妈”要在美食节上展示一条 “世界千米百味龙肠”,冲刺吉尼斯世界纪录。而10月30日在2004南宁·东南亚国际旅游美食节上,擅长烧烤的阿里妈妈再次成为人们竞相关注的焦点。

2007-08-16

 因为网站并没有“阿里巴巴旗下公司”的标志,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娱乐事件,一直到查了域名注册者,才信了。

不是娱乐,胜似娱乐。

第一个念头,阿里妈妈的业务,其实跟好耶颇为相似,网络广告代理。这下,跟江南春要“掐”了。当然,网络广告水深、火热,地盘很大,我说掐,是起哄来着,不过,想象中,马云和江南春要是比武起来,那还当真是场面有趣,看点多多。我的脾气你们知道的,“唯恐天下不乱”、撮人掐架,是我最大的优点!

第二个念头,别看阿里妈妈名字起得温柔,出手却在诡异中显出彪悍,从楼宇广告到网络广告,分众是自下而上,有点“红杏出墙”的意思,从电子商务到网络广告,阿里巴巴却是仿佛“仙女下凡”,别怪我说得八卦,意思你们体会就行了。阿里妈妈如果跟阿里爸爸真的能打通任督二脉,其能量可畏,比分众优势多多,当然毕竟迄今为止,阿里还是网络广告的初涉者,参透好耶花了近十年琢磨出的网络广告门道,也非一日之功,所以一开始不要妄动,低调进入,立足差异化是比较好的做法。

第三个念头,终于理解了阿里巴巴为何下决心上市,资金链,现金流,市场成长性,阿里巴巴都不愁,但是如果阿里巴巴希望打造更多的阿里gg,阿里MM,很显然通过上市募集资金,加快新业务拓展步伐,是一条理想的通道。在很多人盘算着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后,阿里巴巴人是不是急于兑现股票,去过幸福生活的时候,其实他们正筹谋着一个更为宏大的帝国,我超级期待着中国互联网像“指环王”一样,更多的好戏在后头。

大象那段啥时候演?

最近大家发明了一个词,叫做奥运擦边球委员会,简称奥擦委,专门给奥组委添乱,要说谁是奥擦委的,我看头牌是张朝阳。无论是声称“独家报道权”,还是声称“有奥运logo的网络广告只能投放在搜狐上”,都是无耻的擦边球行径,身为奥运会赞助商,不正当使用自己被奥组委授予的权益,老是“捞过界”,去使用奥组委没授予的权利,真是有点贪婪过了头。

看看搜狐是不是曾经认为自己有奥运会“独家报道权”吧?

《IT时代周刊》的这篇报道中,“据搜狐内部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由于拥有唯一的2008年奥运会互联网内容服务赞助商身份,搜狐目前已得到300张左右的工作证。”这些人“和搜狐承办的奥运官网的工作人员是同一套班子。””但负责奥运项目的搜狐副总裁陈陆明还是对竞争对手的结盟不屑一顾,他认为在没有获得报道权的前提下,三大为首的奥运报道联盟并不堪忧,‘如果零资产跟零资产结合,最后肯定还是零资产。’陈陆明说。”

按照搜狐的说法,新浪、腾讯、网易三大网络门户都“没有报道权、零资产”,只有搜狐独独有“300张工作证”,这还不是“垄断”报道权,那什么是“垄断”呀?


当奥组委公开表示没有人可以垄断奥运会报道权时,张朝阳又赶紧发表声明,他从来没说过搜狐要垄断奥运独家报道权。那陈陆明说的话都算什么呀?

搜狐的特色就是出尔反尔,经常当缩头乌龟,在我的博客著作权案中,被告人张朝阳如何出尔反尔、撕毁自定协议的做法,这我早就有经验了,好歹我只是个小小的自然人,被财大气粗的搜狐忽悠一把,也奈何不了,想不到张朝阳如今又忽悠到奥组委和广大的奥运赞助商头上了,好生可畏吖!


2007-08-06

命运就是这样,申奥成功的那年我离开的北京,去了上海。不知多少朋友还记得北京饭店贵宾楼顶层花园里、奥美举办的狂欢之夜呢——宣布申奥成功的那个夜晚,整条长安街乱成了一团糟,我看见有人从一辆逆行着的车的顶棚上探出身子大叫大嚷,交警在一旁微笑。

眼下,居然奥运会进入了一周年倒计时,命运又把我带回了北京,而且我还成功地把老爹老妈一同骗回了北京,我没说是为了看奥运会呀!眼看着筹划来北京的人,那是越来越多了,我都打算在家里开一个小客栈了。一个希腊的朋友天天问我北京的这呀那呀,为他的08奥运之行先做点功课。

奥运,奥运……



朋友送了我一个相机,正打算好好把北京的秋天拍一拍,放到网上,好给08奥运会多拉点游客来。

另外锻炼身体,每天喝牛奶,喝豆浆,吃珍珠粉,老爹老妈还专门预备下煮牛肉汤的家什,反正凡是能补钙的花花绿绿的都吃着。

当然我不是想去参加比赛,不过最近每个月我都参加一把“百姓奥运会”,跟大把的体育记者混在一起熏陶,是争取能给奥运会当个通讯员,写点花絮什么的。

今天走在街上,杭州居然给杭州籍的运动员设立了铜像,什么楼云,罗雪娟,为了办我们的“百姓奥运会”,自然这些人我早就耳熟能详了。不过见到铜像还真是第一次。还有个颠球的群体雕塑,都是栩栩如生的,很好看。颠球在我们办的“百姓奥运会”里翻版了的。

奥运,奥运……



昨天“百姓奥运会”办着办着,杭州市中心下起了雷阵雨,电闪雷鸣的,我们就在雷雨中心的武林广场中间躲雨,身上是湿透了,一度还真是担心被雷劈了。我眼看着一道闪电直劈NBA球星——————的画像,结果晚上11点一个帅哥打电话给我科普,教我怎么判断离雷暴中心有多远,怎么躲雷暴,反正要点就是抱着头蹲在地上,别被劈了脑袋,什么都好说,万一劈成《月光宝盒》周星驰那种发型,那估计要被北京市政府清场,在北京熬不到08年了。

2007-08-03


世界杯期间,张朝阳向股东预先发布了颇为令人鼓舞的广告营收数字,结果财报证实,张朝阳完全是在说谎,当时未见他脸红,作为中国人来说,我觉得很丢脸,大家都是做互联网的,这个行为,在全世界的分析师、投资者面前,损害了全体中国互联网人的集体信誉,不仅丢脸,还直接或隐形影响了许多中国公司的价值,建议应该集体向其索赔。

就在中国首部网络版权法发布期间,张朝阳旗下的搜狐,先是违背著作权法,公然侵犯我的博客著作权在先,之后又违背最基本的契约精神,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前提下,公然不履行搜狐公司主动要求与我签订的和解协议,这个行为,也很丢脸。目前此案已在海淀区法院一审结案,我胜诉,法院当庭驳回了搜狐公司出具的伪证,不知道对于法院的判决(搜狐类似的判决很多),和张朝阳心知肚明的伪证,张朝阳内心会不会觉得很丢脸。

张朝阳贫穷的乡亲们要饭的要饭,念不上书的念不上书,我从来没见过张朝阳捐一分钱,相反,欠了那么多著作者的稿费还没有还清,又刚刚在环保中声明自己不买豪车、为了环保尽量走路没有几天的功夫,张朝阳居然转眼就在时尚媒体上大肆展示自己“买入22米长游艇,和忧愁说再见”,如此的虚伪、肤浅、张扬,实在是令人恶心,作为一个中国的互联网从业人来说,我真为一家知名中国网络公司有这样的ceo而感到丢脸。

新浪、网易、腾讯等主流网站结成的奥运报道联盟,现在居然轮到张朝阳在公开新闻中评论说,“由于互联网的竞争太激烈,以至于激烈到大家可以无视规则,我觉得互联网在这件事情上有点让中国人丢人现眼。我们只是作为奥运赞助商享受我们该有的权益,我觉得这件事再弄下去就是给中国人丢脸了。”

首先,我不知道奥运报道联盟怎么“无视规则”、侵犯搜狐的“奥运赞助商权益”了,莫非搜狐认为,只有它能独家网络报道奥运新闻?我不知道新闻什么时候还有这种特性了,第一,组成一个奥运报道联盟,在一个共享的大平台上,让读者可以享有更多的资讯,这是奥林匹克共享共赢精神的体现,也是新闻传播特性决定的方式。第二,搜狐的报道水准很是让人不放心,比如,我个人从来不到搜狐上去看海量新闻,因为他们的新闻编辑方式实在是显得脑子很乱。如果全世界的08奥运网络新闻报道只能跟着搜狐独家一同脑子乱下去,那不仅中国人,全世界人都会觉得这奥运会很丢脸。第三,如果一个网站能独家报道奥运会,那还办什么奥运会啊,你自己编一个赛事结果就行了,谁知道真假,这种权益主张,也太YY了吧!

其次,张朝阳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的联盟就是“大家可以无视规则”,难道他自己的行为就是规则?这使我油然想起了海淀法院审理的时候,搜狐律师在法庭上的措辞,“法庭调查认为,××××”,我觉得特别滑稽,搜狐律师什么时候能代表法庭进行调查,出具结果了?现在,谁又给了张朝阳下“大家可以无视规则”结论的权利了,莫非张朝阳又代表奥组委了?我觉得张朝阳拿奥运的权益这么忽悠下去,不是一般的给中国人丢脸,我想奉劝一句,奥运赞助商的权益,不是一个奥组委的宣传部长表示“所有带有奥运logo的网络广告必须只能出现在搜狐上”就算证实的,要么拿出契约来,要么就别忽悠中国人民,谁要是为了更多获取一点自己可怜的商业利益,敢拿奥运会这件国家大事忽悠,把没有的事忽悠出来,导致最后把奥运会办砸了,我敢保证那不仅是丢脸,简直肯定是要被全中国人民骂到断子绝孙的。

 

2007-08-01

其实华为一点也不忙,跟别的公司比起来,简直就像在渡假——我是说,跟我所熟悉的另一家公司比,这家公司是以“火箭速度”著称的某三农类传统公司。

传统公司面临多么激烈的竞争,利润率是多少,华为利润率是多少,IT行业利润率是多少,你就知道,华为生存下来,其实日子已经足够的爽了。



今天看到IT女性的抱怨文章,还有以著名的轻松著称的软件公司员工,说太累,没工夫找男友,没工夫带孩子,我真想说,那估计完全不是客观原因造成的。

其实华为并不像传说中那么累。我的一位同事也证实了我的猜测。她的邻居就是华为出来的,邻居带着一帮人出来又做了一个小公司,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小康生活。

举个例子,IT行业的人,包括网络公司的人,目标都是45岁以内退休,你说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在渡假?当然,包括大名鼎鼎的华为。



传统公司的人就没这么贪心,人家觉得奋斗是应当的,再比如牛根生,有了钱都捐出去,自己继续忙活。要不为什么长寿的都是农民伯伯和农民婆婆。

自从来到这个传统农业公司,再也没工夫得忧郁症了。

我的新同事送我一句格言:如果你觉得要崩溃了,那就离成功不远了。

这句话,我非常受益,咬牙干了很多过去看来非常极限的事。

这要是善于抱怨的IT人说起来,足够忧郁200年的。
急着退休的人,当然有更大的可能性,急着了断人生。

所以,未来的张锐们,也许不去那让人忧郁的IT行业,来传统公司开始自己的人生,会健康和阳光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