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6-29

新知道一个香港网络红人巴士阿叔。因为讲电话的一段小事,就红了! 

“4月27日晚上11点,驶往元朗的68X路公交巴士上,23岁的何锐熙(Elvis Ho)拍了前座一位正在打手机乘客的肩膀,请这位乘客小声些。这位脑后留束长发的阿叔站起转过身来,怒气冲冲地爆发了:“我有压力,你有压力,做乜挑衅我?”

有人怕打架,拍了段视频,没打起来,就放在网上,就这么着,阿叔就成了网络红人啦!

这个故事搞笑。

都有压力,这个香港阿叔红了,黄健翔却眼看着黄了,网络还真是不靠谱。

所以这两个案例合起来对比分析更有趣。

 

阿叔是个失意的香港老百姓,健翔是个大名鼎鼎的央视头牌体育解说员。

都有压力。不过我认为健翔的压力比阿叔小一点。

“陈乙东住在元朗一个300平方呎(33平方米左右)的公寓里,12年来,他靠每月1600元的综援生活,家里养着5只猫。”这是香港阿叔的生活。


阿叔真情流露,“都有压力”,我们信。阿叔压力真的大。
健翔说的打瞌睡也可以继续评论,而且后顾无人继,压力没那么大。

不同。

 

阿叔“和前女友Shirley感情‘炽热’……,当时女朋友要分手,我又抑郁,我根本没选择,我在情绪上被逼得好惨。举个例吧,相当于我去洗手间,他又小便,我又小便,我刚一半,他STOP我……”

健翔也离婚,不过绯闻女友是年入750万人民币的红遍中国的大明星。

健翔激情解说中没人阻止,算是小便完了,张斌还给了他机会在豪门盛宴中继续连线解释。

不同。

 

大家都有压力,都要释放。

你的压力不是我的压力,我们的压力不是黄健翔的压力。

如果黄健翔是真心道歉,我认为他绝对有自由选择上岗下岗的权利。

如果违心道歉,就不要勉强自己,真性情就真性情到底。

都混到可以说:“谁爱来解说谁来”,换个工作也没什么不好,显然对那份压力之下的工作没有什么激情了。

所以,如果是这样的心态,下岗绝对不是一种惩罚,而是一种解脱。

球迷们就不要死乞白赖地求着人家违心留在央视了。

 

红的红了,黄的黄了。

这就是网络和人生。

巴士阿叔再红,也是个小人物,芙蓉姐姐再红,也是个小人物。所以还会一直红下去。

如果黄健翔离开央视,还能继续红,说明他也是个小人物。也该继续红下去。

靠央视才能红,那有什么稀奇!

 

所以,什么红不红黄不黄的,真不是好大一件事。

比吃饭穿衣减压,都小。

2006-06-28

最近流行说万岁……

以前写过一篇博叫斯坦福的性感

今天认识了2个新的斯坦福乡亲,是斯坦福商学院的Daniel N.Rudolph院长和Bruce Mckern教授。

斯坦福被我列为人生第三大故乡(第二故乡是杭州)。来的可不就是乡亲!虽说现在说着有点勉强,保不准以后哪天俺考上了呢。

Mckern教授博学的不行,1982年起就来中国,他教领导力。大牌学者是对什么都有学习兴趣。讲实话虽然我以前主编过新经济和管理杂志,但是领导力这个话题我最烦跟人谈,特别是麦肯锡出来的,我更加小心回避(得罪了)。我以为,看一个人的学问可靠与否,不是看他多么善于侃侃而谈,而是看他学习能力有多强,是不是很2.0,不学习,再伟大的学问也得过时。2.0的臭皮匠怎么也比1.0的诸葛亮强。

Rudolph院长以前做过一家软件公司,后来卖了,觉得在学校里很有乐子。一开始我看外表还以为他是很严肃型的,又是院长,不敢乱说。结果他还跟我说他的同学会,还说下次去斯坦福要带我去玩,院长真的很有乡亲风范呢!比我的幼儿园园长还和气。

斯坦福是什么江湖地位,美国西岸有种说法,富家子学习不好,送进南加州;贫家子学习好,送进伯克利;富家子而学习好,进斯坦福。斯坦福是中美建交后第一家来中国招生的美国大学。

斯坦福是什么文化氛围,当初去斯坦福,是被朋友拖去的。我刚以游客的心态去过哈佛和MIT,本来想把在旧金山有限的时间多用一点在龙虾和牡蛎身上。朋友非让我去看斯坦福,结果一见钟情,以前的博客里写过。记得车刚一开过校门口那片棕榈林,我就开始热血澎湃。教堂,胡佛钟,完全折服,一路见花吻花见树抱树,我的热情传染给了一只人家带来的大狗,被涂了一身口水。至今还清晰记得夕阳下的罗丹园(最多收藏罗丹雕塑作品)带给我的神魂颠倒。还有一个巨帅帅哥飞速骑车经过我身边大喊,欢迎啊!他也是亚洲人嘛,这种惊鸿一瞥的style最合我意——闷骚。

斯坦福是什么人文环境,从这几个斯坦福新旧乡亲也就知道。

今日见到2位新乡亲,更立下心愿,从今天起,我的人生理想分成三步

一、考上斯坦福;

二、考不上就嫁一个斯坦福毕业的;

三、万一都不行,就生一个,把他送进斯坦福。

刚得罪了麦肯锡,顺便再得罪一下哈佛(都得罪光)。如果要做高科技,要创业,斯坦福这个学校能给你的灵感,10个哈佛也给不了你,这反正是我的观点。

 

附:今天路过传说中的上海第一豪宅门脸,顺便拍了张,估计以后里面出来的人一定不好意思跟大家打招呼。

2006-06-27

声明:我认为黄的道歉还行,原谅他了!

澳大利亚对阵意大利,一直无进球。终场前一分钟,裁判判给意大利一个有争议的点球,意大利获胜。著名央视足球解说员黄健翔突然爆发海豚音,以嘶哑的嗓音和近似海豚音的爆发力突然嘶喊了一堆言辞激动的话,比如意大利球员有各种历史人物的灵魂附体,意大利万岁,澳大利亚该滚回家等等。

过后,张斌在“豪门盛宴”中连接黄健翔,黄健翔居然说了一堆什么澳大利亚争了中国队出线名额,因此不喜欢澳大利亚队作为理由。

那这么说,黄健翔还有可能在解说日本、韩国以及所有亚洲球队的比赛中再次爆发海豚音。

实在是让我担心。

作为一个听黄健翔解说了N年足球的球迷,我曾经十分喜爱他。如果作为一个普通观众要求他下台,谁能代替他也没谱。不过,要是他今后逢亚洲队便要爆发海豚音,就要让其他亚洲队“滚蛋”,也实在让人担心。

还好黄健翔这不是解说超女,我们球迷好歹比超粉有素质,如果黄健翔解说了张靓颖PK李宇春,当场高呼张靓颖万岁、李宇春滚蛋,那估计玉米们当场就把他痛扁成黄泥。

体育精神是共享共赢,黄健翔在亿万观众面前(且不说还是半夜1点多)的失声失态的海豚音,所表现出的狭隘、势利,以及过后可笑的解释,实在是令我们大倒胃口。真性情就不要拿出线名额做借口,喜欢意大利的真性情也不至于说出让澳大利亚滚蛋的话来。

我希望他能抛开那个出线名额的借口,真诚地向被他的海豚音吓着的球迷观众们倒个歉,真诚地向澳大利亚和希丁克道个歉。

作为一个普通球迷,我尊敬澳大利亚队的表现,我尊敬希丁克。他们不仅是一个完美地挑战了自己的球队,还是我心目中的抗日英雄,虽然这个附加意义可能也很个人。

我本人,遇到很多对中国人很友善的澳大利亚人,我想真诚地对他们说,对不起,当时的那个解说,他绝不代表中国人。

2006-06-26

如果你想自己做天使,就得找魔鬼投资,以达成互补。如果你认为自己可以完全搞定,不妨找个瞎猫当VC。在好多case里,发了大财的往往是瞎猫这种VC。VC是一门大智若愚的学问。


techweb制作人祝志军来上海见VC,感叹“VC也是抓瞎”。他的天使投资人跟他说,辨人有3个原则:1、最近对全球2000家企业CEO个性、特质的研究,单亲家庭出身的居多。单亲家庭出身的成功的可能性大。2、看来见VC来时,他坐什么车,开什么车,一般开豪华车的创业者,基本不用考虑了。3、看创业家的家庭生活,是不是在外边有相好,如果有相好,可以考虑。


我敢说,老祝虽然说“权当一个笑话看”,没准不少人都已经被忽悠进去半信半疑了。俺就添把柴地说。


前两条不说了,比较容易理解。最后一条我觉得跟VC的处境最靠谱,因为好的VC,要帮企业处理很多关系,其中许多关系倒真是跟老婆与情人之间的关系异常神似,所以看到这里我觉得这个理论很搞,动了评论的心思。虽说听上去颠覆了传统价值观(MM们找VC做LG可要谨慎),别说细想还真有那么几份道理。


所以,各位同学找投资人可以参照上面三条,靠谱。


另外一门跟VC相似的艺术是做厨师,除了是一门各种私通关系的艺术,VC还是一门火候的艺术。


创业者找VC,最好是性格互补。因为老祝不魔鬼,所以他的天使投资人就只好魔鬼理论一下。或者你像著名的魔鬼创业者代表人物周鸿祎那样,最终上升为魔鬼投资人,你的投资人肯定另有一番理论教导。


比如陈天桥同学,我就打赌他既没有相好,不懂私通艺术,十有八九也不会做菜。所以,天使创业者同学们,你们融资就不用找他啦。自认为可做周鸿祎第二的魔鬼创业者们倒可以试试。

2006-06-22

一直抱怨,上海IT行业聚会很少。托Techweb(www.techweb.com.cn)创始人祝志军和顾晓斌的福,他们来了一趟上海,昨日居然吸引了200多上海IT人来拜谒,把巨鹿路上的文学会馆闹腾成了IT茶馆。老祝说,在网上发了个帖子说要来,在网上报名的人有10来个,还以为就10来个人。结果文学会馆成了专场,美女如云俊男如雨,比照的在场的嘉士伯小姐黯然失色。可惜最近老忘记带相机,检讨。等下去他们网站拷来。

见到很多闻名已久的人,上海互联网行业的先驱-pchome的创办人李钟伟不算头一次见,blogbus的创办人窦毅(横戈)算是神交已久,著名的流量提升之王庞升东是大家都喜欢攀谈的人,居然他以前还是阿里巴巴前身中国黄页的。还有softbank的人,被我一再恶搞而坦然自若,是我见过很有心理素质的VC了……如此藏龙卧虎的人还有许多。

Techweb是现今IT新鲜资讯的活水源。

祝志军是中国互联网业的活字典。

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来龙去脉,互联网有很多东西,我这种一直三心二意、孤陋寡闻干革命的人不知道,问祝志军,他准能说得子丑寅卯脉络清晰,让我这种逻辑混乱的人也听得懂。

平时祝志军忙,终于有个party可以听些IT段子,不亦乐乎。

前网易总编、现在的狗狗(www.gougou.com)和多玩(www.duowan.com)创始人李学凌是我所知道的另一本中国互联网的活字典。李学凌是网易部落的创办人,现在两家网站分别作新闻聚合和网络游戏门户。本来网易部落做下去,估计今天就没新浪博客什么事了。

李学凌本人简直就是金庸的IT版。金庸本人年轻时没见过,年老时已是个慈祥的长者,

我一直盼望李学凌和祝志军能尽快退休,老祝写一本互联网史记,学凌写一本互联网武侠传,这2件事,无人能出他们俩其右。或者干脆他们俩合写一本,一人写一人批注,绝对权威。

顺便八卦一下,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是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时代,李学凌已经名震江湖,但是很多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于是居然有一种版本的盛传,说李学凌是女的,说得我们晕乎乎的。有一次吃一桌饭,大家居然开始激辩李学凌是男是女(可知其江湖名声),终于一个MM不耐烦了,她说,我见过李学凌!然后我们赶紧问,男的女的阿?MM说,不知道。我们倒,MM又说,外面看起来好像是男的。我们再倒。

所以IT八卦这门绝技,很早以前就现身江湖了。不流传下去,绝对是后人的问题。要不然等老了,我也跟他们俩凑个热闹,写本《中国互联网八卦史》。有心的人多多提供素材给我!

 

刚才在msn上出现一个巨酷名字: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妈妈说,那是鸟人。

下面的说明更搞:自从我变成了狗屎,就再也没有人踩在我头上了。

这个MM,直追王三表!

2006-06-19

听说杭州最近打劫成风,为顺应大气候,特拟组织上海人民,组成杭州打劫团,以支持杭州人民的打劫事业!

该打劫团拟每晚发团,夜间抵达杭州,环西湖暴走一周,遇财劫财,遇色劫色。

没有钱财就劫木材,没有秀色就劫月色。

火热招募中。

 

话说我周日去杭州看球,发觉完全是捐血去了。

本来约好一起看球的网友居然晃点我(去了宁波),吐血三口;

看巴西对澳大利亚的场面,吐血半升;

与暴多杭州球迷蚊子同看,估计向蚊子捐血半升;

深夜绕西湖四分之一周,大约又向湖妖捐精血过半,约合三升。

也不发光荣献血症。

怎么我也得劫点血回来吧?

下西湖捉妖,乃我所愿也。

 

选定一个巨“虫二”的酒吧(在西湖新天地最风水宝地之处,叫Laluna),大屏幕,要是放在北京让人肯定闹疯掉,在杭州却安静的让人疯。

12点开幕那场球,上半场还有一与我意见相左(我支持踢平,他支持巴西)之球迷偶尔交换意见,不过他比那天陪我同看的澳大利亚哥们外行多了。

下半场这位伪球迷也撤了,留下评语说杭州球迷不行。此后居然酒吧就只剩下本伪球迷一人,携8位招待,2盘蚊香,数十只球迷蚊子环伺。


下半场被澳大利亚换上来的秘密武器——Kowell的屡失良机,致流下鼻血三股,染红纸巾6张。真恨不得扑进屏幕去,踢他三脚。

 

由于害怕我未劫人,人先劫我,看了这场不合心意的球,出门去顺气,只敢沿西湖从一公园溜达到六公园,这段路上人多多。六公园里面都没敢进去。

没有打劫团的旗帜,暂时先躲着他们。

我郁气凝结,貌似为打劫团踩点。


湖边停着小木船,都不留浆。

 

顺风车居然提前4个小时出发,且不预先通知,我飞速(10分钟就洗了澡刷了牙倒哧完自己出门)上路,却忘了带相机。


小荷才露尖尖脚,没法show给你们看了。

此文请网友尽力转贴。对这种普遍现象,作为弱势人群,我们没法一夕改变法律,只能力所能及地呼吁。

 

当一家公司做为巨大的经济实体成长起来,如果缺少约束体制,一旦作恶起来,对社会危害极大。而且,大公司运用各种资源,将真相在公众面前掩盖起来。

所以,纵然美国有严厉的法律,动辄千万或上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仍然避免不了大公司作恶。更何况中国。

前不久在一篇有关7月1日实行的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报道中,“搜狐法务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对记者表示,《条例》的出台不会对搜狐的经营模式产生影响,因为搜狐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版权使用体系,“没有书面授权取得合法版权的文章和影音作品,搜狐是不会转载的。”(http://tech.sina.com.cn/i/2006-06-19/1057996276.shtml

而真相是什么呢?

 

请看事例:

1,去年8月,今年2月,搜狐屡次侵犯女博客作者秦涛著作权,非法转载文章并扩展为专题,获取点击估计超过100万,按国际通行点击/广告收入比例,带来非法收益超过10万。

真相:在搜狐的要求下此案达成和解,秦涛撤诉,搜狐坚持了一条保密条款。但随后搜狐居然拒不执行和解协议。肆意践踏法律与诚信。


对此网友、留美学者杜奔放建议《中国问题美国解法:应罚张朝阳赔秦涛一千万》


“重罚搜狐能唤醒中国大公司对法的重视,停止他们的侵权行为,使得作者能够把跟他们讨债的精力用到为社会创造价值上。


  如果重罚后,搜狐还是赖账怎么办?可以把它的公司封掉。什么公司都没有法大。”


http://column.bokee.com/152510.html


2,非法盗取江西摄影师张雷的图片作品《大唐飞歌之飞天舞》和《大唐飞歌之如梦令》,摄影作品经搜狐网站发布后,点击率高达1748万次,而且还提供每条2元的有偿下载服务。之后,摄影师将搜狐告上法庭,搜狐拒不出庭,法院判搜狐赔偿10万元。

真相:摄影师张雷说:“在我提出诉讼之前,就通过多种渠道和搜狐公司取得了联系,对方一直采取回避和推诿态度,并称‘公开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目前张雷担心判决执行难。

详情见报道:http://www.jx.xinhua.org/news_center/2006-06/01/content_7143303.htm

 

3,非法盗取新疆教师冯萍的风光图片27张。http://post.baidu.com/f?kz=100138525 

目前冯萍已经起诉。

真相,搜狐相关人士与冯萍联系,称“道歉绝对不可能”。

案件报道:新丝路新闻 http://news.xj163.cn/news.asp?newsid=108400
  新疆新闻在线  http://www.x****s.com.cn/cgi-bin/GInfo.dll?DispInfo&w=x****s&nid=296903

 

4,唐铭志,一名在校大学生。(博客地址http://thomasstanford.heima.com
   搜狐转载了他和马龙(我的一个德国朋友,记者和自由撰稿人)在《男人装》杂志4月号上发表的文章《看银熊不看奥斯卡》。

真相:唐铭志说,“五月10号,我们电话与搜狐公司联系,要求其支付转载文章的稿费并注明翻译者的名字。搜狐公司电话里的一个负责人不但拒绝支付我们稿费和拒绝接受我们的要求,而且服务态度也极为恶劣。搜狐公司的这些行为不但违反了法律,而且让人感到愤怒。”

 

5,网友lovervip(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m/lovervip

真相:“搜狐偷我的帖子不下10个,访问绝不低于100万点,而且因此被转载绝对不止15万,(而搜狐在作者联系后,删除帖子,拒绝支付任何稿费)我现在在我写的每篇文章里都会留下这么一段话:
此帖文字部分谢绝“搜狐”社区转载,因为搜狐社区长期剽窃我的帖子放到搜狐首页上,对我个人名誉造成极坏影响,该搜狐实际为“偷狐”,一个星期前未经本人许可将我原创帖《爬上万伏枢纽高压线轻生男子解救过程直击》无耻剽窃,放进搜狐帖图,3天功夫访问达数十万次,却不给一分钱稿费(该站关于版权声明处明明写着,原始作者可以要求获得稿费);……

另外,搜狐喜欢剽窃已经成为行内公开的秘密,有些原创作者甚至在自己文章里留下了搜狐与狗不得入内,可见一斑。”

搜狐搜狗直通车,肆意在使用者电脑中安装插件,获得大量点击以期牟利,被称为史上最无耻的流氓软件。

见网友文章:“中国软件史上最无耻的流氓软件:搜狗直通车”

http://www.itquan.com/user1/2059/archives/2006/6216.html

 

搜狐博粹,造成了博客历史上最大规模侵犯著作权的行为,搜狐使用新闻聚合工具,大规模剽窃博客版权作品,获取点击流量,带来巨额收入。同时未经作者同意,大量直接拷贝别人作品至自己网站内。对作者版权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


参阅:董路《私人日志怎么成“新华社通稿”了?》http://blog.sina.com.cn/u/46e815bb010002ib


真相:2006年4月,消息灵通人士称,搜狐关闭解散了博粹部门。解雇了该部门员工,未给出任何说法。一家对外作恶的大公司,对员工也不会多厚道!

在人们期待着新的法规出台,网络版权管理能够走上正轨的时刻,搜狐作为一家知名网络传播公司,上述极短时间内一连串肆意践踏版权法的行为,对人们版权意识的强烈误导作用,以及事后毫无诚信和悔过之心的作为,造成的恶劣影响是难以挽回的。

2006-06-16

早上起来,安排周末去杭州看球的行程。

周日是澳大利亚对巴西,简直是提前决赛了。紧张!紧张得我今天早上7点钟就醒了。四下瞪着两只熊猫眼。

一早起来看到个新闻,一北京球迷看球看得精神恍惚,早上开别克出门,撞上了树,撞得四轮朝天。

重新起诉搜狐,新找的律师传来委托协议,签字寄走。律师函已经起草好了。

匆忙吃了brunch。

一个辣妈体恤我,邀请我一起去美容。先去她家,把玩了一会她家宝宝粉嫩的小手。喝了几杯茶,然后俺俩上路。

一套美容全程是2个钟。我给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辣妈讲了许多业界趣闻,她居然都不知道!光淘宝腾讯威胁门德胜门我就说了20多分钟。辣妈感叹,贵IT圈儿里真乱!

我感叹,四角关系我已经说不清楚了。看来我最多只能复述一些三角关系就到头了。


又说婆媳关系,轮到我感叹,真乱!
后来陪辣妈去超市,大买尿布及其他日用品。用杭州话来说,买了末老老的东西!

我还抢购了许多家常美食,什么罗卜丸子南瓜饼之类的,还有2.99元的荔枝!出门我们俩还直后悔没买香酥鸭,前面那个车里拿了。

然后俺俩又去吃铁板烧。

铁板烧又送了面包券,又去挑面包。

然后俺去剪头发,今天交通管制,三个地铁口都封了,还好理发店所在的那个站就差一点点被封进去,不过据说周围的许多公司都放假了。

虽说自己不管怎么样也是对不起全国观众(致歉了),不过至少做点改善的努力,怎么着也落一态度好吧?

进得理发店,本来就是想修修,结果发型师口才巨佳,我就由他摆弄,完全换了个造型。花费了若干个钟。

还在理发店里看了一场球赛,解说解得乱七八糟,说一个后卫射门(应是防守)崴了脚。

然后回家,沿着十里洋场走了一截。

回家上网,msn上看到秦爱的三表哥,就是王小峰,昨天他的名字叫“都谁要请我吃饭来着?”前面还有个名字是他一直用的,叫胸太软,中有个软字,所以今天居然改成“|都谁要请我吃软饭来着?”三表哥真是越来越能搞了。你们有空去看他关于中国足球的那片博。www.wangxiaofeng.net

我赶快报名请三表哥吃软饭。跟三表哥吃饭很有趣,因为他说的笑话特别下饭!

随便看看面呼呼的英格兰队,准备养精蓄锐,呼呼。

 

ps,为了跟三表哥对联,我刚把msn的名字改成:都谁要请我吃烤鸭”,梁宁说不够暧昧,于是又改成“都谁要请我吃烤。。。鸭”,三表哥又说不够对帐,征下联喽!


中国问题美国解法:应罚张朝阳赔秦涛一千万

 作者:杜奔放

 

我在中国生活的时候,常感到很愤懑,因为看到很多社会不合理的现象。到了美国后,发现很多中国问题在美国都有良好的解决方法。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写些文章,向国人介绍我在美国所学到的方法,希望对国内的管理者有所启发。

     今天看到博客网上的秦涛先生的文章,“张朝阳,欠我们的巨额非法所得何时吐出来?”正好涉及中国的一个问题。文中说,“去年8月和今年2月,搜狐公司在我已经明确注明我的博客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的情况下,无视我的著作权,两次进行了非法转载。其中我的文章《数博客风流人物还看女人》被搜狐女人频道非法转载并扩展为专题,点击次数估计达到100万!为搜狐带来了巨额非法所得。3月15日,我向北京海淀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来搜狐主动要求与我达成和解,签订了和解协议。当时我本着尊重双方的态度,同意了和解并进行了撤诉。但是,直至此时,搜狐居然并没有执行这一协议。而是采取了各种令人震惊的不诚信手段,用草根的话说,耍赖。”


     在美国生活多年,从来没有有哪一家公司敢这样耍赖,敢如此藐视法律。为什么呢,因为美国对蔑视法律的公司,有惩罚性赔偿,一个几千元的官司,可以变成上千万元。不信?有一个真实故事。一个老太婆在麦当劳喝咖啡烫伤了,她本来只要求麦当劳赔偿医药费用,被麦当劳拒绝了。老太婆把麦当告上法庭,陪审员们看到一个老太婆要费那么大的精力去要求一个富有的公司赔偿,对麦当劳非常气愤,于是判麦当劳必须赔偿老太婆一千多万的精神损失。


     中国讲求公正,所以很不理解,这么小的伤害怎么需要那么高的赔偿?既然老太太当初只要医药费,就判给她医药费好了,为什么要那么惩罚麦当劳呢?惩罚应该与过失相适应。


     其实,这是美国的社会的聪明之处。通常情况下,惩罚应该与过失相适应。可是,有时候,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为了给耍赖者送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有必要违背常理地去做。因为赔偿的数额巨大,这样的判例就有新闻价值,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等于是为法律做了广告,让大公司都明白它们对必要在法律的框架里行事,以后不能再仗势欺人。要知道,美国有上亿的消费者,即使其中的百分之一受到大公司的欺负,花时间去打官司,也是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所以,虽然让麦当劳付出了出一千多万,省下来的社会成本是远远不止这个数额的。


     还有一个例子,美国为了打击盗版,从中国带一张盗版光盘,就罚一万元。够严苛的吧?可是,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敢带盗版盘进来了。


     回到秦涛的案件,搜狐的想法是,我欠别人的钱,能拖就拖,拖不过去了再付,至少这其间的利息钱归自己了。拖到对方感到疲劳,不要了,那就更好了。因为中国,很多人没有意识到钱是有时间价值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值的。所以,要让搜狐这样的公司不拖欠作者的血汗钱,唯一的办法就是很很罚它,罚它赔秦涛几千万。


     疯狂的想法?一点也不。这不但是美国采用的方法,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商鞅就深谙此道。


     战国时代,商鞅在秦国搞改革,起草了一个改革的法令,但是怕老百姓不信任他,不按照新法令去做。就先叫人在都城的南门竖了一根三丈高的木头,下命令说:“谁能把这根木头扛到北门去的,就赏十两金子。”


     不一会,南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根木头谁都拿得动,哪儿用得着十两赏金?”有的说:“这大概是商鞅成心开玩笑吧。”
    
     大伙儿你瞧我,我瞧你,就是没有一个敢上去扛木头的。
   
     商鞅知道老百姓还不相信他下的命令,就把赏金提到五十两。没有想到赏金越高,看热闹的人越觉得不近情理,仍旧没人敢去扛。正在大伙儿议论纷纷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人跑出来,说:“我来试试。”他说着,真的把木头扛起来就走,一直搬到北门。商鞅立刻派人传出话来,赏给扛木头的人五十两黄澄澄的金子,一分也没少。扛一根木头就给五十两黄金,你可能以为商鞅疯了。可是,这才是商鞅的过人之处。


     我们看看这件事对后来的影响。这件事立即传了开去,一下子轰动了秦国。老百姓说:“商鞅的命令不含糊。”商鞅知道,他的命令已经起了作用,就把他起草的新法令公布了出去。新法令赏罚分明。大家都自觉遵守,商鞅的变法取得了成功。


     花五十两黄金换来变法的成功,这钱花得值啊!在常理看来是荒唐的事情,在特定的情况下是非常合情理的做法。可是,在现代中国,有商鞅这样见识的人数是可耻的零。我劝天公重抖擞,再让商鞅这样的人才重新降生到中国而不只是美国。


     重罚搜狐能唤醒中国大公司对法的重视,停止他们的侵权行为,使得作者能够把跟他们讨债的精力用到为社会创造价值上。所以,难道不该重罚搜狐几千万吗?


搜狐真相-谁来约束大公司作恶





张朝阳,你欠我们的巨额非法所得何时吐出来?

2006-06-15

最早看世界杯还在上中学,放暑假老妈带我出去旅游,行至南京,天气暴热,谁也没法睡,旅馆里的人嗡在一起看球赛,我也去凑热闹,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好多帅哥也!

从此自觉看球。

 


以前做杂志,招编辑,最快的一个面试是这样的:来一样子还挺精神的小伙,我说你以前在哪干过?说了个很出名的报纸,我说你有什么作品呀?拿出来一篇球评,标题叫作“只有葡萄没有牙”(意思是说那回葡萄牙踢得烂),我压根不看球评写的啥了,就说,你明天来上班吧。第二天我就发他一篇超难度的稿子写,果然写的既有葡萄也有牙!

 

最有趣的是精品购物指南发明了一个测验,喜欢什么球星跟性格有关系,比如喜欢贝克汉姆是虚荣的女人,喜欢劳尔是老实过日子的女人之类,拿着测了好几个女朋友,灵得不得了,刚才我在网上找了半天没找到那篇文章,谁记得的话贴给我呀!

 

最惨的一次是上届,意大利队眼看要被灭了,我急啊!当时在物美价廉的联想餐厅吃饭,我饭也吃不下就跑到电视机前盯着屏幕看,旁边还有1哥们也这样,然后盼来盼去都快终场了,意大利总算进了个球,我一声低呼,我旁边哥们一声狂呼,结果联想餐厅的一个女服务员正好路过我们旁边,给吓了一跳,正端着一整筐的盘子全砸地上了。我看了一下好像联想食堂不是特资本主义,确定这个盘子不要小姑娘自己赔。感谢联想食堂,后来特意绕半个城都去吃过若干次。

最爽的就是前几天的澳大利亚踢傻小日本。为了这个,2年没去过酒吧的我,今晚特意约了个澳大利亚朋友,到铜仁路的曼哈顿酒吧去看西班牙踢乌克兰。我把澳大利亚从头到脚夸了个遍,就连妮可基德曼罗素克罗考拉袋鼠都没拉下,有这功夫留在盛大使估计陈天桥早高高提拔我了。


哥们更不含糊,斩钉截铁说澳大利亚是本届世界杯赛冠军了。

 


最得意的也是今晚在酒吧,西班牙进第一个球的前20秒,我扯大了嗓门跟酒吧里唱歌的菲律宾妹妹比着喉咙说,要进球了要进球了!说完就进了!进完旁边几个看球的都看我,我得意非凡,身为伪球迷,水平不是盖的!

 

世界杯,真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