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5-31

一首名诗大家不知是否还记得:

大海啊,你全是水!

骏马啊,你四条腿!

美女啊,你多么美,

鼻子下面还长着嘴……

 

前几天,淘宝被灌满了水,水势之大,颇有钱塘观潮的气势。我之前的博文说到,周末我不小心上了个网,结果见证了一个历史时刻,同一ID批量上贴有关淘宝的负面文章,文案精心写就,所注来源相同,绝对可以判定那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非懒散网虫单打独斗能成。

一切一切的事件起因是淘宝推出收费项目“招财进宝”,以至于被卖家认为违反了三年不收费的承诺,结果“招财进宝”成了“招财进水”。

马云直指有人主使,这我信。虽说无风不起浪,有博友给我留言,说淘宝上三钻四钻的卖家,也难以主使二字了得,但是利用二字,是洒家亲眼所见也。

搞笑的是今天,居然有超级IT附耳摩丝爆出猛料,贴上腾讯与某公关公司合同一份,内容为打击淘宝,为拍拍让路。

不知真假。

更搞笑的是,因为腾讯前一段跟猫扑你来我往,火拚过一段,又有人指责此合同纯为猫扑编造。

更不知真假。

打起嘴仗来我不替腾讯担心。不过看小马近日作为,确实连连四面树敌,要小心了。QQ前途无量,牢牢抓住了未来用户群,巩固优势就不战而胜,小马何必这么急于四处结敌?

马一共四条腿,如果都伸出去踢人,肯定自己要摔跤了。

还是丁磊和曹国伟看得清楚,守好自己的底盘最是要紧。对新浪,我很高兴曹国伟说到,专注做好网络广告,比到处追风新业务更明智。

小马也该认清这一点。

2006-05-30

早上起来,我点了眼药水上网——不然隐形眼镜可能跌出来,果然刚上网,就看到《经济观察报》评出的“IT互联网业10大华人领袖“,这么大帽子,我还以为要评杨致远。

不如洒家我也来打打岔,说说领袖。

我也不知道leader怎么就被中文翻译成了领袖,为了省一个字,好不莫名其妙。

如果翻译成领导,顾名思义提一领,整件衣服都随之而起,提纲挈领,是为领导。

领袖就搞不懂了。提了领还要提袖,是三位一体搞平衡吗?

又或者意思是,在中国,领导必须善于做袖(作秀),才吃香吗?

或者是中国人崇拜3这个数字过了头,一个领子加上两个袖子,合了3才称心?

可是领和袖离着一米多远,分成三处,难不成领袖们都有分身术才作得了?作为善于忧天的秦人,我不禁还要想,长此以往,领袖同学的分身术不会搞到人格分裂,一分为三吧?怪不得中国古代知名的领袖们,多以人格分裂为结局。

如果是男装西式衬衫,领和袖的面料工艺倒是一致,长袍就差得远。莫非领袖一词,专指男人或者男人婆,而且还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外国翻译家给翻的?

……

这些疑点先按下不表,换到另一个角度,领和袖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作袖的境界不好,就成了抹桌子的,作领的境界不好,就成了羊肚子手巾。

领袖难当也。

所以,我谨严肃地根据我的打岔心得,归纳中国领袖和外国领袖的主要区别如下:

1)中国领袖学问深,做领袖,在外国,大多是一门牵动的艺术,在中国,则大多是一门平衡的艺术。

2)中国领袖才艺全,许多事情必须事必躬亲,比如作袖这件事。而且在许多场合,作袖比作领更重要,领才一个,袖有2个,把影响力数字化一下,你说谁重要?

3)中国领袖难度高,提领不能挈袖,提袖也不能挈袖。一起都提,又没有三只手,难也。

4)中国领袖风险大,比外国领袖面临更巨大的人格分裂的风险,外国人一分为零,中国领袖们以一分为三为起点。

5)只有一点中外相同:领袖必须熟悉干洗工艺,国内外皆然。

 

此文纯属打岔,实际地是觉得,从字面打岔的结果,可以理解很多中国企业管理者的短板,比如精力在维护权力、企业政治和关系平衡上多于业务上,比如不信任,不团结,事必躬亲,等等。

 


附经观评选结果:计有微软陈永正,网易丁磊,AMD郭可尊,谷歌李开复,百度李彦宏,阿里马云,惠普孙振耀,用友王文京,联想杨元庆,IBM周伟焜。

2006-05-29

就像大象拿老鼠没辙,老虎拿虫子没辙,能成大事的人往往怕小人。

在盛大的时候,亲眼看到有勇气有智商的陈天桥同学时常拿小人没辙(当然啦,他自己承不承认我就不知道了),所以尽管别人一直坚持他是个现实主义者,就凭这一点,我还是认为他是个理想主义者。


当然啦,搞网络游戏的人基本上还是有童心的,由衷地说,他们互相搞的基本还少,都是被业外小人搞得多。

做门户的也挺乱,特别是某些网站,总有“被搞妄想症”,也有人把这叫“老二狂躁症”,我把这种形象叫做“小大人”,就是以大人面目出现的小人,点个名,搜狐的症状最明显。

电子商务领域就更复杂了,本来就是商人云集的地方,又加中国古话“无商不奸”(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不是我……),是非能少得了吗?

事业做大了,执行比概念重要,人比事重要,规避风险比勇猛拓展重要,所以,这三条法则加起来总结,学会如何对付小人,规避小人带来的风险,恐怕比做什么事要紧。

一周没上网了,周末,上一个IT网站,有人正勤奋往上狂贴阿里巴巴的负面新闻,什么马云是最大的逃税户啊,淘宝卖假货啊,等等捕风捉影的消息,来源都相同。

以前没看到这回这么明显,所以从前阿里巴巴有时候说,我们的负面新闻是竞争对手策划的,我还觉得是他们的借口,这回终于信了。

所以也明白为啥马云为了练习这门武功(就是被搞而不死),无风起浪,非要时不时经常说几句惹人生气的话不可,然后遭到劈头盖脸的恶评,其实那是他用来显示他的金钟罩铁布衫还灵也不灵。

认识马云有7年了,在我心目中,马云是那种能成大事,也不怕小人的人。当然,战胜小人这件事有多重要,是我看了陈天桥同学的处境才明白的。

所以,对雅虎-ebay的战略合作,我猜各位同学就更不用替马云担心了。

 

2006-05-18

邹涛,一个反对购房者,“不买房运动”的发起人。此外,他还自荐深圳市人大代表,现在则要以“不买房”代言人的符号身份与总理对话。

潘石屹,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一个市场经济的信仰者。

水木周平,一个IT从业者,一个想用思考来颠覆专家权威构筑的言论疆域的“小P孩”。

在上周六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中,他们做了一次交锋。

我喜欢潘石屹和水木周平。

潘石屹是一个本能的或者说本分的商人,他信仰市场经济规律;

水木周平是一个本能的思考者或者说思想颠覆者,他的《中国99%的白领即将破产》,将不买房作为理性选择,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我上文的本能,不是说生理冲动的本能,而是出发点单纯。

这个访谈的主角还是邹涛,“不买房运动”的发起人,我不太清楚他的背景,但我觉得他并不信仰他推动的“不买房运动”,因为他说自己这个运动已经成功了的时候,我不太了解他所谓成功的含义。

邹涛为改善房地产市场作了自己的努力,但是在邹涛之前,已经有无数人对房价需要降进行呼吁,邹涛做了一个网站,有1万个人签名,而水木周平的一篇《中国99%的白领即将破产》24小时就有20万个点击。

在房价还没真的降下来相反还在更微妙的地带里拉锯的时候,如果邹涛真的信仰他的运动,他应该感到更多的需要是怎么把这个运动坚持下去,取得更多的社会响应,是怎么样用更真诚的理性的思考与对话,来取得整个市场的一致共识,解决房地产市场的矛盾。

但是邹涛说他已经成功了,我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希望他不会只把“不买房运动”当作他从政舞台的一次表演。我觉得从理性观察者的角度,邹涛显得欠缺思考,从对话者的角度,邹涛显得狭隘,他的支持者更是显得像政治教徒,应对的原则是“凡是支持邹涛的人我们就支持,凡是反对的人我们就反对”。这都不能令人信任。从一个符号的角度,邹涛的心态更是显得浮躁与虚幻,让人对他的动机充满悬疑。

从商人的角度来说,潘石屹跟买房者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但是从商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他不失是一个本分的、甚至有着较多人文情怀、因为苦出身也有着一点朴实根基的不坏的商人,我也赞赏他对一切让市场规律决定的态度。如果买不起房子的人把潘石屹们都当成敌人,我觉得是对个体的不敬重。按照这种本能引导下去,最好没人盖房子,房地产开发商全都破产,不买房运动就实现了,但是这个愿望不像是成年人的愿望,更不是一个商业社会的愿望。

从思考者的角度,水木周平还是个“小P孩”,他的身份让许多习惯旧定思维模式的人觉得不可信,因为他还没取得社会意义上的成功,他的思考能力还没有经过自己的亲身实践来赢得社会法则与社会财富。他是一个天生让所有用政治办法思考问题的人立刻显出本来面目的那个人,也是立刻就能让那些非理性的人显得异常非理性的那个人。他是让“熵运动”加速的天才。

但是我觉得水木周平的作用是,他是一面最好的镜子,来照出许多人在思想上的“窄”来。他很尖锐,思想上薄而窄的人立刻就被穿透了,立刻就疼的受不了了。

所以,我把水木周平当作一个试金石,你能接受他,证明你是足够的厚了,你能尊重所有人的思想,你能理性地对待你面对的问题,让你的思考结论挑战你最隐蔽的习惯。

水木周平不是一个完人,他的观点肯定不是都对,他的言谈方式甚至都很不符合社会习俗,但是从一个民间人士的角度,我个人以为,他对房价这件事,他对促使我们理性的思考、理性地找出办法来解决房价矛盾的问题,作用远比邹涛这类人要大。

从来源来说,我觉得本能的潘石屹和水木周平,更可信,更可能对他们的行为与结论负责。

2006-05-17

早上7点就醒了。

上网遇到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起在美国开车去过很多地方玩的。恰好他在以色列出差,是半夜3点睡不着,等着我陪聊呢。

打电话聊了许多东西,居然GG还记得半夜替我出门买卫生巾的糗事,我自己都忘记了,提起来觉得很温暖。

然后又想迷糊,隔壁不知道在钻什么,声音很大,刚迷糊过去,又来了手机,平常肯定关机,今天脾气好,接了一个,居然是一个很PP的法国内衣牌子,在锦江迪生的,要搞活动,发500元代用券,告诉什么地方去领,去领的地方也就隔我家2条马路。天上掉内衣啦,乌拉~~

然后不想睡了,想我的官司,其实我已经赢了。至于最后落实到赔偿款什么的狗屁,谁还真的在乎啊!多10万块人活得也不一定高兴,少10万块肯定不会死人。

我决定把这些破人都忘了。

这个早上,GG和内衣,就已经让我很幸福了。

2006-05-16

搜狐的整合能力是另外一说,但是几个并购说明了查尔斯张的眼光(曹国伟是老查,那张朝阳该是什么茶啊?),我对他选择的并购概念一直是十分欣赏的,从最早的同学录,到后来的房产,游戏门户,地图,等等,对搜狐来说都没有错,选择时机也很好。这个我也曾当面对他说过,就在俺起诉搜狐的前一周

唯一可以非议的就是搜狐的整合能力,所以买的东西价值跌下去了,人员流失了,买的时候也有点被小小的忽悠了。

现在,对搜狐来说,我认为博客网是个很好的题材。

博客的影响力,大家已经看到了。它给新浪带来的收益,更是不容小觑。从查尔斯张的心结来说,这个领域,搜狐肯定不能丢。

而目前,搜狐在博客领域的弱势,迎头赶上别人还好说,迎头赶上新浪就很有难度了,更何况最近3个月,QQ博客,139,AnyP等也强势出击,搜狐博客在博客领域的排名已经跌出10名之外。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看搜狐就干脆把博客关了算了。

但是,投入了很多资源作博客的搜狐,肯定不甘心就此丢掉,更何况,博客从影响力,从PV流量,都是不容小觑的新增长源。对于搜狐来说,如果在这个领域干脆退出,那做综合门户的竞争力要打个打折扣。

单从博客网自身的运作来说,目前选择并购也是个好出路。余不赘述,多说无益。

从文化理念和企业风格来说,博客网的人肯定不能适应被QQ,Tom,msn之类的公司并购,但是跟搜狐,差异性不是非常明显,相似性也有很多,有互相融合的基础。

这是我的创意,同不同意,你们下边投票吧。

 

 

想起一首关于忽悠的诗,给搜狐看,但愿这不是描述俺和搜狐关系的现状:

假如生活忽悠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相信会有一天

你也能忽悠生活

……

 

——秦涛同学,写于等待被忽悠中 

2006-05-15

本来,我非常希望本着为整个产业利益着想的原则,我早说过我跟搜狐打这个官司本意其实是在帮它,除了用这种方式呼吁博客们都关注自己的著作权,呼吁网络版权环境受到重视与治理,打破目前网络转载违法现象成为潜规则的局面,同时,我还认为,我跟搜狐打一个小官司,让它避免打更大的官司。

就在前几天,对搜狐的和解要求,我相信自己也表现出了充分为搜狐的未来考虑的态度。

我相信我已经充分地爱护了这个公司,从提醒它的错误,到关注它的未来。我比那些任由它在错误的轨道上继续前进的人更爱护这家公司,也比一味要打击它的人更爱护这家公司。

这正像我屡屡指出盛大的错误,也是出于爱护它的本意一样。我可以明确地告诉那些迫不及待地想看我笑话的盛大伪粉丝们,我远比你们更爱护这家公司,这也是为什么陈天桥前不久还在给某位著名博客的email中提到,我一直是他最好的朋友。

但是我不得不说,对搜狐,我已经开始失望了。

前文中我提到的一起涉外的诉搜狐著作侵权案,由于涉及涉外的一些细节,需要起诉人的护照翻译证明,因此今天没能立案,估计将在明天立案成功。

他们跟我说了一个细节,就在4月份,我已经起诉了搜狐, 我认为用自己的方式已经应该能达到令搜狐重视的效果,他们本着和平的态度去与搜狐沟通,结果他们认为相关负责人态度极为恶劣,这是最终激怒他们,选择起诉的原因。

起诉时他们遇到了一个通常的难点,就是搜狐一共有近20家注册公司,因此起诉对象不知选择哪家好,而有的官司则居然输在起诉对象错误上。在这一点上,我从前的代理律师华建明先生清楚,帮我省了事,我又帮他们省了事。

混乱的注册公司,也许只是给起诉人带来了一些小麻烦,但是最终,执意违法的大麻烦是搜狐的。一起起的起诉官司,都不能令搜狐改变违法的态度,那我不知道搜狐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更在意什么?

关于我的官司,我有三个目的,呼吁博客重视著作权,呼吁改善网络版权的法律环境,帮助搜狐也是其他公司完善版权意识。


我想可以说,前两个目标都有了一些效果,当搜狐表明和解态度的时候,我也以为,搜狐也会从此在版权管理上有一个改善,一个进步。

我非常希望,我以为的是真的。

当然,因为新的起诉人的通报,我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家公司还是像过去那样傲慢,那样马虎,那样无视很多一件大公司应该极为在意的事情。

我不在意重新起诉, 多一点代价,长一点时间,也许能让搜狐学到更多东西,有更深的触动。

我甚至不在意陷入一个朋友们留言说的所谓阴谋,我无法确定,但我坚信,我们既然在一个已经比较健全的法治社会,法律就可以保卫我们——只要你肯拿起它保卫自己。

我很想知道,搜狐,你到底想要什么?

 

 

最新消息,搜狐说今天就给我回话,希望它是一家诚信的公司,我的一位朋友对它的诚信做出了保证,期待中……

2006-05-10

这本来是个常识,一个成熟的商业公司,可以和平更换领导人。它靠自身的健康机制而运转,而不是靠那个灵魂人物的个人智慧。
但令人无奈的是,即使互联网产业已经发展了10年,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还是靠灵魂人物们的个人智慧来运作的。
好在时间已经到了2006年。
我们有两个选择,被迫成熟或者主动成熟。
一家公司,无论拥有多么彪悍的灵魂人物,哪怕他聪明赛丁磊,锐利赛陈天桥,内秀赛江南春,或者年轻赛王雷雷,这都不是最搭调的,最搭调的还是体制。
一家不过度依靠灵魂人物而健康发展的公司,再怎么着,比依靠灵魂人物而发展的公司,在生物链上,也进化了一层。
王志东走了,很多人曾以为新浪还不走了魂?
而今,新浪拥有了更多的核心价值。
在这一点上,我羡慕新浪。包括茅道林,包括汪延。他们和平地离去,特别是汪延说,希望永远不离开新浪,让我感动。

我想,如果有一天,张朝阳离开搜狐也波澜不惊,就会说明,搜狐也更加成熟了。
因为,产业的成熟,就包括,不过度依赖灵魂人物,改变体制。
我尊敬新浪寻求改变的勇气。

还包括,为整个产业的前途而整合。
期待新浪突破迷局,再创辉煌。

2006-05-09

N多日不操心IT,今日太平无事,msn聊天,与一哥们关于如何做互联网的问题。谈崩了,请大家断断。

 

Q1:做互联网要不要拉客?

我赞成拉客,对方反对拉客。

:你们最近排名掉得快,都进了hot500下降最快排名了。Alexa也……

:你看的懂alexa,那你慢慢看吧。

:就是自从某某帮走了……

要像新浪的博客办得那样能拉客,才能拢住人。
:我犯得着嘛?我们不是新浪。 来,去,自由。想干吗就干吗……没负担最好。
其他人我不评价他们。 各自行事方式不一样。死皮赖脸的求别人不好。自己也觉得憋屈。
是朋友的自然捧场。 利用你的自然利用完就撤退。天经地义啊。
:我也没说要求人。但是有时候多温柔一点点人家就不会走
:再说了,你凭什么要求别人留在你这里啊,你给人家什么了啊。换谁都这样想。


[我的旁白:来的就是客。肯定是主人殷勤,宾客盈门呢,不请自来的客人,当然都是互相利用的主。我认为,拉客无罪,拉客有理……]

 

Q2:做互联网要不要服务? 

我认为要服务,对方认为不要服务。
:不跟你说了,显然你也听不进去。
:反正sina伺候的你舒服,你当然认为是sina好了。
这就是服务。 我们没服务。 
:恩,说得真对。你没服务,就跟人家没有共赢关系。

比如新浪,保持用户忠诚度的理由不用多说了,再比如donews,有一个非常明晰的读者群,donews给他们提供了互相认识的媒介平台服务。
没服务就没粘性。
:傻子才做这样一对一的服务。

[我的旁白:傻子才不服务呢!这年头,连BF-GF做爱都得有点服务精神,更何况做网站呢!]

 

Q3:读者网站谁赢谁?

我认为供求关系来看,是读者市场。对方认为网站应该居于主导地位。
:其实对于sina,对于在sina写blog的人,是共赢的。徐静蕾之于新浪和新浪之余徐静蕾。 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彼此觉得心理平衡就好。
:很多人是不这么认为的
:那就是sina让这些人自我极度膨胀,没个门户的放大作用,那些所谓的评论家,专家,是个p。鬼才知道他们。
:对于许多博客来说,人家知道不知道也不是那么重要。而且老罗离开新浪,现在每篇pv也有1万多了。
:那就错了吧,以你为例,你写的blog你能拍胸脯说就是写给自己看的么?

:可是我也未必非要在新浪写啊
:打赌了,有胆量换个地方写。 比如去sohu。

(我倒。这么无聊和没有操作性的建议都提……) 
比如去blogchina(我是从那来的呢,拜托!)
:新浪的博我本来都删了……

:blog这个东西,如果没有门户的放大,真还就是一个日记,自己娱乐的。顶多给朋友看看。
:我为什么留在新浪……
:那你换个地方写写看,或者自己弄个域名。弄个server看看。 你看看这样下去的话,pv在哪里?
:无所谓阿,没PV对我生活没有影响。
:如果sina不推荐你的文章,在哪里写都是一样。
:是啊,所以为什么我们留在新浪,是因为连新浪这样大牌的公司还有服务呢。
莫非你也想像某某人一样,他要张罗给别人钱转自己的blog,说不定你们觉得登人文章还得收费呢?


[我的旁白:真是岂有此理!还说别人自我极度膨胀……网站收获了现实的PV,博客只收获了虚拟的PV,利益并不对等。所以这只能是个不平衡基础的共赢关系,基本上跟餐馆茶楼的共赢关系不平衡程度相似,所以我真想跟他打赌,不赌我敢不敢换地儿写,而是赌他这么着,PV是不是继续降……各位说如何?]

 

欢迎各位参加讨论。

标题的意思是:不拉客,没态度,没服务,还挤兑贡献内容的读者……那不是大爷嘛!顺便说,我不是说讨论这件事的人作风多么大爷,是说他做网站的态度,客观上有这样的感觉。

2006-05-05


计划过几天见一个男网友,他从Atlanta来出差。因为他收养流浪猫,而且特别细致地对猫猫从饮食到心理照顾,所以我对他印象很好。他去美国没几年,但是已经开车去过美国很多地方,很会拍PP,而且都有很特别的感受。

饿狼砣(Atlanta)是我梦想的地方——上初一逃学1年,最有印象的事情就是看了《飘》,比看《红楼梦》还早!

但是他的毛病就总是喜欢把聊天往有点暧昧的意思里靠,他单身没女友,这样也不奇怪,但是我不想见面尴尬,所以我未雨绸缪,试图把不该说清楚的说清楚,结果把事情搞得更一团糟。

我说,好多海外留学生回来,觉得中国人好像对一夜情特随便,这是不对的,我本人就更没兴趣。

这网友说,我不是那种型的,我是多夜。

我昏倒,只好再次说,我不喜欢这些东西,而且我有男朋友。

这人又说,那你男朋友对我们见面不嫉妒吗?

我说这有什么可嫉妒的,我们互相信任,我自己知道自己做什么。

他还不甘心,又说,那你男朋友要是告诉你,他要跟女网友见面,你不嫉妒吗?

我更奇怪了,索性把这个问题去问我男朋友。

结果BF超无厘头,真想不到无厘头这件事情他也这么有天赋。

我刚说了guess what,还没来得及说问题,他就跟了一堆uh,guessing, thinking。

我说,我打算见个男网友,他说他是多夜情型的,你猜我会怎么着?

这个死鬼又thinking了几遍,做足了严肃的架子,然后说:

你怀孕了。

猜错了。

你喝多了。

猜错了。

你其实只有18岁。

猜错了。

……

最后一句还绕回来。

 

于是我放心丢下他,继续跟这个网友clearfy。

其实网友没准也在逗我,因为说到后来人家看着啥事没有,倒是我自己这样说,显得很傻。

哎,做女人容易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