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1-30

大过年的第一天不骂人,今天是第二天,骂一下。

先说春晚,通篇的节目,我看到了很多复杂的东西,比如平衡利益,让谁露脸不让谁露脸,实在不行就把所有能凑在一起的脸都挤在那张小小的电视机屏幕上,成为平均屏幕面积容脸率最高的一届晚会;其次我看到的都是陈词滥调,基本上就是那些人,那几把刷子,那些题材,锅还是那口锅——CCTV,铲子也还是那把铲子,可是我拜托炒剩饭的人也至少把锅刷一下,怎么连去年的糊糊还挂着呢?我已经抱着最白痴的鉴赏期望来看这台晚会了,为了安定团结,为了社会和谐,我选择除夕晚上在家看电视,又省钱又祥和。我不求看到艺术,不求看到震撼,不求得到思考,只求不要让我磕不下瓜子喝不下茶坐不住我家本来挺舒服的沙发,我就完全心满意足了。这点要求不高吧?可是,这台白痴的晚会没有做到。

尤其让我不能容忍的是,这台晚会到底办给谁看的?要论政治,开场第一个节目,三个从人品到装扮不是流氓就跟吸粉似的三个五音不全衣衫不整的男歌手的合唱,就代表两岸三地的和谐共处了吗?要论经济,除了用给大熊猫起名、利用亿万观众的爱国热情扎钱之外,难道就不能有其他更高明点的激发点和互动方式,除了自己能多扎点钱,也让我们这些白痴观众除了被扎钱还能指望点别的吗?要论娱乐,我是跟对娱乐节目一向极其捧场、人品厚道至少超过6亿国民的我爹我妈一起看的,中间我妈偶尔勉强这里笑两声,我爸勉强那里笑两声,两位老人家一起笑的,就几乎没有啊,还不如我们平时自己在家说的笑话好笑呢。再论回味,今年央视网站搭起来了,回放很容易,我看着节目单实在是下不去手,听了几遍《吉祥三宝》就打住了,连去年的千手观音那样的节目今年都没有了。

看来中国的导演,无论是电影导演,还是电视导演,特别是这些可以动不动花上纳税人巨资的呼风唤雨的导演(也许不是纳税人的税钱,只是纳税人创造的其他的钱),到底谁曾审查了他们,花了这些我们本来就有限的文化娱乐投入,承担着娱乐国民、感动国民乃至教育国民的重任,制造一些如此白痴的文化产品?如果文化产业搞成这个样子,青少点电影、读物、娱乐活动就更少,那又怎么怪人家都去打电子游戏?

当然,人的智力都是有限的,要把有限的智力投入到为胃口不可捉摸的亿万观众服务中去,确实是一个挑战,但是我觉得这台节目输得这么惨,并不输在智力上,节目的主办者把智力并不用在考虑观众的需求和胃口上,我们觉得导演白痴,是因为他对我们观众不真诚。包括几个拍大片的电影导演也是如此。

我就纳闷这些导演怎么忽然都假得这么让人完全难以接受起来。从前张艺谋拍那些农村题材的时候,虽然也想得奖,但是他那时候至少是抱着真诚的想到他自己爹和娘的生活和周围人生活的态度去拍的,王家卫是曾经真诚地抱着人生的困惑和唯美格调去拍的,刘镇伟是曾经真诚地抱着天赋无厘头细胞要让卖菜的大叔大妈也笑得出来的努力去拍的,冯小刚是抱着草根情怀和市井体验去拍的,陈凯歌是抱着审视和知识分子态度去拍的,本来这些人都好好的。王和刘也许只是气数的问题。但是其他几个就忽然都觉得自己是神了的感觉,忽然有那么一天,分明地开始觉得他的几亿观众都很SB,觉得自己无比地NB,就拍出一些超级白痴的东西来,并冠以巨片的名头,要把自己的洋相用最大的动静去出。一个人以为自己是神,就是他要开始闹笑话的时刻。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一代文化大腕的集体心理错觉?贪欲?机制?是中国观众导致大腕们白痴?还是大腕们白痴导致观众们白痴?

我相信我们的泱泱大国并不是没人,就算全国观众众口难调,我相信还是会有比这台白痴晚会多得多的可以感动全国人民的东西,为什么春晚不能挖一些像“爱的奉献”那样的动人故事,为什么不能更突出一些民族特色,为什么不能至少找几个更真诚的演员来用心地演,比如吉祥三宝,比如山西歌手阿宝(我已经在我的年度评选里夸奖过他了),比如心无杂念的千手观音们,而不是那些拿春晚当露联平台的那些人,让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台卖脸晚会,和这些人因为露脸而绽现的喜悦之情,而全无用心考虑观众的真诚艺人之心呢?

同理又说电影,有很多依然真诚的中国电影导演,比如满怀激情的冯小宁,比如拍了许多古色古香的电视剧显露着温情与幽默的张国立,还有众多的农村题材,大部分都很真诚,真诚地关心着普通中国民众的喜怒哀乐,可是他们就是不红,真是气死我了。冯小宁的许多部片子我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而不是在电影院里。

大年初一,又听说继《艺伎回忆录》之外,《断背山》也未通过审查,从而无法在国内公映,两部片子都是奥斯卡得奖的大热门,《断背山》已经在金球奖中斩获颇丰,前者有些许暴露,跟央视不久前公映的《疯狂的主妇》比起来,并无太多过界,后者的同性主题,对大多数中国电影观众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大概想抵制的是华人电影,拟或是奥斯卡不成?与其这样抵制,为什么不尽早加强正确教育,国人又不能十几亿都做和尚,一辈子见不到女人。抵制几部电影,能让我们的道德观进步吗?就像抵制几只鸡,就能不让禽流感发病吗?这些审查与抵制都是防不胜防的举措。万一真的得了奥斯卡,这审查岂不是下不了台?不如投资拍几部有关反日或者同性恋的科教片,跟着搭卖我都宁肯作这个牺牲。或者用限制级,给全国电影观众来个同性恋影片观赏资格认证如何?看2部电影,真的会死人,会掀起同性恋热潮,或者去日本的嫖妓热潮吗?那看其他那么多现今电影院里的片子,比如《疯狂的主妇》,又为什么不会掀起谋杀、偷窃或者变态的热潮呢?我们早就是文化愚民,如此白痴的春节晚会都不怕,禽流感都不怕,还怕这些吗?


白痴了一年,总算来了《断背山》,盼了许久,是本来想做一回真诚的观众、到电影院去看的片子。所以,狗年第一天,听说《断背山》也被砍这样的消息,我真的忍不住要骂人了。

——狗日的!

相关文章:抵制奥斯卡的搞笑理由

央视打劫记:狗年过节不收礼,短信打劫才时尚

 

声明:读者们可以参考博克网的评论和讯的评论,他们大部分人还是知道我是在讨论什么,我说春晚只是敲山震虎,有些同志就不要在这里隔靴搔痒了,大过节的,哈哈!

2006-01-26

本来我是google的超粉丝。google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技术公司。
新近看了《Red Herring》的一篇文章,中国狗年还没到,红鲱鱼先给google泼了点狗血。红鲱鱼说,google启用了中国顶级域名:www.google.cn,这也是本土化的顶级标志。google封杀了N多敏感指数和政治饱和度超过3星的词汇,是为了中国市场业务所向可以更加披靡。很明显红鲱鱼对此不以为然,于是红鲱鱼的大标题是:google向中国妥协。
有趣的是该篇文章发表在google死扛FED调查拒不出示用户数据的同期,尽管红鲱鱼的该篇文章中没有对照来写,但明眼人都会对照来看,google死扛FED的结果加上燃油涨价大盘看跌再加上第四季赢收预期比较可疑(起码不能重复上一季的神话),创下有史以来单日最大跌幅:一日暴跌8%破了400刀。
这事的对比更加显得中国人有面子,google敢于日缩水200亿美刀跟FED死磕,却很是懂得中国礼数,可见中国市场对google来说,至少大于200亿美刀。
不过google还没有msn和yahoo更优秀,yahoo上交了用户注册资料,msn连根儿删了某人的blog。
要做华籍美人的不只google一个。看来中国市场很重要。
要做华籍美人,要桃花眼,柳叶眉,眉似蹙非蹙,眼似睡非睡,前不凸,后不翘,莲部轻移,风速不能超过0.001级,而且脚印要足够地小,最关键的,无才即是德。做得不好,就是滑稽美人,难度真真地不小。
与此同时,在与google微妙的平衡(PH)与对抗(PK)中,跟google一起给中国人提供搜索鸳鸯火锅的百度却总是能借此走上一条更令人意外的道路。最近我就差点跌破眼镜(还好是隐形眼镜),因为百度贴吧居然成为对目前某一敏感话题唯一不曾有任何限制的讨论区。尽管这个讨论区并不是很热,但是百度这么走边也是一件很特别的事了。
所以,鸳鸯火锅就更显得有趣了。
看来中国市场真的很重要。
这么重要的市场,很有学问。跟鸳鸯火锅的学问一样深。
当然,中国跟所有的国家一样,有着非同步的双重空间。意见的分裂,人格的分裂,历史和未来的分裂……
向左?向右?
恩,好戏还在后头呢。
顺便提醒一句,史上最著名的中国美人都是用来****的,而时下当红的是李宇春那样的MM,几位华籍美人们看来还有得头大呢,哈哈。
感谢华籍美人google.cn光临,祝美人好运。

2006-01-10

远的是超女,近的是联想亚信事件,把国人的有罪预定思维暴露无疑。
有罪预定思维是一种国人很常见的思维定式,就是一件事情发生了,要以最卑劣的人性表现假定去找原因。最浅显的,如果老公晚上没有出晚报,老婆就会假设老公沾花惹草去了,于是以高密度查岗作为约束方式,哪怕老公其实什么也没干,因为有可能性,回家也得甩点冷脸。何苦呢,要是都这程度,还值得这么费心?要是换了我的想法,就反其道而行之,如果是坏人,那还是早点暴露的好,我经常对BF的邪念大加鼓励,没事就夸他身边的所有花花草草,把政策也给得宽松到了头,就等丫真犯了错误,义不留情把丫休了。这样鼓励纵容之下还留下来,才证明是好人,那我才肯收着。
国人的有罪预定思维不是一处两处,而是处处可见。超女和最近的联想亚信事件,是暴露的比较充分的。还记得超女评选里,超女黑幕说就不用说了,不仅湖南卫视被彻底传言为一个2B,每个超女也都被子虚乌有的各种传闻给糟蹋得狗血淋头,很多已经达到了荒诞的程度,我就纳闷什么都有人传有人信,最后全体歌迷在极度的心理性自虐中达到高潮——我当初就不懂,一个好好的游戏,干吗玩得这么变态呢。后来发现,正是因为变态,才取得了前所未有的high呢。好像是越黑暗越不堪越能激发兴奋度,给这个游戏平添了许多情趣。
这是一种集体心理性变态。因为假设别人卑劣,同时也损坏了你自己的美好世界,而在对别人卑劣的无限可能的假设中取得自己的生理快感,则是不折不扣的心理性变态。
这种思维方式很让我厌恶。
在我看来,这不是不折不扣的一种心理性自虐吗?
联想亚信事件又重演了一次这样的集体心理性变态,不顾逻辑错误与基本的情理错误,非要迫不及待给所有当事人都扣上最脏的一顶帽子,先把当事人的品格假设成最低,去预定他们的行为模式,然后制造相关传闻。然后整个事件在笼罩上一层尽可能显得不堪的烟幕的同时,也仿佛让很多人的high提早到来了。
我喜欢美国文化的一个温馨之处,是除了对待移民是采取了有罪预定思维之外,其他很多地方都是无罪预定思维,无罪预定,成本最低,效率最高,最皆大欢喜。就纵使有几个不自觉的人,对社会造成的风险与破坏是有限的,而更多的人得到了好处,得到了尊重,并且有了更高的自我约束意识。
我不懂,尽管我们受教育程度不如发达国家,但是这就真的值得我们的国人如此忍不住对人性总是看上去没有一点信心吗?这种思维方式能够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吗?我理解作了有罪预定说之后,可能表面上对风险防范意识增强了,可以把损失减少,比如你如果假设商场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小偷,看紧钱包,钱包丢的可能性就减小了,但是在减小风险的同时,付出的是打了折扣的乐趣,高注意力成本的防范。而更有侵犯性和最可恨的有罪预定思维方式是,在对别人都是小偷的假设中,开始自觉自己的文明与伟大与警醒,自己high一把。那我看他的人性不仅不比小偷高明,简直比小偷还卑劣,是一种超无耻的YY。因为这样子的思维,我敢保证他的人格不会进步,只能退步。这种思维的人多了,会妨碍整个社会的和谐与进步。
虽然我最近没有和联想或者亚信的任何人接触(亚信以前专访过田溯宁几次,还吃过一顿便饭,后来经常在一个湖南菜馆遇到他,但是公司就彻底不了解了,联想接触的多一些,但那也是几年前了),这件事情我没有任何内幕消息,我也不敢保证这个事件里没有这样那样的传说中的黑幕,但是我真的很恨这种有罪预定说,并且它来的这么早。所以我再次恳请各位看官,求求你们相信一下人性,不要如此地急于贬低别人和自己,即使真的有什么,也可以用信任而不是诬蔑,来感化与塑造我们的IT世界,给别人带来一个有一点点善意的谎言而显得更加美好的世界,而不是更丑陋。我宁愿犯一个幼稚的但是危害有限的错误,而不是用有罪预定的思维先毁坏一切。
信任使人进步,为我理想中香艳和谐的IT世界而努力!